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社区官网

      秦放赶忙站定:“李大夫, 您这是做么?”

      李大夫此番行为,是和他女儿商量过的。故而秦放问了,李大夫便直接道:“秦将军, 草民想求秦将军收留。草民的闺女发生这种事情, 如果继续留在县城,必然会引来流言蜚语, 到时候她可怎么办?所以草民想要带着她离开。可草民对别的地方也是人生地不熟的,故而……秦将军不是想要随行的大夫吗?秦将军觉得草民父女如?”当然,跟随秦放并不是唯一的出路,他也可以带着女儿去别的地方求生活。

      可到哪里不是重新开始呢?还不如跟着他认识的秦将军。至少通过这几天的相处,他也看得出秦将军夫妻是好人,跟着这样的人,多少安全一些。否则去了别的地方, 他年纪大了,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留下闺女怎么办?跟着秦将军的话,他是希望秦将军看在他这段时间尽尽力的份上,将来他有个万一, 也能护他闺女一些。

      秦放没有想的太多, 李大夫愿意跟随自己, 他必然是愿意的,哪怕只有这一路。更何况,生病的那些人还需要李大夫。所以他道:“当然可以,我求之不得呢。”

      李大夫父女听到秦放这样爽快的答应了, 他们也松了一口气。原本他们还担李姑娘这样的情况,秦将军或许会觉得丢脸,不愿意留下他们, 看样子他们是想多了。

      事实上,他们也的确想多了,秦放压根儿就没想过李姑娘的事情。说的难听一点,李姑娘如和他秦放有么关系?他想这个做么?

      “将军。”吕校尉正找秦放呢,没想到才出门就看到他了,“将军,盗匪们的证词都在这里了,这群畜生,没有想到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有那个县太爷,真是该杀了他的头。”

      秦放看了盗匪们的证词,越看,眉头皱的越紧。这些人卸了他们的手脚可真是便宜他们了。

      杨校尉道:“将军,盗匪和县太爷勾结,现在盗匪被我们抓了,如果县太爷派人过来,发现了蹊跷,恐怕会打草惊蛇。”

      秦放点头:“你马上派人去五里坡下面守着,一旦有人朝着这里过来,如果是普通的老百姓也就罢了,如果是县太爷的人,便直接扣下。”

      杨校尉:“是。”

      秦放又对吕校尉道:“你去找个人,我马上书信一份,你叫人送到……送到兵部侍郎府杜科杜大人手中。算了,你把陶山叫来,让他去送信。”秦放想到他在京城根本没有认识的人,唯一算得上“交情”的,大概也就是杜科了。毕竟他的调任是杜科带来的,勉勉强强能和杜科扯上关系。

      再加上那次在边关的交谈,他推荐韩臻,杜科提议魏勿的时候,杜科也听取了他的意见,让他觉得杜科并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所以在京城没有人的情况下,秦放决定写信给杜科。

      吕校尉:“是,属下马上去找陶山。”

      说起来,这还是秦放第一次给上司写书信。他是武将,杜科是兵部侍郎,算是他的顶头上司了。

      而这写信,自然不仅仅是写县太爷的事情那么简单,他得把大队病况,军饷情况,剿匪的情况,都一一说明。不过,秦放也留了个心眼。剿匪的钱财的事情,他没有写进去,他只写到,剿匪钱财的三成用来算作他们的军饷,七成留给老百姓。

      三天后,秦放的信快马加鞭的被送进了京城。

      陶山第一次进京城,多番打听之下,才找到了杜府。

      杜府守卫森严,作为兵部侍郎,杜科的书房自然有很多军机要密,所以杜府的守卫非常的严谨。

      陶山到了杜府的门口,还有些紧张,他拍了拍怀里藏着的信,然后下了马:“这位大哥,我是武德将军秦放秦将军的私卫,秦将军奉命带着投诚的蛮子去云襄县安置,途径环水县五里坡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情,我这里有秦将军给杜大人的书信一封,还请这个大哥通报杜大人一声。”

      杜府的守卫显然是非常规矩的,一听陶山的话便道:“大人去兵部衙门当值还未回来,你且稍等,我会禀管家。”

      陶山:“多谢这位大哥。”

