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论坛最新ip手?

      而那让印阵大陆沸腾起来的“阴阳印阵师”慕明,现在又在何处呢?

      当时吃下人间果的慕明被济世藤带回了梵天高原,然后就沉浸在了突然被淘汰的不解当中。

      “怎么回事,我怎么下来了?”

      慕明趴在地上,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是因为什么被淘汰了。

      慕明重重地往地上打了一拳,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到底哪里输给他了?我可是阴阳印阵师啊!天墓门真是不识抬举!”

      “你是慕明吗?”

      这时有一个因为落选而悲痛得无法自拔的人走了过来,试探地问道。

      “滚。”

      慕明正在气头上,于是一把把那人推开,愤然离去,但这也让那人看见了慕明的脸。

      “哇,真是慕明啊!”

      那个人觉得连阴阳印阵师都没入选,那自己没入选不也是没那么丢脸的嘛。于是他就大喊了起来,将周围还滞留在这的人吸引了过来。

      “什么?慕明?连他也没被选上吗?”

      “怎么可能?那可是阴阳印阵师啊。”

      “慕明慕明,你还记得我吗?第二轮我站你附近的,别那么冷漠嘛,交个朋友啊!”

      慕明周围瞬间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滚!都给我滚!”

      但无论慕明怎么咒骂发狠,那些人还是不离不弃,紧跟着慕明。

      慕明被逼得不行,指上唤出灵印准备布阵,并恶狠狠得说:“你们再跟着我,信不信我把你们都杀了。”

      “哟,还想杀我们,你也不看看天上那么多监察使,你敢动手?”

      于是众人就都往天上看了一下,发现天上的气流已经乱成了一团,几十只飓风鸟在天上不断地来回盘旋着。

      “对啊,怎么这么多监察使?选拔不都结束了吗?”

      这下,这里的人们才想到,眼前的这位阴阳印阵师,以后那可是这世界上唯一能打败赵星辰的人啊。

      一想到这,这些人就赶紧纷纷离去,一时间,慕明周围就变得空无一人了……不,还剩一个人。

      那人衣衫褴褛,形容枯槁,看着莫约五十来岁,他看着慕明,就像看着自己心爱的宝物一般。

      “你就是慕明?”

      那人扯着喉咙说话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而慕明也被看得内心直发抖,但他还是板着脸怒视那人,警告道:“你怎么还不走?不怕我杀了你?”

      但那人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笑得更加灿烂起来,然后再次问道:“你是阴阳印阵师?”

      慕明倔强抬起头,刚想说“是”,但头上的气流突然涌动了起来,天上的飓风鸟似乎突然靠近了许多,然后他就听到了天上的监察使着急的话语:“快!通知附近主城!发现火怪幽烛!我们需要黑袍支援!”

      “火怪?什么东西?”

      慕明这样想着,但他的瞳孔很快就剧烈收缩了起来,因为他想起:“火怪幽烛正是夺天五怪之一,那他的目标是……”

      于是慕明拔腿就跑。

      但幽烛不慌不忙,笑着看慕明跑了俩步,然后念头一动,于是慕明脚下就冒出了一个紫色火焰漩涡,将慕明团团围住。

      但那火焰漩涡刚冒出来,天上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将紫色火焰彻底浇灭。

      幽烛看着天上这晴朗的天空、高挂的明月,以及眼前将自己脸上污垢洗的干干净净的倾盆大雨,皱了皱眉头,脸色凝重了起来。

      而慕明则是趁着这个空挡,布阵化灵往北山城飞去了。

      与此同时,在天上的监察使也落了下来,挡在了幽烛的面前。

      “幽烛,还不束手就擒。”

      领头的一个红袍监察使,看着幽烛义正言辞地说道。

      但幽烛却轻蔑地笑了笑,然后手指抖动想要布阵,但他的左手五指刚打开,他的左手就被人用另外五个打开的手指扣住了。

      惊骇之下,幽烛看向了自己的左边,发现一个长着高仁模样的石俑正在对着他笑。

      而那石俑见幽烛看了过来,就和蔼地说道:“朋友,切莫伤了我师妹种的树。”

      事事不顺的感觉让幽烛气从中来,于是他摆动右手想再次布阵,但再次被一个石俑扣住了五指。

      只见另一个石俑也是笑着用平和的语气说着:“朋友,莫生气,生气伤身呐!”

      可幽烛一听,更气了,但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高仁的“十指相扣”,于是幽烛气得面目狰狞,脚下亮起灵印又想布阵,但……

      轰!

      只见幽烛的双脚直接被突然出现的又两个石俑结结实实地踩到了地下,虽然幽烛是已经九印印阵师,拥有灵晶之躯,所以没感觉多痛,但那动弹不得的感受实在让人抓狂。看着那已经跑得快没影子的慕明,幽烛憋屈得有点想哭。

      而那些监察使一看幽烛已经被控制住了,急于立功的他们当即唤出灵印想要击杀幽烛,但都被突然出现的石俑用“十指相扣”招待了,理由都是一样的:“切莫伤了我师妹种的树。”

      而那幽烛看着原来越远的慕明,眼眶有些泛红,着急地说道:“前辈,我错了,我这就走,你放了我吧!”

