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杀痴汉日本动漫在线看

      褚玉经过一天一夜的休养,第二天,身体就基本恢复了。大家随后便开始风尘仆仆往九地龙潭赶去。

      一路上,施万山显得心事重重,他只顾埋头赶路,慢慢地,他走在了大家前面,相应地大家都落在其后面。褚玉的话便开始多了起来,他在给她姐妹俩闲聊钟牡丹和巫山、云雨夫妇俩之事。

      昨日,大家主要是在谈正事,话题都相对比较严肃,所以褚玉没有跟大家过多讲过细节性的东西,即使讲了部分细节性的东西,也是围绕着主要事情在讲。而现在,他所聊之事,全都是一些趣味琐事,诸如有,钟牡丹长得有多丑;关于她的聪明和胆识;与钟牡丹之间的有趣对话;他俩一起去算命之事;与钟牡丹一起逃避女鬼追杀的细节;巫山、云雨夫妇俩千古奇葩之至情,以及他二人之间的滑稽搞笑言行等等。

      施月柔在听褚玉在讲钟牡丹时,还显得十分感兴趣,听得津津有味,不过她在津津有味中,时而会跟施馨卉眉来眼去,相视而笑。对于她姐妹俩如此神神秘秘的神态举止,褚玉看在眼里,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因为他觉得自己讲的那些事,至少让她姐妹俩不感到乏味,得到了认可。

      只是到了后来,褚玉在讲巫山、云雨夫妇俩之间的言行时,由于他想给她姐妹俩深刻描述他夫妇俩是如何奇葩恩爱的,于是就对他夫妇俩的言行进行了细致描述,甚至原话转述和行为演绎等。

      施月柔见褚玉越讲越露骨,行为演绎也越来越夸张,突然间火冒三丈,打断了褚玉——

      “你快闭嘴!——褚玉,我怎么觉得你跟那逍遥极乐简直就是一路货色呢!我们山庄弟子中还没有一个像你这般轻浮的。——姐姐,你也是!居然还听得下去。我先去追赶阿爸了,不听他讲的那些下流话了。——哼!”

      施月柔“哼”字一落,便开始一阵小跑,前去追赶她父亲了。此时,施馨卉面露尴尬,同时对褚玉也没有示之以好颜色。

      “我昨天就说,你出去一趟,不要学坏了,结果还果不其然。以后,你再说那些不要紧的下流话,就直接滚远点!”施馨卉严厉道。

      褚玉这时已尴尬得面红耳赤,他低着头,彻底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言话。他对自己一时兴起口无遮拦讲了那些话,感到后悔不已。

      褚玉的尴尬神态,施馨卉看在了眼里。大家一阵沉默过后,施馨卉便主动开口了。她此次开口,语气已大变,不再是严厉之声,而是略显温柔之声——

      “我妹妹在旁边,你乱说那些干什么。她性格比我还凶呢,以后看你还敢不敢再口无遮拦地乱说了。——好啦,你也别生气了,我们赶紧追上他们吧。”

      褚玉道了一声“好!”,她俩便快步追赶了上去。

      施月柔追上施万山后,施万山见其女儿气冲冲地赶来,忍不住询问她怎么回事。

      “阿爸,没什么事。只是女儿觉得褚玉这人花言巧语,心术不正,有点点生气而已。这姐姐该不会真被这穷小子给迷惑了吧?”施月柔回道。

      “什么话语巧语,心术不正?说来听听。”施万山好奇问道。

      “他把巫山、云雨俩说的一些下流原话,甚至还有他俩的下流动作都讲给姐姐听。——哎呀,反正说的全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听着就冒火,所以就来追赶阿爸了。”施月柔道。

