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最美素人作品番号

      杨太太想过这位将军太太什么样的, 丫鬟出身,许配给军户,转身又成了将军太太。不过两年, 身份翻天覆地。

      尽管从杨县令的中知道, 这位将军太太应该不难相处,但亲见到, 震惊不小。

      杨太太家也七品官宦之家,虽然不敢说书香门第,但也可以说小书香门第之家。她曾祖父秀,培养了她的举人祖父,她祖父不甘心止步举人,但自己能力有限,所以培养了她的父亲, 她父亲考了士,外放为县令。后来她和相公定亲,她父亲被调任为知府,从四品。这杨家的功劳,如果她和相公没有定亲, 她父亲能不能坐上知府还不知道。

      再后来她相公高中, 们成亲。不过几年, 杨太傅出事,她相公被调任到了云襄县,好在没有连累娘家。

      所以说,她从小也精细着被家里栽培的, 大家小姐,她见过不少。可,像将军太太这样气质、这样气度的女, 她还第次见。和她之前见过的大家小姐,大有不同。

      杨太太心想,难道因为将军太太出身杨太傅府的关系吗?世家出身的,就婢女,也有如此的大气?

      说实话,在这位将军太太身上,丝毫不见丫鬟出身的卑微和小家气,她的容明朗而温和,她的身上充满了自信。这大概……秦将军给她的底气?

      和杨太太在打量杨海燕相比,杨海燕也在打量她,杨太太个端庄的人。大概年纪有了些,所以对于这个年纪的人,杨海燕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看上去端庄的很,里带着几犹豫,但没有恶意。

      大概就宗『妇』的样吧。

      杨太太了,很热情道:“见过秦太太,我冒昧来打扰了。原想着秦太太初来乍到,可能会有哪里不习惯,我便来看看有没有要我帮忙的地方。而今看秦太太游刃有余,想来我也余的了。”

      她的话礼貌,又不失亲切。虽然有些话说出来好听,可也不恭维。总之,她的态度叫人很舒服。

      杨海燕也着道:“杨太太有心了,你能来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府上实在『乱』,将军又不在,故而不便招待客人。不过等府内整好了,我家将军回来了,杨太太可定要来。”

      杨太太见她情真诚,也直接,也不由的生出几交好之意。她道:“定定,你有什么不明的地方尽管我,虽说我来了不过两年,但对这里到底比你熟悉些。”

      杨海燕:“那到候就麻烦杨太太了。”

      杨太太也没有言,知道府内忙,便告辞了:“那我先走了,秦太太留步。”

      杨海燕没有留步:“我送你。”

      到了晚上,府内该打扫的地方已经全打扫好了,晚饭昆张氏几人大显身手的。

      倒莲嬷嬷不在,让习惯了做甩手掌柜的杨海燕有些不习惯了。

      晚饭杨海燕、秦思芽和秦守成起吃的,这两人今日也没空,们也在整理打扫自己的院。

      吃饭的候,秦思芽犹犹豫豫道:“大嫂,我能跟你住的近点吗?”

      杨海燕听:“怎么了?”秦思芽的院杨海燕给她指定的,“你不喜欢那个院?”那个院已经除了她和她隔壁的那个院之外,最好的个院了。

      秦思芽摇摇头:“不不,就离你这里有点远,我有点不习惯。”在千夫宅的候,虽然她住在东厢房,但因为宅不大,所以也没什么。可这将军府每个院和院之间,非常的大,所以秦思芽的院和杨海燕的院就离的远了。

      不过,秦思芽看到杨海燕的院旁还有个较近的院,所以她想搬过来。

      杨海燕道:“那到候给你的院找个看院的嬷嬷,你就会习惯了。姑娘长大了,很事情总要学会习惯的。而且,那个院我另有安排。”那个院距离自己的院最近,她打算给自己的孩留着的。秦思芽而今十岁,如果随着们到出嫁还要七八年,再晚点的话,可能还要十年。这十年间,她肯定会有孩的。所以如果把那个最近的院给了秦思芽,等她有了孩,再叫秦思芽换个院也不好。可让她的孩住的离她远些,她又不放心。

