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上的金鱼姬日语

      周围很安静,很难想象这么冰冷的地方环境却很好。

      空气清新,花香四溢。

      如果人死后真的有魂魄,也许他们在这里也会过的很好。

      陈芸目光在张雨泽的照片上停留了一会。

      “他长的真可爱。”

      他永远停留在了五岁,也只能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他。

      她含笑对着墓碑,没有丝毫害怕,她倒不怕鬼魂,因为那都是别人想见而见不到的人。

      “对不起啊,以这种方式认识你,不过没关系,你就是我陈芸的好朋友啦!”她若有其事的拍拍胸脯。

      肖白垂眸看女孩,不语。眼里却尽是温情。

      他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世界了吧,这辈子才能遇到她这么干净美好的女孩。

      女孩继续话唠一般向空气讲述着他们的故事。

      “你们都不知道呀张叔叔和雨泽,他刚搬到我家对面可凶了呢,都不理我!”她很不得掰着指头数他的不是。

      “他不和我玩游戏,不和我说话,起初他还瞪我,就那么讨人厌。”她用胳膊圈出一个大大的圆圈,以示他的不讨喜。

      肖白语塞,也不能为自己辩解,那么讨厌的好像确实是自己。

      那时也不知道几年后的他会那么喜欢她,如果早知道,他一定不会那样。

      她狡黠的看了他一眼,大咧咧的坐在地上,继续说:“可是我还是觉得他很好呀,这点你们肯定是知道的对吗?我很幸运能遇到他,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能聚在一起,我希望我们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不过呀,雨泽你可不能投胎成女的,因为呀,我还想继续当他女朋友。”

      肖白眼里泛起白雾一片,他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为谁流泪了。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他这几天被他的女孩感动哭了好多次。

      他蹲下来看着墓碑上照片:“雨泽,你刚离开的时候我真的很痛苦,我恨不得死的人是我。”

      眼泪滑过他高高的鼻梁,流到了女孩的心上。

      但是陈芸没有打断他,这个男孩过于固执,他的情绪不会轻易外露,积压久了,是会憋坏的……

      他继续道:“张叔,谢谢你当初拿我当儿子对待,可是我却没有保护好你的孩子。”他顿了顿苦笑道:“不奢求原谅,如果可以,您可以带着雨泽入我梦里吗?我还想再见见你们。”

      “我爸爸有时也会想起你,那么大一个人了,也会躲着妈妈偷偷流眼泪。”说到这肖白已是泪流满面。

      陈芸往他那边挪挪,在包包里掏出纸巾去擦他的泪水,可是却越擦越多,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满是受伤。

      他紧紧咬住下嘴唇,不让自己悲伤的情绪外露,但是眼前有了心疼自己的人,却不争气的越来越委屈。

      温暖这种东西没有的时候无感,一旦拥有,就不想再失去。

      要知道肖白小时候也很皮的,挖泥打架一样不少,也总是会脏兮兮的回家,是因为他知道妈妈会温柔的点着他的鼻子说他调皮,会给他买新衣服。会在他被欺负时为他擦眼泪然后讲笑话哄他开心。

      可是自从雨泽和张浩叔叔走后,他被逼着成熟,不敢轻易流露出真实情绪,变得敏感和小心翼翼。小小的他学着去注意别人的情绪,可是别人只会变本加厉的指责他,明明不是他的错,明明他也是受害者。

      在这些指责中他慢慢失去自我,甚至觉得他们说的对啊,是他害死了他的朋友,是他十恶不赦。

      陈芸眼眶泛酸,心疼到窒息,她紧紧抱住他,轻轻在他耳边低语:“难过就哭出来吧,我在。”

      “我在……”

