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人体艺术1000无删

      12号阶梯教室外。

      那人来人往的人才中心,有人欢天喜地,昂首挺胸,亦有人灰头土脸,处处碰壁。

      距离某新兴创投企业的路演,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了。

      一位穿着杂牌儿正装、看起来年龄不算很大的男生,向不小心撞到的人慌忙道了声歉,然后拿着资料继续快步赶往。

      他的名字叫林君,江城大学经管院的硕士,同时也算是个学霸。

      本科读的管理学,他的绩点从没掉出过年级前三,硕士读的金融,一类期刊文章发到手软。如果光看简历,那他妥妥一个前途无量地高材生,而且还是“能文能武”的那种。

      按常理来说,一般向他这样的学生,到了毕业那年多少会被导师挽留下,实在留不住也会给写封推荐信,介绍去国内最顶尖的投行,割海外市场最长的韭菜去,以后发达了也好照顾照顾导师。

      哪怕混的再次,也断然不可能出现在这种校招会上。

      然而,他的职业生涯却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样顺利。

      虽然文章发到手软,但每到实战的时候,他的表现却总能让人大跌眼镜。

      有时候也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细节上出了问题,每次他写一份建议买入的研报出来,被研究的标的要么突然暴雷,要么经营状况急转直下,没少把自家导师的客户送上天台。

      其实这倒也还好说,毕竟投资这东西嘛,本来就是有输有赢的东西。研报也不是圣旨,只要不作假,不触碰原则上的问题被监管部门传唤,那都是小问题,

      然而让他的导师无法忍受的是,在一次涉及金额高达两个亿的投资项目上,他居然因为一个根本不该犯的失误,险些让客户两个亿的投资打了水漂。

      也正是从那以后,他的导师对他彻底失望了。

      不但到了研三还不肯给他写推荐信,介绍他去投行、券商工作,反而劝他考虑考虑比较稳健的工作,比如……去考个公务员?

      美其名曰,不能坑了别人。

      林君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称赞导师的高风亮节,还是该骂他薄情渣男。

      考公务员是不可能的,他可不想寒窗十年,只为过一眼望到头的生活。然而残酷的现实却将他打击的体无完肤,甚至让他一度怀疑……

      也许自己并没有那么优秀?

      这十几年……

      就像一场梦。

      无论怎么说,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算他不想屈尊将就,已经被导师闲置了半年的他,也得尽快找个工作来过度一下了。

      毫无疑问,今天绝对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因为就在今天,手握着简历奔波的他,已经选择了向生活妥协。

      直到……

      那振聋发聩的声音,从一扇敞开的门内传来。

      “你渴望成功吗?”

      这是个愚蠢地问题。

      没人不想成功。

      但偏偏就是如此朴素的一句话,向他吹来了一阵风。

      紧接着,一团火苗自心底燃起,照亮了那黑暗的角落。

      林君猛地抬起了半耷拉的脑袋,朝着一旁敞开的门看去。

      台上那人,正用振奋人心地声音,发出连续不断地呐喊。

      “把头抬起来!”

      “让我看见,藏在你们眼中的渴望!”

      ……

      老实说,郝云不是一个爱喝鸡汤的人,也从来不会主动去看那些打了鸡血的鸡汤文。

      尤其是他没记错的话,上一世他是在加班的时候猝死的。即便那段不愉快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这一世的他对那种“加油干”、“用力卷”的口号也根本提不起半点兴趣。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连他自己都不信的鬼话,此时此刻的自己竟然喊得还挺带劲儿的?

      他实在难以想象,那种抑扬顿挫的声音和振奋人心的演讲,居然是从自己的嘴巴里蹦出来的。

      可能……

      这就是激励宝石的威力?

      当他手中的话筒被加了buff之后,不只是台下的观众,就连他自己都或多或少感受到了那热血沸腾的鼓舞,以及一种想要呐喊并释放的冲动。

      若是在古代……

      他一点儿都不怀疑,听完了自己的这番演讲,只怕自己就是让下面的这些人去冲锋陷阵送人头,也不会有人把眉头皱半下……

      还挺牛逼的。

      就是怎么感觉……

      有点像洗脑?

      但无论怎么说,事已至此了。

      何况他也不是用着能力来干什么坏事儿。

      看着现场听众们那一张张仰视着的脸,郝云心里明白。

      不管他们渴不渴望成功……

      至少这场路演,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另一边,路演现场之外。

      阶梯教室的门口围了一圈人,堵得走廊几乎难以通行。

      时不时有人被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吸引,管不住双腿地越过人群,挤进教室里面,找个空位坐下听讲。

      到后面空位越来越少,甚至最后整个教室都坐满了。

      后来的人没了位置,却也不气馁,就这么在教室两边的走廊上、甚至是后排的空地上席地而坐,两眼一瞪讲台就挪不开眼睛和腿了。

      十五分钟的时间早就过了,负责掐表的工作人员却是完全忘记了时间和手上的工作。后面排队准备下一场路演的HR和小老板,也都像是中了定身术似的,站在那里听得如痴如醉。

      哪怕这路演讲的根本没几句干货。

      但那声音!

