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演员表

      深沉的夜幕下,一处废弃的工业园区内,除了寥寥几盏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外,就只剩空中残月洒下的清淡银辉。

      阴暗的角落里,一道身影迅捷地在杂乱堆砌的货箱间纵跃穿梭。

      刚转过一个转角,高速疾行的身形戛然而止。

      “真就跟狗皮膏药一样甩不掉吗,既然如此紧逼,那就跟你分个生死吧。”

      穿着一身有些破损不堪的外套,面容阴鸷的男人摆出了如同野兽扑杀猎物前的姿势。

      拦在对方逃跑路线上的男人有着一头杂乱的碎发,三十来岁的脸上满是玩世不恭的神色。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情有独钟的那把产自俄罗斯的托卡列夫手枪,男人笑着说道:“老于,抓你是我的任务啊,不上点心怎么行呢。你可不知道,我们老大脾气有多爆,我要是把你漏了,回去非得被他按在地上捶不可。”

      这个拦路虎赫然是之前在宋文手上救下韩靖的孙嘉虎。

      被称为老于的男人没有再废话,微微弯曲的双腿猛然发力。

      突然炸响的枪击声撕裂了沉寂的长夜。

      穿着破旧外套的男人面对孙嘉虎黑洞洞的枪口竟然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反而迎面猛冲过去。连续三发托卡列夫配备的7.6毫米口径的子弹狠狠撞在男人的胸膛上,火星四溅下,而他只是前冲的身形受到了微微的阻碍,整个人竟然毫发无损地冲到孙嘉虎面前。

      “石化!你是四阶?”

      一道惊惧的声音响起,显然错估了对方实力的孙嘉虎感到了一股巨大的恐慌涌上心头。

      双手交叠挡在胸前的孙嘉虎被男人势大力沉的一脚踹飞出去,跌落在后方的杂物堆中。胳膊上传来的剧痛让他心知肚明,自己的臂骨已经在对方石化加持的猛击下断裂了。

      踹飞孙嘉虎后,男人双手猛然一挥,一块看上去至少上百斤重的建筑钢材被无形的力量举起,对着对方的脑袋猛然砸下。

      好在实战经验足够丰富,孙嘉虎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侧滚躲过了脑颅碎裂的悲惨结局。

      可未等他将手枪瞄准对方的头颅,一道黑影迅猛而来,又是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上。孙嘉虎再度被那个奉命抓捕的男子踢飞数米远。

      剧痛之下,紧握枪柄的右手不禁一松,陪伴多年的托卡列夫也掉落在地。

      靠着敏锐的感知,孙嘉虎落地后强忍着剧痛,连忙再度地滚。

      只是这次没有那么好运了,躲过了数根从天而降的钢筋后,其中一根细长的钢筋一下插中了他的右腿。

      随着一声惨叫,殷红的血液自伤口流出。

      阴鸷的男子刚要追击,将孙嘉虎就地击杀,只见一道黑影划出一道抛物线冲自己飞来。

      心中一股寒意升起,男人连忙再度用出石化的能力。一层暗黄色的角质瞬间弥漫身躯,男子转过身,将无法石化的脑袋埋在双臂之中。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彻夜空。

      片刻后,伤痕累累的男子垂下双臂,丝毫没在意遍布疮痍的身躯,一双阴冷锐利的眼睛四下巡梭。

      “呸!竟然用上了手雷。真是滑不溜秋,这都给他跑了。”

      吐出一口夹杂着血丝的痰,男人扯下如同布条挂在身上的破碎外套,转身离去。

      “老聂,这次情报有误,我被你坑惨了,那个于海是四阶。他竟然还有石化的能力,这下我是彻底栽了。”

      一辆疾驰的汽车后座,早已满身血污的孙嘉虎无力地靠着,勉强能动的右手握着电话。即使是这么一副惨相,虚弱的言语中依旧保持着那份吊儿郎当。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片刻,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人怎么样了?”

      孙嘉虎撇了撇嘴,只是回了一句“死不了”。

      “好,赶紧去治疗,抓捕工作我会另做安排。需要什么就开口。”

      挂了手中的电话,这个惨兮兮的男人笑着对开车的女子说道:“芳芳啊,你这几天就别忙其他的了,好好照顾哥就好。哥要不是惦记着你,刚才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就交代在于海手里了。”

      开车的女人飞快地瞥了一眼后视镜,语气冰冷:“你现在死车里也不是不可以。”

      被一句话呛得差点岔气的孙嘉虎愣了半天,摇头苦笑。

      “唉,都是被苏瑾带坏的,说话这么刻薄。芳芳你还记得你才来时,是个多么清纯多么阳光的姑娘吗。哥的一颗心可都挂在你身上呢。”

      ——————————————————

      “绕后踢回来,我技能CD了,可以杀。”