      待守卫进去没过多久,一名中年男子出来了,他打量了陶山一番,见陶山风尘仆仆的,便把陶山请了进去,又叫守卫去兵部衙门请杜科。

      今年是今上登基的第一年,国号昌平,昌平一年,所以朝廷的事情特别多。尤其去年,今上是夺嫡上位的,朝廷的清洗还没有那么快。故而,杜科这个兵部侍郎也是真正的忙。

      这会儿,杜科正在看资料,便听门口有人来报:“大人,门口有您府上的守卫来找,说有要事。”

      杜科对杜府的管家还是非常信任的,如果不是解决不了的事情,或者实在重要的事情,管家不会派人来兵部衙门找他,所以必然是要事。“让他进来。”

      “是。”

      守卫跟着进来,给杜科见了礼便道:“大人,方才府上来了一名客人,自称是武德将军秦放秦将军的私卫,他带着秦大人的书信说有要事求见您。他还说秦将军带着投诚的蛮子去云襄县安置,途径环水县五里坡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杜科先是一愣,一时之间对秦放这个武德将军还没足够深刻的印象,守卫的话在他的脑海里过滤了一边,才想起秦放这个人。

      秦放途径云襄县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那么必然跟云襄县有关。秦放虽然是正五品武德将军,但没有权限『插』手云襄县的事情。可如果是一般的事情,他是正五品,县令不过正七品,也不会不给他面子。所以,能让秦放派私卫送信过来,可见这事情不简单。

      杜科马上了府。

      杜科一到府里,便道:“秦将军的私卫在何处?带他来书房见我。”

      陶山马上被带到了书房。

      说实话,进杜科的书房时,陶山就很紧张,等他见到了杜科的时候,两条腿都要发抖了。没办法,实在是杜科的官威太大了,这种浑然而成的气势,属于今上面前大红人的气势,胜过陶山平生所见的每一个人。便是在军营的时候,见到了永和侯,都没这么害怕的。

      陶山直接跪下:“草民陶山见过大人。”

      杜科也没和陶山摆官架子,在一个私卫面前摆官架子,能摆出什么花样来?“秦将军的书信呢?”

      陶山马上从怀里拿出书信。

      杜科接了书信,先看了书信的蜂蜡,完好,上面还有秦放的私印。接着他拆了信,等他看完里面的内容时,脸『色』也直接黑了。

      杜科生平见过的大事情不知凡凡,再大的事情也大不过跟着今上夺嫡。可是,看到秦放的信,他是真正愤怒了。县太爷和盗匪勾结鱼肉百姓,这事情不管放在哪里,那都是叫人寒的。

      县太爷代表的是朝廷,代表的是皇上的脸面,县太爷和盗匪勾结,岂不是打皇上的脸吗?

      愤怒之余,杜科又忍不住笑了。这个秦放,有点意思。军饷没了,会打盗匪的主意,却不料牵扯出这样的大事情。

      说起了,秦放的做派让他想起了一个人。早年间,永和侯剿了永州地界所有的匪,所得赃款全部用来当做军饷,这事情他们一些人也都知道,没有想到如今出了个秦放。

      说起来,用盗匪的赃款当做军饷,也相当于把赃款给了朝廷,毕竟军饷是朝廷欠下的。

      不过,秦放比永和侯好一些,秦放只取了三成。如果是永和侯那个『奸』诈的老家伙,肯定全部取走。

      杜科倒是有些好奇,秦放怎么会把这封信交给他的?按理说,秦放可以直接上奏?

      杜科对陶山道:“你且跟着管家去歇息,等本官安排好了,你再把本官给秦将军的书信带回去。”

      陶山:“是,听大人的。”

      云襄县这样的大事,杜科自然不可能瞒下,他马上就进宫了。

      御书房

      启国的部分地区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雨,像秦放带着的投诚蛮子大队发生了流行『性』感冒还算不上大事情,有的地方发洪水冲塌了水坝,有的地方闹了水灾,这才是大事情。

      这两天,为着这些事情,皇上的头很烦。

      甚至京城里有些谣言起,说是皇上夺嫡得来的皇位名不正言不顺,老天眼这是看不下去了,所以下雨来惩罚他。

      这些话当然是有人传出来的,可是身为皇上,他听了这些话,就算知道是有人传的,里头难免还是会想,当真是他的皇位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吗?

      “报,启禀皇上,兵部侍郎杜科杜大人有要事求见。”

      皇上看奏折的动作停下,他轻轻拍了拍桌子,然后道:“让他进来。”

      杜科进了御书房:“微臣参见皇上。皇上,微臣这次……”

      皇上打断杜科的话:“停停,让朕来猜猜,你这次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是也不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