      那语言中的能量!

      就是让人上头啊!

      两位刚刚路过附近的求职者,听到阶梯教室里的路演,也跟着加入了围观大军中。两人现实中大概是同学,听着听着便窃窃私语了起来。

      “卧槽?台上那人是那位大佬?感觉好牛逼……”

      “讲的是挺好的,听得我都想创业了……不过不是路演吗?怎么听了这么久都没听他说福利待遇?说起来是啥公司?”

      “云梦集团……初创企业,注册时间是昨天,主营业务好像是游戏。”

      “昨天才注册?那不坑爹呢!走吧,大米集团的路演都快开始了,咱何必在这种小公司身上浪费时间——”

      “小公司?呵呵,哪一家巨头不是从一无所有做到万亿市值的呢?算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大米集团的路演招聘你自己去吧,我想为梦想赌一把!”

      “???”

      时间一分一秒过的很快。

      一眨眼的功夫,都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而现场的气氛,也随着那渐渐高昂的嗓音,在最后进入了最高chao。

      “十年!”

      “站在十年后看今天!不管今天的你们做出怎样的选择,是选择梦想还是一份稳定且看似可靠的工作,我相信我们都会拥有美好的未来。”

      “那时候,选择了稳定的你们,也许正坐在高高在上的写字楼里,胸前挂着大米或者龙威集团的工牌,骄傲地俯瞰着这座国际大都,无比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但也许——”

      “还有另一种可能性!”

      “选择了梦想的你,那时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你对窗外的繁华提不起任何兴趣,因为最豪华的那套房子的钥匙正躺在你的口袋。富有消灭了你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烦恼,充裕的时间让你可以自由选择享受生活的方式,而那些人们眼中高高在上的精英,正竭尽全力地为你的梦想服务,并无比庆幸自己此刻的选择……”

      “做出选择,甚至用不了几分钟那么久。”

      “你是要当一辈子懦夫,还是勇敢一次,哪怕只是几秒钟。”

      “哪怕只是做自己的英雄!”

      台上的郝云,讲的口干舌燥。

      虽然这瞎鸡儿扯出来的东西他自己一个字都不信,但没想居然因为工作人员忘了掐表,愣是让他讲了快一个小时。

      当然了,郝云也承认,主要的问题肯定还是在自己这儿。

      这话匣子一打开,他就刹不住。

      以至于前五十多分钟都在打鸡血,只有后面不到五分钟他简单地讲了讲云梦集团是一家有梦想、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虽然现在条件有点艰苦,但未来的潜力不可估量……

      然后,又打起了鸡血。

      时针挨着了三点钟的边上。

      一丝丝恍惚的感觉忽然爬上大脑,以至于郝云下意识地忘了词儿。

      药丸!

      激励宝石的BUFF好像只有一小时?

      不过,好在他的随机应变能力一直都很强。

      抓住了那仅存的一丝感觉,郝云用斩钉截铁的声音,对这场不知道该算是成功还是失败的路演,强行收了个尾——

      “听懂掌声!”

      空气,安静了半秒钟。

      郝云心中一咯噔,暗道一声要遭。

      然而就在他刚刚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位戴着无边圆框眼镜、扎着两条麻花辫的女生,忽然噌地双手撑桌站了起来,激动地眼镜都歪了。

      “讲,讲的真是太好!”

      说罢,她啪啪怕地鼓起了掌。

      台下的听众们,也如梦初醒地回过神来。

      也正是在那一瞬间,排山倒海的掌声,如鞭炮一般在演讲厅内炸响。

      啪啪!

      好家伙。

      敢情刚才没反应,是因为人傻了?

      啪啪怕——!

      无论是现场的观众,还是一旁忘了掐表的工作人员,以及排队等候上台的同行。

      甚至就连走廊上驻足旁听的路人、拎着拖把的保洁大妈、乃至巡视到这儿的保安……全都被那股狂热的浪潮给卷了进去。

      激励宝石的BUFF已经解除。

      但那一颗颗热血沸腾的心,以及激荡在听众们胸中的澎湃,却仍未散去。

      显然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清醒”的,他们的掌声也是发自内心。

      除了一个人……

      那便是郝云自己。

      看着那些一脸狂热起立鼓掌的“信徒们”,手中抓着话筒的他人都傻了。

      卧槽?

      我自己都没懂。

      你们怎么就懂了?!

      (感谢“地三鲜盖van”兄弟的盟主打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