      韩靖对着耳麦说了一句后,鼠标一点,屏幕上的刀妹飞速的一个比翼双刃拉住了塞恩。一个守卫插落在地,盲僧摸眼进塔,一记神龙摆尾把塞恩那铁塔般的身形踢出防御塔的范围。

      刀锋之女一个Q技能位移,躲开塞恩蓄力的Q后,又再度贴近。半血的塞恩完全顶不住刀妹和盲僧两人的输出,不出片刻便倒地身亡。看着远去的残血盲僧,站起来的亡魂只能惨淡地补了两个小兵就再度倒下。

      自打发现韩靖的上中水准远超辅助位后,这几天女王大人和他双排时就再也没要求过双人走下,反而是频繁玩起了打野。依靠韩靖过硬的对线势力,帮他建立优势打开局面。

      在正确的战略方针下,女王也成功地晋升到了钻石。

      “你最近几天最好就待在学校,别往外面跑。”

      耳机里响起了苏瑾的声音。

      韩靖不禁诧异,问道:“怎么了?”

      QT语音对面的苏瑾沉吟片刻,语气低沉地说道:“有个流窜犯跑到上海来了。很厉害,连孙嘉虎,就是上次拿枪指着宋文的那个,也折在他手里了。目前还没找到他的踪迹,而且也不知道他来上海是什么目的,虽然大概率跟你无关,但你还是多少小心点吧。我总是有点奇怪的预感,那家伙是奔你去的。”

      坐在寝室书桌前的韩靖连忙疾声喊道:“哎哎哎,你别胡乱插旗啊。立Flag必死的国际惯例你不知道吗,别被你一说回头真叫我碰上了。”

      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多想了,网络另一边的苏瑾也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姐姐好心好意提醒你,你跟我农夫与蛇呢。”

      经过几次接触,早已习惯全方位在女王面前唯唯诺诺的韩靖立马从心,开口说道:“那你跟我说说那个人的样貌信息啥的,万一真倒霉撞见,我好提前猥琐一波。”

      “那不行,这都是保密信息。我跟你说起这事已经是违反规矩了,要不是莫名地有种古怪预感,我都不会跟你提的。”

      对于韩靖的要求苏瑾当即拒绝。

      韩靖倒也无所谓,他反正压根没认为一个异能者世界的通缉犯能跟自己扯上半毛钱关系。

      顺风顺水推掉对面水晶后,时间也来到了晚上十点。

      韩靖没有再开始匹配,对着耳麦说道:“女王大人,今天就到这吧,我晚上没吃一点,有点饿了,出去买点吃的。”

      “行,那就不打了,我也下线去洗澡了,回头再排。”

      打了个招呼后,苏瑾的ID便迅速暗了下去。

      “你个不要脸的贱人,天天跟那个正点女王双排,连兄弟都TM抛弃了。你忘了是谁陪着你度过一个个寂寞长夜从黄金打到钻石的了?忘恩负义的东西,瞅瞅你那副奴颜婢膝的样子,我都替你害臊!”

      无视了多次要求上车三排都遭到女王大人无情拒绝的赵子华在一边怨妇般的抱怨,韩靖关了游戏站起身,转头问道:“我去买点吃的,你们去不去?”

      另外两位学霸室友都摇头拒绝,只有赵子华搭了一句:“给我带一点,爸爸有点乏了,不想动。”

      独自走出寝室楼打算出门觅食的韩靖踩在一条通往校门的石子小路上,突然停下了身影。

      十点钟的时候,这条不算主干道的小路上连一对藏在树后卿卿我我的小情侣都没有,可此时却有一个穿着薄夹克,面色阴鸷的中年男人站在路边的阴影中。

      “这人的嘴是开过光的吧!”

      心中无声地呐喊一句,韩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一步跨到自己身旁的男人。

      未等他开口,腰间已然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了上来。

      “别说话,跟我走。老实配合的话我不会伤害你,耍花样的话就吃枪子。”

      男人一把搭住韩靖的肩膀,仿佛是熟悉的老朋友一般。另一只手已然将抢收回腰间,只是韩靖感受着肩膀上传来的力量,他知道男人有足够的信心在自己有任何举动的一瞬间掏枪击毙自己。

      眼睛转动着四下打量一番,韩靖点了点头,在对方力量的带动下,迈出了脚步。

      这里距离学校侧门已经不远了,在昏暗的街道上,稀疏的行人也很难会注意到两个勾肩搭背的男人之间会有什么异常。

      走出校园后,男人搭着韩靖的肩膀带他朝着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走去。

      这个面相阴鸷的男子很谨慎,尽量挑选路边监控的盲区位置行走。而他所前往的方向,更是一处公共基础设施匮乏的地方。

      韩靖全程都默不作声,任由对方挟持着自己,踏入一条黑洞洞的小巷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