      “哦。——你姐姐分得清原则是非,大义轻重,你就别胡乱猜测了。我们在此等他俩一会儿吧。”施万山道。

      施万山言毕,便开始驻足等待。随后,大家又走在了一起。自此之后,褚玉接连几天都不敢乱说一句话,也尽量闭嘴不言。

      这天,大家来到了九地龙潭境内,沿着蜿蜒曲幽小径一路走着,小径两旁锦旗飘扬,山中鸟鸣声清脆悦耳,山顶上还传来了阵阵猿啼之叫,真有一番鸟鸣山更幽,猿啼山愈深之感。

      大家再走得一段路程后,一潭湖水映入眼帘,那湖水深暗碧绿,与群山相映,显得是那么静谧深邃。这时,大家心中开始疑惑起来,因为岗哨处空无一人,整个山间也没听见一个人的声音。

      大家带着疑惑,又转过一道弯。这时,大家看见了九地帮,并且九地帮距离大家也不远了。然而,庄府大门外同样也是空无一人。没过一会儿,大家便来到了大门外,结果发现庄府内鸦雀无声。如此情形,让大家感到无比蹊跷而又诡异。对此,大家都不由一阵面面相觑。

      随后,大家敲了一阵子大门,但却一直都无人前来开门。不得已,大家只好推门而入了。这时,大家发现屋内确实空无一人。不过,一切东西都显得井然有序,并无一点凌乱之像,根本不像是发生过什么意外之事。

      面对如此蹊跷之事,褚玉除了感到无比意外以外,更是感到大惑不解,开始在心中犯起嘀咕——

      “怎么会这样?!上次来的时候,这府内的人还不停地进进出出,显得热闹非凡。怎么会转眼之间就人去楼空,全都不见了踪影呢?——巫山哥、云雨嫂,你们可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呀,如果你们出了什么意外,我这辈子都会于心不安,心中有愧......”

      当然,不止褚玉一个人在心中犯嘀咕,其实所有人都对这蹊跷情形感到疑惑不解。

      褚玉随后对他夫妇俩大喊数声,结果却哪里有人回应。他的喊声回荡在空旷庄府之中,更显诡异万分。

      后来,大家都带着疑惑,在府内大院中搜查起来,最后搜遍了每个角落,每个房间,结果发现,房间中的衣物等日常用品一应俱全,只是未发现有任何贵重东西存在,更无褚玉家的宝物——玉龙麒麟。

      由于有间屋子显得很特别,有些与众不同,大家搜查完整个庄府后,便齐聚到了这间屋子里来。此屋比邻于九地鬼影的卧室,并与之相通。屋内贴满了墙画,其中有幅画特别打眼,画上画的是一副龙跃于水的场景,那条龙画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特别是那双龙眼,更是画得无比传神。

      施月柔望着着这副画像,忍不住对其一番大加赞赏,“这条龙画得真是太棒了!这是我见过的画得最传神的一条龙了,特别是那双眼睛——”

      “妹妹,你先别说这幅画了。我看你快要走火入魔了。”施馨卉插话打断道。

      “姐姐请放心,等你走火入魔了,我都不会走火入魔的。”施月柔回敬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施馨卉道。

      “我还能有什么意思。姐姐那么聪明,难道会不明白吗?”施月柔话语一落,望了一眼褚玉。

      施馨卉顿时明白其意,不由显得有些尴尬。她本想回话说她妹妹想多了,却被施万山抢先开口了,“月柔、馨卉你姐妹俩都别再胡闹了。”

      施万山如此说后,她姐妹俩便停止了开玩笑。

      大家随后开始在屋子里一阵沉思。过了一会儿,施馨卉开口打破了大家的沉思——

      “阿爸,这九地帮那么多人,怎会全都突然消失了呢?这整个庄府上上下下,全都干干净净,井然有序,不像是没有人住呀,难道他们刚离开不久吗?这也太蹊跷了!”

      “的确很蹊跷!难道九地鬼影他真偷了褚玉家的东西,畏罪潜逃了?——此事,还是等我回去后,再从长计议吧。”施万山那句疑惑之问有点像是在自言自语。

      “弟子认为八九不离十就是他偷的,只是不知道杀我全家的人,也是不是他们?”褚玉道。

      “哎——,大家乱猜无用,我们还是出去了吧。此事只能从长计议了。”施万山道。

      ......

      最后,大家带着疑惑,离开了九地龙潭,开始往山庄返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