      所以便让秦思芽住过去了,她好歹已经十岁了。说到这个,因为院大,所以院里的嬷嬷要配起来。

      不过,要不要给秦思芽和秦守成配丫头和小还题。

      如果在这里配了丫头和小,那们回家之后呢?秦思芽倒好,个姑娘家,她嫡亲的大哥现在正五品的将军,她将来出嫁要找的人家必然也不会太差,总不会日出而日入而息的农民。杨海燕自然不看不起农民,在这古代,娘家的条件决定了姑娘以后挑夫婿的条件。再加上秦思芽认字了,会女红了,再挑个大字不识个的人,想必她自己也看不上。

      所以,依着她的条件,找个地主家的儿、或者商人家的儿、或者条件不错的读书人,均可以的。这样的人家,家里肯定都有仆人。所以给秦思芽准备个丫头倒也妥当。

      ,秦守成的话应该要找个书童的,可秦守成将来要离开的,参加科举要回老家的。如此来,有人伺候,托了大哥的福,那么老家的人会怎么想?别人就算不用在意,可秦守业呢?两个兄弟差别太大,说不定兄弟间就会有了矛盾。

      杨海燕也随意想想,反正秦家的事情让秦放去『操』心吧。

      同刻的秦放,此吃着馒头,心里也不滋味。算算日,媳『妇』应该到云襄县好几天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想起昆狮调查回来说的那些,就担心。昆狮说了,云襄县可非常穷的。就县城里,城墙都倒塌的,这样的地方,日该怎么过?

      秦放越想就越担心,嘴巴里的馒头就更加没有味道了。

      莲嬷嬷和范婶在边,她们也不滋味。跟在太太身边习惯了,这会儿给大人做事,她们觉得大人糙的很。太太不在,大人天三餐馒头番薯、土豆解决,想快点到云襄县。如果不这些刚痊愈不能赶的太快,她们怀疑大人会把休息的间大大的减少。

      十天后

      走完了半路的秦放等人,和昆狮、牛大遇见上了。

      秦放远远的就看见昆狮载着牛大过来,夹紧马腹过去。

      “大人……”昆狮也看到了,大老远的就挥手打招呼。

      等们了,秦放:“你们怎么来了?”应该燕燕叫们来的吧,肯定燕燕担心了。秦放想着,心里股脑的高兴,嘴角也因为隐藏的愉悦而泛起。

      可惜……

      昆狮道:“太太已经在云襄县安顿好了,私卫们把没用的花园和太过破旧而不能住人的院都垦成地了,太太说,要在这里种果园。故而让我和牛大回边关,把那里的两亩苹果树和梨树去运过来。”

      秦放听了之后,嘴角僵硬了,什么想念、关心,敢情都不,原来路过。“那你们赶紧去吧,快去快回。”

      昆狮:“。”载着牛大和秦放侧身而过。骑马,速度比较快,步行需要十五天的路程,撇开休息的间,三天就能到了。们昨天从云襄县出来,也不过天的间,就和大人碰上了,昆狮算了下,大人估计再五天也能到云襄县了。

      五天后,秦放等人终于到了云襄县。们还没到,远远的就看见了云襄县的城墙,看不清城墙有些倒塌的。不过县城门的帐篷,们倒瞧见了。

      等们到了县城门,看见帐篷里那些曾经熟悉的脸,个个都高兴了起来。

      很人跑了起来,大家抱在起。不仅秦放想念媳『妇』,这些人也相互想念的,毕竟健康的人虽然先行了,但生病的人中也有们的亲人,有的妻、有的丈夫、有的孩。谁不担心想念呢?

      “将军……”吕校尉和激动了,朝着身边的人道,“快去回禀太太,将军回来了。”

      士兵:“。”

      秦放下马:“怎么样?先到之后可有什么为难的?”就怕不在,这里的县令不好相处。

      吕校尉道:“切都好……”把这几天的事情都说了遍,“太太每天都会过来趟,安安大家的心,今儿巧了,她刚刚回去。”

      秦放点点头:“你且把这些人也安顿好,让们也休息两天,两天后再安置们。”

      吕校尉:“。”

      杨海燕这几天都每天中午去县城门看那些人的,今天看了那些人回来,她打算逛逛县城,这几天忙里忙外的,还没逛过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