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伦片

      孟图离开后,许瑞安坐在寂静的房间里,想着好友不可置信和愤怒的眼神和那句话。

      瑞安,你疯了……

      我疯了,是啊,我早就疯了,在一切重来之际他就疯了,他就是一个披着人类躯壳的兽类,粗鲁卑鄙狡猾残暴嗜血,喜欢单纯的暴力,他就是渴望嗜血喜欢暴乱,压抑不住骨子里的野性。

      所以在他十五岁,他只手掀起了汾城的势力清洗,没人知道在那场无声的战役中死去了多少人,可是他却很畅快。

      他想,这个世界怎么那么不公平啊,前世他在许家长到三岁,后来被掳走,在那个阴暗的地方生活了十年,那里没有光,没有温暖,没有任何的人性可言,有的只是无穷的拳脚相加和羞辱打压。

      即使那样他也想着在等等,再等等,肯定有人来救他的,肯定有人在他不知道的角落努力在找他,他要坚持,不能在这之前死去,他要坚持到那一天,他要坚持等到爸爸妈妈来接他。

      他就在那样的地方生活了十年,十年间,他也试过逃跑,可是每次都被抓回来,每次不意外都被打个半死,然后把他关进地下室,看他只剩一口气,随便给点药,不让他死去。

      或许真的是他命不值钱,阎王爷都不收,让他每次在鬼门关徘徊但是就是死不了。直到他十三岁那年,那个地方终于被警察查到了,里面的人都被带走了,他被解救出来了,好多人问他怎么活下来的,也有人猜测他在那个地方生活那么久说不定早就心态不正常了。

      警察哥哥问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家是哪里的?几岁被掳走的?他一一回答,他那时候甚至是开心的,他终于从地狱里出来了,被救出来了,他要回去找爸爸妈妈,他很想他们。他以后再也不调皮捣蛋了,再也不任性了,他会乖乖的,不让任何人操心了。

      他在当地警察局呆了几天,被警察护送回了京都,送回了他的家,可是那个家早就已经不是他的家了。他还记得他回家那天,他欣喜的在客厅里等待,时不时扯扯衣角,希望它更加板正。不让爸爸妈妈失望。

      他从早上等到晚上,陪他一起的警察哥哥都忍不住皱眉。

      晚上他爸爸妈妈终于回来了,只不过他们手里还牵着一个小男孩,他心里所有的局促不安欣喜,都化成了难过。

      他们看见客厅的他,他的妈妈眼中蓄满了泪,随即扭过了头,他的爸爸则是不喜。虽然亲子鉴定早已证明客厅里的男孩是他早已丢失的长子,他还是像看陌生人一样看他。警察哥哥与他们交流了一会就走了。

      他想上去叫他们爸爸妈妈,可是他们不给他那个机会,他们让管家把他带回房间。他上楼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小孩子的哭声,他扭过头,看到他的妈妈在温柔的哄着那个小男孩,他的爸爸也在一旁拍了拍他的头,动作轻柔。

      他也想被爸爸妈妈那样对待,哪怕就一次也好。他这样想着,后来对于任何事,他都努力做到完美,希望爸爸妈妈能对他好一点,可是上辈子他到死都没有得到,他们对他永远都只有对不起。

      在许家大宅呆了三个月,他的妈妈终于受不了了,她说每次看到他都会让她想到他被掳走的时候,那些噩梦每次看到他,她都会想起。他们最终把他送走了,把他送回了她的娘家汾城刘家。

      送回了汾城外公家,他的外公怜惜这个小家伙吃苦比世间大多数人都多,把他带到身边亲自教导他,可以说他所有的亲情都是外公给的。

      可是他外公紧紧给了他两年的关爱疼惜,这个慈祥的老人就去世了。他虽然立了遗嘱给他疼爱的外孙留了后路,但是一个偌大的刘家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这个小孩,他的父母来汾城参加完葬礼就匆匆离开了,走之前还给了他一张卡,说每个月都会给他打钱足够他生活了,仿佛不愿意让他缠上他们,用钱买断所有的关系。

      他后来遵循着外公的教导与人为善,乐观活着。他搬离了刘家,生活在外公留给他的公寓里,外公留给他的大额财产在他十八岁之前不能动,所幸每个月都会有生活费由外公委托的律师打到他的卡上,他也是在理西中学上学。所有费用由律师从遗产中扣除。刘家的落魄也是在外公去世后的,最后也没有逃过被分割的下场。

      后来他遇到一个软软笨笨的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在外公给他下的底线上面,又给他加了一层枷锁,控制着他内心的野兽,那又怎样呢,他甘之如饴。他以为他可以和他的小姑娘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一生,可是,最终他还是没能和小姑娘走到老。

      明明他放弃了许家的继承权,明明他放弃了许家的财产,明明他已经离他们足够远了,为什么连他最后的光明,连他最后的温暖都要让他失去。

      那天在高速上他们出了车祸,他的未婚妻,他两天后的新娘,他想相伴一生的妻子,永远的离开了。她就在他怀里没了气息,他的小姑娘娇娇气气的那么怕痛,最后却那么痛,她会不会哭啊,会不会被人欺负呢?会不会一个人走在孟婆桥喝了孟婆汤忘了他?

      那次车祸他最后昏厥过去,醒来他的小姑娘在他怀里安安静静的,让他以为她还活着只是在睡觉而已。后来,他的岳父进来说让他的小姑娘入土为安,他昏迷期间一直紧紧抱着她,分都分不开。

      所以在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让他松手,让她入土为安,她的弟弟也在劝着他。

      他知道啊,他的小姑娘再也回不来了,能不能让他再看看她,能不能让他再陪陪她。最后他的小姑娘还是被火化了。他弄了一个漂亮的小瓶子把小姑娘的骨灰装进去一点。

      小姑娘娇气又漂亮,当然要用漂亮的小瓶子装着了。后来他养好伤就回了京城,他用了两年把许家那个庞然大物毁了。他那个废物弟弟锒铛入狱,在狱中他当然会好好照顾他的。

      那场车祸的罪魁祸首,他那个废物弟弟的未婚妻,他当然不会放过了,他把她送到了一个地方,绝对让她下半辈子不会好过,多好。她当然要好好活着,活着才能更好的享受她那入地狱般的下半辈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