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么直播提现比例

      绿萝听了难得地莞尔一笑,又垂目思索片刻,才正色回应道。

      “十分感激您的这个义举,我们系统中有大量需要此类治疗的人,若合作真的达成,那我可以给您申请减税。”

      “不用,你都说了是义举,那就不应该牵扯利益。”

      “那好,再次向您表达感谢!”绿萝又笑了笑,提出了新问题。

      “不过我们对这种药物的疗效还是一知半解的,只是从得到的信息里猜测,它能够通过外用涂抹,治愈各种原因导致的皮肤病,以及祛除疤痕……不知道这种药的极限是在哪里呢?

      或许不该这么问,举个例子,有一个士兵,在被血影侵蚀的一瞬间,对自己进行了电击,将血影驱离身体,成功自救,但他身体皮肤却因此严重烧伤。

      这个能治吗?”

      东平心说,电击这业务他熟啊。

      目前军用的电击棒,碰触一下皮肤肯定三度烧伤,也就是至少全皮层焦黄甚至碳化的程度,持续时间久一点的话,肌肉和内脏也不会幸免,要是碰到头,自杀经验丰富的他可以现身说法,只要找准位置,那几乎是必死的。

      东平的能力,终归是把事物变成了异空间内可以被推倒的boss而已,但boss就是用来推的,所以说这是一个跟毁灭有关的能力,而非创造。

      他的能力是没办法凭空变出东西的,比如他杀死一颗蛀牙,那只能是消灭了所有导致蛀牙的东西,比如牙菌斑之类的,而不是修补已被腐蚀的洞。

      所以,杀死特别严重的烧伤精后,最后的结果八成是被毁坏的皮肤被他精准地去掉,最大限度的保留功能完好的组织,但大量缺失的表皮恐怕还得靠手术植皮。

      之前他在美容院治疗相关疤痕去除时,没有遇到过这么严重的烧伤,都是去除增值的瘢痕后,靠皮肤收缩自愈就能解决的范畴,没到需要植皮的地步。

      老实讲,三度以上的烧伤与其找他动用能力,还不如做个靠谱的整容手术。

      “我可以去痂,去除增生的瘢痕也没问题,但萎缩的瘢痕我‘用药’后可能会造成新的问题,所以要是治疗严重烧伤,最好还是你们自己来解决。”东平想了想,给了一个比较稳妥的结论。

      绿萝接着又问:“那要是棘皮病呢?

      我们有一个考古队员,在考察一个遗迹的时候,打开了一个诡异的水箱,从此后他的表皮就变成了棘皮动物一样了,浑身都是钙质骨刺,并且任何人只要靠近他三米范围,就会毫无缘由地被传染,已有科研小组研究这个课题三年,但连致病原理都没研究出来,还搭进去两个研究员。”

      东平眉头一皱。“又一个‘自燃’?”

      绿萝庆幸地说道:“如果不是发现的早——是的,真的难以想象祖先当年降临时都带着什么鬼东西。”

      “唔,这个病我……老板的药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东平心想,若真是非科学的力量所致,他用非科学的手段来应对,岂不是恰到好处?不过他若用能力毁灭棘皮,且不说他能不能办到,最后很可能会导致那人的皮肤也被毁,但他要是直接杀掉致病的神奇力量,会不会让病人像魔幻小说里的解除石化一样被轻易恢复呢?

      他们又讨论了一下具体细节后,由东平肚子里的咕咕声给整个谈话做了个结尾。

      “抱歉打扰这么久,实在是不好意思,要不我们请您吃顿饭吧?”

      “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你们任务也多,赶紧回去忙你们的吧。”东平摆了摆手,心说饿了我好久,你们快点走就谢天谢地了。

      “那好,我们现在急着回去报告相关情况,就先告辞了。祝您胃口好。”

      说这两人就极其干脆的转身离去。

      之后东就一路小跑到了勇者厨房。

      等他坐下,上了菜,他吃了两口后,由于血糖升高,他的大脑重新开始活跃,这才突然意识到,他竟然跟这位聊得很开心!

      真是哭笑不得,他本来对这两人很抵触的,但几句话后就被那女人瓦解了防备,连【专注】都不知什么时候关掉了,聊到后面竟然就忘记之前的不愉快了。

      他用叉勺插起一块炸肉排,狠狠一口咬下。

      他这种看破了绿萝的图谋,对其抱有很差第一印象的人,却依旧被在那么短时间内,就被她激发了好感,甚至主动提出了给与帮助的提议……

      这种玩政治的人的手段啊……只要是想要攻略你,小老百姓的真的很难顶住。

      不过更厉害的,终究还是詹风他们家,在他扯上这层虎皮后,代表官方的他们即便觉得他有疑点,却仍然被吓得缩手了,开始挽回印象,又是诉苦,又是自白的,看来他对詹星这种世界级的大资本家的地位还是认识不足。

      想到詹风,东平连忙几口将一盘肉排撕碎咽下,又端起一碗丸子汤咕咚咕咚连汤带丸子搞定,最后拿了个纸袋打包了十来个大肉包子,一边往回走一边拿着啃。

      回到自己办公桌,包子正好吃完,他把纸袋团成团,顺便擦手,之后一个后仰跳投丢进了垃圾桶。

      这一后仰,他就顺势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脚尖一点,身子往右一转,正对写字桌,然后动作潇洒流畅的一甩左手,露出手上的个人终端。

      “喂,詹美女在吗?”

      “詹美女不在。”

      “那是谁在讲话?”

      “我是他弟弟,詹美男。”

      “咦,之前没听说她有弟弟啊,你是不是新来的?”

      “对啊,你怎么知道?”

      “那你还没满月吧,乖,帮我叫你姐姐听电话,你帮我就奖励你一包纸尿裤。”

      “爬!”

      “嗯,你刚出生没多久,确实只能爬。”

      “滚!!!”

      “别滚太厉害,小心吐奶~”

      一通贫嘴日常,两人的聊天终于进入正题,东平三言两语,将之前遇到文物保护局的问题给交代清楚。

      “哈,叫你撒谎,活该!”

      “别闹……我这次就是想跟你说,既然扯了虎皮,那就干脆弄成真的,我这美容院算你四成股,当然,这钱不多,对你而言不值一提,但事情我必须这么做……”

      “哈哈哈哈,股份待会儿再说,我现在就特别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的天,编的跟真的一样,还获取大范围试验数据,你别说,我现在都特别怀疑我爸会做药了!噗~”

      “都说了,别闹!这不是没办法吗,这人都堵门口,枪都杵着我胸口,逼着我拿药,我要是有我没准就给了,但问题这不是蔬菜汁兑牛奶吗……不要笑……我没有怎么办,还不是只能编故事了啊。”

      “哎呀你太逗了,不行了肚子疼!别说话让我缓缓……”

      嘻嘻哈哈中,事情过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