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徒弟强占师父

      旁观的南哥也握紧了拳,倒不是会为了敌人宁羽紧张,而是红毛杀神凶名在外,对他们这些混混来说可以比作闻风丧胆、名能止啼的威风,这等绝世高手竟然一时间也没能秒杀了宁羽这小犊子,不是红毛不强,而是这小子不同凡响。

      南哥有些后怕,若是此子不除,他日必成心腹大患!

      还好今天费劲手段请了红绿毛两兄弟,不然待到此子来报复那还得了。

      话说老七绿毛这边依旧毫不在意的观望着,可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区区一个学生……

      可惜了,今天就送你见阎王。

      一触即发,绿毛无影踪的鬼魅身姿晃到宁羽身后,女人般的手掌变换着飞射出几根冰针,虽说红毛解决这穷途末路、力有未逮的学生是迟早的事,但绿毛虽然武力不如六哥,却是十分谨慎的人,本就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何须讲什么江湖道义。

      为什么能在大热天袖中藏冰针,没有人有疑问,因为天霸盟就是个不被世俗理解和洞悉的神秘组织,超脱于凡世,是个背后不明的地下巨大机器运作。

      冰针飞舞,宁羽终究避无可避,难以喘息的他被命中好几根,身体一僵叫绿毛好好爪巴几下,赶上来的红毛轰雷一拳打中侧脸倒飞出去。

      这一拳力压千钧,直直打的宁羽意识涣散,走马观花。

      死了,就没戏唱了。

      宁羽头被打歪,满脸紫红色血渍,但是依然歪歪扭扭的爬起来。

      红袖,你徒弟都快被打死了,就算被暴露也只能使用玉佩的热能了。

      你们逼我的——宁羽只有一只眼还能睁开看着威逼而来森然的红绿毛二人。

      面对红毛汹涌的攻势,身体瞬间沸腾的宁羽本能迎击,不过还是步步踉跄倒退,另外从容的只手挡住绿毛的冰针,任凭其如何丢针打针,不能再伤害宁羽其他分毫。

      他不知道这冰针是什么作用,既然躲避不了,牺牲一臂以作接针之法,不可谓不果决心狠。

      蓦然,被热能充斥到要爆炸的肉体使他咆哮出声:“来啊,弄不死老子就是龟孙。”

      简单的挑衅不会对江湖老手有什么效果,但是红毛性子急烈,容不得如此弱者叫嚣,再说宁羽已是瓮中之鳖,妄想以残花败柳的气势图什么算计。

      当头一拳,这是红毛极为有分量的出手,宁羽当然硬接,可这拳力大势沉,重如泰山,压的后者生生双脚踏破水泥,陷入两分,躬身曲腰、顽附抵抗!

      就在围观混混得意之际,终于舒缓气息的当口,谁都知道,这时不能动弹的宁羽只要被绿毛偷袭一下,命丧当场。

      出乎意料的是,好一个姓宁的小子!双腿铿锵跪倒,磕破膝盖打破枷锁,趁着刹那间上方压力未至的空挡,对着打算袭击的绿毛就是一个转身,宁羽甚至抓住了绿毛的破绽,狠狠的一脚踢射对方的脖子,快如闪电、掐准要害。

      只见绿毛两排牙齿顷刻间掉落一半,像个活猪被宰时痛苦哀嚎,这脖子变形下巴开裂。只见绿毛两排牙齿顷刻间掉落一半,像个活猪被宰时痛苦哀嚎,这脖子变形下巴开裂。

      这个小——畜——生!

      多少年了,绿毛没有感受到这样的疼痛和耻辱了,极度的痛苦使他泪水飞溅,他把碎牙吞落肚中,束好的头发脏乱的散落开来,他如同厉鬼声音不全沙哑的言语:“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南哥和手下们看着这些不似人的家伙惊骇不已,他们平日不少胡作非为,可是比这些丧心病狂的“怪物”可真是远远不如,这般可怖直教人不敢直视。

      尽管有着热能支持,宁羽也是力竭了,尤其是在红毛的强压下重创绿毛,可是看这变态的样子好像还激起了他的凶性。

      左手上的冰霜越来越密集,渐渐没了知觉,宁羽知道应该是冰针起作用了,热能也无法全部消散这玩意儿,伴随而来的还有皮肤的腐蚀溃烂。宁羽知道要是没解药这种东西,不需要这两人怎么样,今天就能化尸当场。

      难免绝望涌上心头,这个红毛的确太强悍,无论宁羽怎样出击,都不能伤害到其分毫,也似乎有用不尽的力量。

      太夸张了,这样的敌人,自己还是没办法敌过啊。

      红毛突上前,拿着凶恶的铁头对着宁羽的脑袋就是一撞,绿毛飞快的用冰针狂乱的扫射,锋利的匕首直接划开宁羽的喉咙。

      输了,宁羽再也提不起一丝气力。

      他不想闭上眼,他要亲眼看着这两个家伙的面貌。

      “小畜生,你可以自傲了,能让我两兄弟费这一番力气,但是你必须死。”绿毛阴狠的拿着匕首再度刺向宁羽的咽喉。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一个牛奶盒子闪越而至打落了绿毛的匕首。

      众人无不吃惊,绿毛不敢相信的看着地上的牛奶盒和匕首,慌乱的仰天大喊道:“是谁,是哪位高人阻止我天霸盟行事。”众人无不吃惊,绿毛不敢相信的看着地上的牛奶盒和匕首,慌乱的仰天大喊道:“是谁,是哪位高人阻止我天霸盟行事。”

      小混混们贼眉鼠目到处乱看,若不是无法质疑绿毛的强大,他们可不相信哪里有什么所谓的高人。

      既然这么说了,看绿毛有些慌张的神态不似胡扯,混混们只当是自己肉眼凡胎看不出大能威严。

      红毛本来掐着宁羽脖子的手更加死死捏紧,绿毛配合的再次出声:“哪位前辈高人在此?卖我天霸盟一个面子,待诛杀此子后我等便离去,还望见谅。”

      虽说有冲撞了这不见踪影人物的嫌疑,可绿毛顾不得这么许多,若真有那么牛比无视强大的天霸盟就直接现身了,何必躲躲藏藏,定然是有点实力但是害怕报复。

      故此,绿毛有恃无恐,吩咐红毛掐死宁羽。

      这时,又一个牛奶盒飞将过来,诡异且凌厉破风声让绿毛有些恐惧,连忙躲开,这一躲才知道“暗器”的目标根本不是自己,而是红毛!

      “六哥,小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