      肖白有一瞬间绷不住,狠狠的把脸埋在她颈窝,呜咽出声。

      陈芸轻抚着他的头发,无声流泪,奇怪啊,明明这么冷漠的一个人头发却这么柔软。

      七月的风本来是热烈而灼热的,但是今天却显得格外温柔,它吹来花香,把少年心中的压抑许久心事吹出去。

      约莫几分钟后他发泄完了,才发觉不好意思,耷拉着脑袋,跟乖巧懂事的大狗狗一样。

      陈芸觉得今天的他人畜无害,格外可爱,他凑过去亲他的侧脸,他下意识闭上眼睛,睫毛湿湿的,随着动作一颤一颤。

      她笑出声,他睁开眼睛有些恼怒的瞪她。时光静好,无需言语,太阳拉进与他们的距离,试图给那个男孩更多的温暖……

      他们回去时已经临近傍晚了,正好赶上了末班车。

      肖白坐在后排回想,只觉甜蜜。本来今天会是很难过的一天,再回故乡,却不是为了遇故知,奈何天人两隔,相见无妄。

      可是现在他不再是一个人,有他的小姑娘陪他,在这个城市的回忆似乎也不停留在童年噩耗上。

      他们并排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肖白靠窗给陈芸挡太阳,夕阳的余晖给他绝美的侧脸镀上金黄的颜色,像一副唯美的肖像图。

      可能是一夜没睡又折腾一天的缘故,他眼眶青黑,黑眼圈在他白皙的脸上格外明显。阳光正好,还真照的他有些困倦,他缓缓将头靠在窗户上闭眼休息。

      正值初中生放学时间,空旷车内顿时变得拥挤。

      然后玩着手机的陈芸发现,至少有七八的女孩的目光聚集在肖白身上,花痴到流口水。

      陈芸恶狠狠的瞪了眼一旁睡觉的肖白,长这么好看干什么!这么会招人呢!

      陈芸皱眉,现在的初中生都这么早熟的吗?不知道好好学习,成天看帅哥。

      她显然已经全然忘了她初中时候是多么花痴,甚至当着肖白的面光明正大流口水的样子。

      那几个女生聚一起小声讨论。

      “我去,那小哥哥好帅啊~”

      “我的天哪,那腿,那腰,那脸,我人没了啊!”

      “这是什么男生!这是我的后半生!”

      “没想到此生还能见着如此绝色,我真是死而无憾……”

      那女生夸张的捂着心脏,一副被惊艳到的样子。

      “行了!别这么夸张,要不我们试着去要个联系方式?”

      “想屁吃,人家能看上你?”

      “哎呀,你不懂~现在帅哥都没人敢追,只要你敢主动,爱情不就来了?”

      陈芸默默竖起耳朵听,不觉瞪大眼睛。

      什么人呐!她这么漂亮的女生坐他旁边她们都看不见吗?

      难道一眼看不出来她是他女朋友吗,不明显吗?

      如此拥挤的公交内,眼看着那几个女生都要爬过来了,陈芸心中危机四伏,一瞬间握住了肖白的手,并且强制掰开与他十指相扣。

      “天哪?”在那几个女生眼里,陈芸简直就是恶人,趁人家小哥哥睡着偷偷牵人家手。

      要不要脸啊~

      不知道真相的陈芸还一脸骄傲的看着那几个小女孩,颇有正宫的威严,然而偶尔一瞥,陈芸看见了脑海中很熟悉的楼。

      陈芸一瞬间正襟危坐,仔细与梦中那栋楼做对比,不难看出它就是这个城市最高的那栋楼,也就是……梦里肖白跳下去那栋。

      没有丝毫犹豫的,陈芸大力晃醒肖白,在那几个一直注视着肖白的女孩震惊的眼光下,陈芸指着那栋楼,在他耳边大声说:“你以后离那个楼远一点。”

      肖白一脸懵逼,但是看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求生欲作用下,他乖巧无辜的点头,萌的可爱。

      陈芸满意的点点头,嘴角弯弯的把他的头掰到她肩膀上,声音温柔:

      “你要时刻记着,你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继续睡吧!”

      你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可以靠在你女朋友的肩膀上睡觉……

      肖白嘴角高高挂起,内心被甜蜜塞满,重新闭上眼睛。

      然后陈芸就看见那几个姑娘脸色铁青,瞬间满意的笑了,又把她们几个气的不轻,还没到地方就下车了。

      陈芸自豪的撩了撩刘海。

      呵~跟我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