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稠

      刘仁强简要的像杜团长汇报了一下经过,听得杜团长只皱眉头。

      等听完刘仁强所说的经过,杜团长怒道:“混账,竟然有这样的害群之马。”

      “陈老弟,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杜团长首先做的便是安抚陈航。

      见杜团长这么客气,陈鸿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无亲无故的,又没见过,这位杜团长为什么会对他这么热情?

      陈鸿不知道的是,杜团长之所以这样,还是因为给李教授搞来S病毒血清。

      杜团长深知李教授的研究对国家,乃至对人类有多重要,否则也不会不及损失,派精锐部队去接李教授回来了。

      所以,才会对能够帮助李教授的陈鸿,大开方便之门。

      “谢谢杜团长。”

      “我们先去会议室。”杜团长招呼一声,众人便跟着他走。

      路上,杜团长吩咐身边的卫兵:“让雷志方快点滚来。”

      一句话说得霸气十足,陈鸿也安下了心,如果自己动手的话难保不会和军区避难所翻脸。

      杜团长这番作态,明显是向着他的,虽然,陈鸿不知道因为什么。

      士兵得到吩咐,立刻小跑着去找那位雷营长,众人在会议室里刚刚落座没多久,一个憨实的汉子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团长!”雷营长敬了个军礼,见杜团长脸色不大好看,便小心翼翼的道:“您有事找我?”

      杜团长冷哼一声,在外人面前,也丝毫不给雷营长的面子。

      抛开拉拢陈鸿的因素不谈,关是宋斌的所作所为,杜团长就难以容忍。

      “雷营长,你现在好得很呐,敢为虎作伥了!”

      听到团长叫他雷营长而不是小雷,雷营长吓了一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连忙陪着小心道:“团长,到底发生了什么?您能不能先告诉我……”

      “你自己问他吧。”

      两个士兵将浑身是伤的壮汉往外一推,丢在雷营长的面前。

      雷营长仔细的看了一眼这个壮汉,确定了自己不认识,便问:“你是谁?是谁惹得团长不高兴?”

      壮汉哭丧着脸,他实在没想到自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竟然连团长营长都惊动了……

      可以预见的是,无论怎么样,他的下场都不会好。

      想了想,干脆一推干净,把所有的过错全部按在方文富头上,便将今晚发生的事,和方文富的丑事,全部抖了出来。

      这其中,就有方文富威逼利诱,骗了几个避难营的少女和方文富发生了关系。

      听完壮汉的话,雷营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实在没想到自己的外甥,竟然干了这么多的混账事。

      别说杜团长怒,他自己听得都惊怒不已。

      不过雷营长不是傻子,他明白,今天团长如此兴师动众,恐怕还是因为那个坐在团长身边的陌生年轻人。

      也不知道这年轻人是什么来头……团长搞出这样的阵势,看样子,这个外甥保不住了!

      “来人!去把方文富那个畜生给我抓来!”雷营长也是当断立断,大声喝道。

      门口的士兵得到命令,立刻跑去执行。

      但是过了好一会,士兵跑回来汇报说,方文富不在自己的房间!!

      雷营长的脸色抽了抽,以他外甥的尿性,这么晚了不在自己的房间睡觉,那么肯定是在哪个女人的床上了?

      “给!我!找!”

      雷营长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

      立刻,整个基地都有些乱了起来,一群士兵挨个房间的找,终于在八层的特殊区(也是贵人区),某个房间里,将方文富从女人的被窝里拖了出来。

      方文富被带到会议室的时候,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脸上还有唇印。

      “舅舅?”方文富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舅舅,还在茫然的问:“发生什么事了啊?为什么把我抓到这来?”

      看到自己外甥吊儿郎当的模样,脸上还有女人留下的口红印,雷营长气得脸都绿了。

      “小畜生,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雷营长大骂一声,霍然站起,大步走到方文富身边,一把抓住方文富的头发,拉着方文富来到会议室中央,疼得方文富惨叫不已。

      “这个人,你认不认识?”雷营长指着壮汉,问方文富。

      方文富一见到壮汉,尤其是壮汉的惨样,脸色一变,心中暗叫不好。

      虽然方文富很快脸色如常,装着不认识壮汉,但是在坐的没有一个傻子,都看到了方文富刚才那一刹那的失神。

      雷营长脸色阴晴不定,很明显,别人指责自己这个外甥的罪名,应该都是真实的。

      反驳或不认罪,已经变得毫无意义,现在想要救自己的外甥,全看杜团长一句话。

      想到这里,雷营长端起身边的椅子,猛的砸向方文富。

      咔嚓!

      雷营长力气不小,椅子顿时四分五裂,方文富被砸得惨嚎一声,在地上连滚带爬。

      见到方文富如此凄惨,雷营长脸色不忍,却咬了咬牙,抄起一根手臂粗细的椅子脚,一个劲的砸在方文富身上,抽得方文富的惨叫声,基地好几层都能听到。

      雷营长这样做,可不是为了自己出气,他的做法,是有深意的。

      他想要保下自己的这个外甥!

      杜团长摆出这样的阵势,很显然是要公事公办,从重处理,也不知道自己该死的外甥得罪的是什么人,让杜团长如此卖面子。

      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走,毫无疑问,自己这个外甥的最终结果,很可能就是军法处置——吃子弹!

      雷营长想要保方文富,只有一个办法!

      博同情!