      那石俑当即故作讶异地问道:“真的要走了?”

      “真的!”

      幽烛已经急哭了。

      这下那些石俑才将信将疑地松开了幽烛的手和脚。

      幽烛赶紧退了几步,远离了石俑,敬畏地看一眼石俑身后的天一山。然后赶紧布阵唤出了紫色翼蛇,化灵融入其中,往慕明的方向飞去了。其速度之快,竟比化灵后的慕明还要快一丝。

      而那些监察使一看,也快哭了。

      “前辈,你也快放我们走吧!”

      那石俑悠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悠悠地松开了手,并和蔼可亲地说:“去吧去吧。”

      于是那些监察使都对石俑拱了拱手,就都跳上飓风鸟追着幽烛去了。

      石俑们笑着看监察师们远去的方向,并对他们招了招手,然后就化为风沙,融入土地了。

      与此同时,天一山上,高仁脚下原本转动的阵法也就消失了。

      “师兄师兄,刚刚那个阵法是干什么用的?”

      高仁往前一看,发现是已经整理好仪容的王右在自己旁边观察着地面。

      于是高仁微微一笑说:“劝架用的。”

      “劝架?”

      王右不明觉厉,于是就走开,到处跑了起来,上蹿下跳地。时不时地还往池子里探头看看自己的脸。

      再看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清风明月小池塘,花前月下好乘凉。

      师徒五人围坐在小桌旁,饮酒谈话,不亦乐乎。

      这五人分别是守墓人、王左、高仁、甄真以及樊云仙。

      那其他人呢?

      只见慕容彩儿正追着王右跑,就想捏一下脸,但王右死活不依,就到处追逐了起来。

      而苏槿不喜欢喝酒,就找了个地方练起刀来。

      但此时,王左旁边又多了一个人。

      只见是一个白发苍苍但容光焕发的老叟拿着一盘饭菜走了过来。

      王左看着走来的老叟有些尴尬地说道:“真是麻烦秦……师兄了。”

      没错,这老叟就是上一届天下群英会的冠军得主、上任影主——秦常。

      至于王左为什么会尴尬,是因为秦常是自己的师兄,但之前也是刘福的师傅,那下次自己见到刘福……

      这辈分问题让王左想想就有些难以接受。

      “来,师弟,初次见面,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粗茶淡饭,见谅哈。”

      秦常将饭菜放下,坐在了王左身边,然后就拿起一碗饭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而饿了一天的王左见到白饭当即食指大动,也学着秦常拿起碗筷就想吃。

      但王左刚拿起碗筷,他就发现守墓人、高仁和樊云仙三人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手里的饭。

      于是,王左就小心翼翼地把饭拿了起来,然后看向了守墓人:“额,师傅,要不您也吃点?”

      只见守墓人脸色一滞,连忙摆了摆手说:“不了不了,为师灵气之体,不死不灭,不用了不用了。”

      “那师兄……”

      只见王左话还没说完,高仁和樊云仙就眼神躲避了起来,不敢看自己。

      高仁支支吾吾地说:“九印灵晶之体吸收灵气就可存活,不必了不必了。”

      王左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饭,又看了看正吃得津津有味的秦常,心想:“应该……没问题的吧。”

      “欸,师弟,看什么呢?你不是饿了吗?快吃啊!”

      只见秦常把饭碗舔得干干净净,然后笑着看向了王左。

      见此,王左才放心得拿起了碗筷,夹了一口饭吃下去……

      只见王左脸色一变,然后他看了看和蔼地看着自己的秦常,和惊奇地看着自己的守墓人、高仁以及樊云仙三人。

      “总要给秦师兄留点面子吧……”

      于是,心里这样想的王左就硬生生地把饭咽了下去,然后强颜欢笑道:“额,师兄,我还是不习惯晚上吃饭,我还是自己去煮些粥来吃。”

      “额,哦哦哦哦,好。”

      秦常不疑有他,点了点头,然后就拿起王左的那碗饭再次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而王左则是赶紧跑到灶房,赶紧拿起水瓢舀起水来漱口。

      “咳咳咳咳咳。师兄做饭为什么放那么多糖啊!”

      王左小声嘟囔着,然后他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话:

      只听苏槿喊道:“秦师弟,吃好了没,来和我练练!”

      “好的,苏师兄,这就来。”

      于是秦常飞快把第二碗饭吃完,然后拍了拍肚子,高兴地说:“这下,打一天都没问题了。”

      然后秦常就收起了盘子,放在了小溪边,然后就往苏槿那走去了……

      原来,秦常这是把一顿当三顿吃的啊。

      王左笑着摇了摇头,又漱了下口,撸起袖子做起饭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