3x视频免费播放

      “是呀。”倪华很认真的说,“第一局的比试真是超级简单,作为武卒的基本功-站定力,嗨这站定力能有多难啊!”

      倪华又坏笑地看着倪舞:“华儿可是从小被舞姐姐罚到大的,你说。这是不是很幸运呢?”

      倪舞一听确也是这么回事,打量了一下他,问道:“那你这身衣服是哪里来的?”

      倪华看了看自己:“官衙派发的统一服饰,好看吗?”

      “精神气是不错的,那我这织的衣裳也没有什么用了。”倪舞有些失落,不过想想也还好,既是这种小打小闹,那定不会伤及性命的,那又有何不可呢。

      “自是用的到的,我听说下一场要比试:混战。”倪华这会儿津津乐道着,浑然没有察觉姐姐的一丝变化。“我们这一局算上那个痉挛的,大概淘汰了6个人,那便是刚刚好一组淘汰一人,那就总共还有四十人。四十人可以分成八组,每组五个人,应该会淘汰二组。”

      倪舞揉了揉太阳穴,神色有些难受,轻声问道:“混战,什么是混战,可与性命无尤?”

      “那是,舞姐姐放心,我挨个打量过,这人里头定是没我厉害的。”倪华信心满满地说着,一回头看见倪舞揉着头,立马上前说道:“舞姐姐,你可是其他哪里还受伤了?”

      倪舞摆摆手,说道:“没事的,休息休息便好了,你去用些膳,早些休息吧,明日还要应战。”倪舞感觉胸口有些闷,眨了眨眼睛,心想只不过是些皮外伤,为何还胸口闷着难受。

      “姐姐,我看你气色有些不好,不然我让姗姐姐过来给你看看?”倪华心想舞姐姐自是不会叫外面的医者来看,毕竟脸面薄,只是姗姐姐她或许也不想她知道。

      “说什么,说什么,我都说没事了!别小题大做了!你自己明日倒是多注意些才是!”倪舞扶着头着急道。

      “是是是。那华儿就不打扰姐姐休息了。”倪华退了出去,心里有了谋划,想是自己赛事一结束,就给她安排妥当。

      倪华出了屋门,对着小荷说道:“小荷,你可得给小爷看好了!这不相关的人都莫要给我进来了,直到少爷我比试完。”

      “是。”小荷福了福,应声道:“那靖王爷呢?”

      倪华白了她一眼,“我说的是全部,听明白没有!”

      “是。”可这靖王爷哪是她能拦的,小荷暗自忖度。

      翌日

      清晨,官衙门口便锣鼓喧天,小侍从敲着官衙门口的鸣冤鼓,门口集聚了四十位进入第二局的准武卒们。

      今日堂前就戚风一人,戚风拿着纸张嚷嚷着开始了官方的开场词,也不知是谁人给他拟稿的:“很高兴在这第二局与大家见面,也再一次恭喜各位,离着报效杞国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团结是我们的核心,武卒生死都是杞国人,以为杞国鞠躬尽瘁而荣。”

      这便当做戚风的演讲吧,戚风说得斗志昂扬,好像一个小小武卒真的能起到改变杞国的作用。

      “...大家要相信,不论我们下一场还能不能再相聚,我们都要秉承着热爱故土的信念生活着,时刻准备着为我们主君,我们的故乡奉上一份薄力。”

      小侍从在一旁提示着:“咳咳,衙官,衙官长还在等着呢。”

      戚风收了收尾,“嗯,时间不多,原本我还想说些我的一些经历。行了留着下次说吧。今日比试想必你们中有些人早已听说了。分成八组,每组六人,照例随机抽取,不得舞弊。两两混战,淘汰末两位。今日我们需要大的场地,在城外不远处。”

      比试就在戚风摔罐子的那一刻正是开始了,每两队之间相互厮打。

      倪华被分在先前就说他是纨绔子的人拼到了一组。

      倪华这一组竟在比赛时很明显的分成了两派,并且那个人撺掇着其他人一起。

      很快他们便各自达成共识,倪华被孤立了。

      戚风,张孝天都看在眼里,但是他们无法在赛时干扰他们。

      只见倪华一个人在场上孤军奋战,因为五五相对,只要最后一个是哪一组站在台上的,就哪一组获胜。

      但是每每第一个被淘汰的人,就会直接被淘汰。

      此时倪华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戚风小声对着张孝天说:“哎老大,你看!这样算不算违规?这样不行啊。”

      张孝天摆了摆手势说道:“我们这确实没有明确规定,也没有明确界限,并不能这样就直接暂停比试。”

      “那,倪华他不是很吃亏吗?”戚风撇了撇嘴说道。

      真是好笑,倪华又岂是个吃亏的主?尽管其他几个都按捺不动,只倪华一人与五人厮打。

      倪华是谁,倪华可是吃着野味,打着弓箭,弹弓的长大的。

      就在来回扭打,再加上回忆了煦哥给他的一些武艺上的教导,倪华果真没有给自己丢人,以一敌五,大获全胜。

      倪华把对方一个一个的踢出了围斗界限。

      这次比试倒是可以看出另一个的武艺也是不凡的,毕竟人家的父亲是一国将军,没错,这个荀子若与对手们对打的武艺也是不错的。

      这第二轮的比试尾声,又在不知不觉中,飘起了毛毛雨。

      张孝天心想,真是没有看错这倪华,虽是被打的鼻青眼肿,但是还是有所收获的,那便是顺利进入最后一局决赛环节。

      而意想不到的是,戚衙官在结束的时候交待,本场比试虽是结束了,但这最终名单还要三日后公布,随后立马便开始最后一轮决赛。

      众人听了未免有些沮丧,这场比试赢了的人也怕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输的呢,更加抱有一丝丝期待吧。

      只不过,只有倪华这样的人才觉得自己是稳操胜券了。

      倪华自是要把这个惊天动地的好消息告诉所有他爱的人那里。

      倪华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方才可真是精彩,自己没有弓没有箭一样打的他们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哼,也不看小爷是谁,还想孤立我!才四五个人,对小爷我可是小意思。”倪华自言自语着,右手兴奋地拍了拍胸脯,“唉哟,”倪华撩起袖子查看了一下手臂,果然有一大片擦伤,浅蓝的衣服上也沾上了斑斑血迹。

      毛毛小雨并没有把多数的乌云幻化,倪华看着天色越发的暗了,加快了步伐。

      他收了收衣袖,想把伤处掩饰起来,毕竟舞姐姐最是多愁善感,他也不想她担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