      先把方文富打得凄惨无比,让杜团长身边的年轻人消气,只要那个年轻人能消气了,待会再求情,就事半功倍了,方文富这条命,也就保住了。

      所以别看雷营长打方文富下手似乎很猛,实际上他每一棒下去,都是往皮糙肉厚的地方打,根本不会致命或致残。

      杜团长深深的看了自己这个属下一眼。

      显然是知道雷营长的用意,不过他也没有阻止。

      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不伤和气,自然再好不过。

      这时,门口一阵骚动,一对中年夫妇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这对中年夫妇气质不凡,身上的衣服虽然没有整理,但是看起来很干净,一点也没有那些普通幸存者那样脏乱,显然是有身份的人。

      而中年人的五官,和方文富有几分相似,想比这两位应该就是方文富的父母,听到了儿子被抓的消息,赶了过来。

      方博见到儿子被打的惨样,脸色一变,就想立刻冲过来阻止。

      可他看到打人者,是自己的小舅子,方博便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不仅如此,他还拉住了自己的老婆。

      方博为官多年,早就练就一副“火眼金睛”,他相信,雷营长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目的。

      特别是方博看到会议室里的主位上,坐着杜团长,顿时就明白,肯定是自己这个混账儿子捅了大篓子,才让自己的小舅子,用这种方法来让事主息怒。

      “文富!!!”

      方博身边的妇人也不一般,丈夫拉住了她,就明白了一切,只是见儿子被打得这么惨,还是忍不住哭泣。

      自己的弟弟每打儿子一棍子,妇人的脸色都抽搐几下,心疼得要命。

      难怪方文富如此混账,父母的溺爱,也有很大关系。陈鸿感叹。

      啪!

      直到手中的棍子断了,雷营长这才停了手,装出一副使了力气喘息的样子。

      而这时方文富已经全身是血,看起来凄惨无比,不过其实都是皮外伤,包扎一下又能出来祸害人。

      “畜生,你可知道错了?”雷营长破口大骂。

      方文富虚弱道:“舅舅,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其实方文富到现在还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自己因为哪条过错而受罚,知道个屁的错?

      “这话别跟我说,跟你杜叔叔,好好认错!”雷营长怒道。

      宋斌虽然混账,可也不傻,而且从小耳濡目染之下,对官场人情方面,也了解不少,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舅舅的用意?

      立刻连滚带爬,爬到杜团长身边。

      方文富抱着杜团长的腿,痛哭道:“杜叔叔,我知道错了,求您饶了我一次吧。”

      不得不说,雷营长这招苦肉计的效果不错,杜团长也不好说重话了,将皮球踢向陈鸿。

      “陈老弟,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听到杜团长的声音,方文富一愣,终于明白了自己得罪了别人,不过……

      陈老弟?

      这个让杜团长称兄道弟的人是谁?

      因为刚刚会议桌的阻挡,方文富没有看到陈鸿,现在抬起头,终于看了陈鸿。

      见陈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方文富目露震惊之色。

      下午见到陈鸿,只是匆匆忙忙的扫了一眼,方文富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陈鸿。

      “陈鸿……是你?你竟然没……”

      后面的“死”字,方文富却不敢说出口了。

      虽然他不明白陈鸿是如何能够和杜团长称兄道弟的,但是眼下的情况,好像是他的小命握在人家手里,自然不敢乱说话了。

      “陈鸿……老同学,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怎么来了也不通知我一声。”

      方文富强迫自己,露出虚伪讨好的笑容。

      心中却是暗恨不已,只希望有朝一日,将今天所受的屈辱和痛苦,十倍的讨回来。

      “哦?原来你们认识。”杜团长打个哈哈,道:“陈老弟,你怎么说?”

      雷营长和方文富的父母都是面露喜色,杜团长这么说,显然是松了口风。

      不等陈鸿开口,方博立刻拉着老婆来到陈鸿面前。

      “这位是陈先生吧?您好,我是j市公安局长,不知道我家文富犯了什么错,得罪了您!我在这给您陪个不是了,希望您大人有大量,饶了他这一回,我也欠您一个人情,等以后j市恢复了治安,您有什么难办的事,完全可以找我。”

      方博这番话完全是放低了姿态说的,甚至对陈鸿用上了敬称,可谓用心良苦。

      他先点明自己的身份,然后求情,更许下承诺,三管齐下!

      如果是个普通人,说不定就妥协了,毕竟就算再怎么恨方文富,恐怕也得考虑一下方博这番话的分量。

      但是陈鸿是什么人?别说他属不属于这个世界,就算有什么事,还有他不能解决的?

      所以,对方博的话,陈鸿摇了摇头,丝毫没放在心上。

      不过,雷营长姿态做得这么足,陈鸿好歹也要给个面子,便借口道:“这事我说了不算,你儿子欺负的,是我的朋友,问问她的意见吧。”

      方博的脸色就有些难看,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识相,他堂堂大局长亲自赔礼道歉了,还不松口。

      只是陈鸿都这么说了,他也没办法,便点点头。

      很快,就有士兵将肖佳艺请了过来,这时她已经早就醒了。

      知道了陈鸿为了她的事,现在闹的整个军事避难所都没休息,她心里还是十分担心的。

      进门后看到方文富,肖佳艺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就算现在方文富的模样非常凄惨,也弥消不了肖佳艺心中的恨意。

      方博夫妇两一见夏芳的神色,就暗叫要糟糕。

      不等肖佳艺开口,夫妻两连忙抢先赔礼道歉,好话说尽,完完全全放低了姿态,就差给肖佳艺磕头了,弄的肖佳艺手足无措。

      尤其方博夫妇两的身份,给了肖佳艺很大压力。

      方博见肖佳艺的脸色还是有些恨意,立刻方文富喝道:“畜生,还不过来给这位小姐道歉!!”

      方文富立刻爬过来,抱着夏芳的裤脚,又是磕头,又是道歉,还一个劲的打自己的嘴巴子。

      陈鸿看到这,不禁有些感叹,这方博夫妇两,对人情的把握,真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就这么三下五除二的功夫,肖佳艺的脸色,终于松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