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视频APP免费下载器

      利用木桩、大树、沙包修炼虽然效果差了不少,但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第三天。

      尽管很多人已经十分疲劳,但还是坚持着进山。

      陆长生拿好东西出门,到了往常和邓宝集合的地方等候。

      一直等了十多分钟,也没等来邓宝,想了想,便转身往荆山走去。

      在他走后没多久,邓宝从不远处走了出来,脸上挂着一丝鄙夷之色。

      “任务期间,还花心思在修炼橫练武学的事情上,真是脑子有问题!”

      接连几个药童拿着工具走了出来。

      开口的是张华。

      对于橫练武学,他并不陌生。

      他哥哥乃是三河帮的正式帮众,手上就有几门橫练武学,只是这种武学太容易给身体留下隐患,因此只是浅尝即可。

      若是其他时候修炼这个,张华也不觉得有什么,然而现在可是非常时期。

      “真是无知者无畏!”

      张华说道,看向了邓宝:“邓宝!你小子是识时务!再过两天,你就算过来,我们都不要你了!让你和陆长生自生自灭!”

      邓宝连忙道:“多谢张师兄不计前嫌!”

      张华冷笑道:“荆草越来越少,若是我们不团结起来,肯定要被其他地方的普通帮众给挤走,无奈进入荆山深处!那里毒虫毒蛇很多,甚至还有吃人猛兽,以前收割荆草的时候,没少人在那里失踪!再加上那地儿没山路,收割了荆草,一来一回浪费太多时间!所以现在我们就要联合起来,在前山占据一席之地!不然教习那里的鞭子打死人都不稀奇!”

      说到这,饶是张华也是打了个冷颤。

      他经历过这些,孙教习的鞭子是真的能打死人的!

      距离营地不远,就有抛尸的地方,那里埋着不少的死人,每次收割季,都会新增十多具尸体。

      这也是他为什么愿意接受邓宝投诚的原因,要是还在药铺里,邓宝想过来,非得花些代价不可。

      ······

      失去邓宝这个小伙伴陆长生没有丝毫的介意。

      没人知道,自己修炼橫练武学不仅没有影响到自己白天的任务,反而是整个人的状态得到了不错的提升。

      收割荆草的速度也无形中上去了些许。

      “前山的荆草已经少了很多!或许再过一两天,就要往山顶或者后山走了!”

      每次前山这片区域都有不少的人活动,因此危险小了许多,离开了此处,其他地方就多是灌木和繁密山间石缝、杂草丛生。

      谁也不知道里头藏着什么。

      陆长生看到远处的人成群结队在驱赶一些零散的人,于是提起刀具往更远的地方钻去。

      “资源就这么多!才三天不到,就开始进入大鱼吃小鱼的模式了么?”

      自己一个人一把刀,怎么都斗不过,索性直接避让。

      脚下是细碎的石子,杂草渐渐地过膝。

      一直到看不见那些人的身影后,陆长生才开始收割荆草来。

      相比于刚才的位置,这里的荆草零散了不少。

      陆长生暗骂一声,柴刀斩在了荆草的枝干上,带起了一抹翠绿的汁液。

      一连砍了数十刀,荆草终于断裂开来。

      他一抓一扯,放到边上。

      “这次用了四十九刀!比昨天的五十刀少了一刀!”

      陆长生走到另一根荆草前,柴刀狠狠地斩落。

      “这次用了五十二刀!”

      施力不同,自然效果不同,有所偏差十分正常,但陆长生想要按时完成任务,就必须做到控制力度。

      用力过猛,则力气容易提前消耗完毕。

      用力小,又取不到斩断荆草的效果。

      “科学除草!不是应该是除草剂伺候么?”

      陆长生暗骂道,收起心神,继续摸索。

      一颗颗荆草被柴刀斩断,他细细的体会,在下午的时候,倒也略微摸索到了一些窍门来。

      “太阳快下山了!”

      今天的收获十分喜人,提前了不少时间就的斩获了百斤荆草。

      只是他还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把这些荆草运到山下营地。

      百斤荆草,需要来回两次。

      前山那些人数多的普通帮众,分工明确,效率极高。

      他不行!

      孤家寡人,得自己来!

      现在他知道为啥孙教习没有跟他们说,太阳下山前就要离开荆山。

      第一,普通帮众的命不值钱!

      第二,要回去交任务!

      如果没人听,那没办法,死了就是死了!

      这他么该死的社会!

      陆长生把荆草分成两半,一半藏在草丛里,正要背上另一半,却看到不远处似乎藏有什么东西,隐约间似有影子一闪而过,然后发出一些动静出来!

      仓促一瞥,那影子却不似个人。

      奶奶个熊的!

      不会是什么鬼怪吧?

      脑海中浮现出乱葬岗火化浮现的诡影,心中顿时慌得不得了。

      这种时候,正常人都不会想着看个究竟。

      那些小说里,穿越者察觉到不对劲还能提着头去查看,看似为剧情推进营造恐怖气氛,实则属于NT行为。

      危险不跑,更待何时?

      他提着荆草,脚下生风似的往山下跑去。

      到了前山、遇到了在收割荆草的普通帮众群体。

      好在这些人还没胆大到打劫的程度。

      让他得以安然无恙地回到营地。

      “55斤荆草!还差45斤!”孙教习坐在椅子上,边上躺在宽背大刀,另一边搁置了那根抽人的荆鞭,上面还挂着一些人皮血迹。

      压迫感十足!

      陆长生硬着头皮回到山上,倏地脸色一变。

      原先藏在草丛里的荆草竟然不见了!

      谁弄的?

      地上的杂草像是被什么压塌,一直往前延伸,待看到最终目的时,脸色又是一变。

      那里赫然是之前自己见到诡异所在的位置!

      这个时间,几十斤荆草的差额,根本无法再度收割出来,想到那一鞭子,陆长生也没那个胆量去挨上一记!

      纠结了片刻,只好沿着辄痕走了过去。

      很快地,他就看到了自己藏着的那一半荆草,安静地躺在干草上,另一头则是扎进了一个石缝里头。

      两块大石一左一右靠在一起。

      石缝就构建出来了。

      之前见的那诡影是不是就在里头?

      石缝阴森黑暗,哪怕是白天都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陆长生没有任何打探的意思,挪步上前,打算把荆草取走,却没想到,抓住荆草往后扯的时候,却感觉到另一头传来一股阻劲。

      像是有人在那头拉扯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