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冥王妃

      总务司持续对簿公堂中,凝光想要根本解决愚人这招碰瓷,提出了让死去的冰胖说话的计划。

      让死人说话听起来挺天方夜谭的,可在这提瓦特大陆,有神有仙有魔有妖有怪,总不能不许有鬼吧!

      钟小离半月前,刚到绝云间学习仙法时,留云仙姑可是给了他璃月七种主流修炼选择:武、战、阵、炼、符、幻、魂。

      其中这【魂法】:针对生灵三魂七魄的御魂之术,善用者可通【往生边境】沟通逝者与生人(譬如胡桃);作恶者可超控游魂厉鬼,摄人心魄作恶多端,璃月往生堂和驱邪方士都对此法有深入研究。

      “哟终于轮到本堂主出场了吗?”胡桃开心又自信地跳到场中。

      “如此魂法判案,这么玄乎,愚人众若坚持咬死我,不认这结果怎么办?”钟小离担心着,瞧向公子盯着自己的眼神,真就欠他几百亿的那种债主一般。

      没办法,谁叫摩拉克斯跟愚人众方面有言在先,契约之神都退休了还当老实人,坚持食言之罚许诺了愚人众,【岩神之心】是属于他们之物。

      摩拉克斯和巴巴托斯都老狐狸了,凡人根本揣测不了他们的意图和计划,钟小离更偏向于,摩拉克斯这是有意在考验自己,毕竟这储君登基前的三年之期,钟小离能否成为合格的新帝君,最终肯定还是要摩拉克斯亲自点头才能上位。

      “有挑战是好事,挣表现的机会到了”钟小离如此看待未来将面对的愚人众。

      凝光听着四周众人质疑的声音,对于让死者自己说话来断案,大家接受度很低啊,毕竟历史上从未有过先例。

      “小胡桃你可是我们璃月颁发的第一位【阴阳神探】合法经营牌照哦,第一单生意可别搞砸了,不然姐姐我生气了,可把你往生堂的经营许可证一起撤了”凝光微笑着说道。

      “啊!”胡桃一吓,但很快笑嘻嘻地贴到凝光身边,“凝光大人这么好的人,一定是在吓我吧”

      凝光也是笑道:“我为了你可新立和修改了好几项法律哦,你可别让我失望就是”

      “哦!真的是为了我吗?”胡桃坏坏地笑着,盯着和钟离站在一起钟小离。

      “他两真是兄弟?”凝光怀疑地道。

      “不清楚!钟离神秘的很,几乎知道璃月的所以事情,我的【魂法之术】也颇多受其指点,同时他也答应作为我助手,否则我可不敢拓展什么【阴阳神探】的业务”胡桃如此道来。

      凝光锁定钟离,再看了看此刻跟他聊着什么的钟小离,“呵呵,这两兄弟还真有意思!”

      ……

      “哥!公子一直盯着我,这家伙最近是杀疯了吧,和我认知的达达利亚差距也未免有点大呀”钟小离老觉得被达达利亚杀戮般眼神,像猎物一样锁定非常不爽。

      “你认知的达达利亚?说来听听!”钟离问道。

      “公子虽然身为愚人众执行官,做事有时候冲动上头,以武为尊,算个武痴,可是至少平时没这么大杀心呀,总感觉现在的他杀气腾腾的”钟小离担心地道。

      钟离摸着下巴,分析道:“确实!也不像平时我所了解的达达利亚,或许后背和女士有关”

      “女士?她们愚人众之间也能有相互威胁的?”钟小离问道。

      “女士为了目的做事手段不输凝光,某些时候甚至更是心狠手辣,公子或许有什么把柄在其手上,所以才如此有杀心和气势”钟离分析回道。

      钟小离严肃了起来,道:“看来想要彻底解除我身上的愚人众危机,还得把公子的事也给办了才行”

      随后凝光上线,宣布接下来一步审案的流程,便是交给往生堂堂主,璃月阴阳神探胡桃接手,并且通过璃月秘法【魂术】,将死者招魂现身,让死者自己说当夜的经过和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若死者还一口咬定钟小离是凶手,那么便拿下钟小离定罪;若死者澄清钟小离不是凶手,那么钟小离便大白于天下,再有人说他杀人,又没有实际性证据,便以诬告罪处置血口喷人者。

      死无对证之案,招魂之术肯定是现在不二之选,可以调查清楚真相的办法。

      钟小离对此魂术判案并不排斥,可还是心有顾虑,毕竟回想那晚上和冰胖子的见面冲突,其实并不愉快,钟小离担心冰胖子死了也要咬他,拉一个一起垫背。

      当然就算冰胖子魂魄招来,仍然要咬定钟小离是凶人,凝光那肯定是有预案的,钟小离其实也不必如此担心,他只需要充分的相信凝光便好。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钟离此刻看出了钟小离的担心。

      “但愿吧”钟小离回道。

      “呵呵,这也太荒唐了吧,什么璃月魂法秘术,我看就是骗人的把戏吧,江湖骗子才搞这套,居然拿来神圣的律法殿堂断案?”

      “你们璃月律法中似乎也没认可这种方式吧”

      “除非让我真正的也看到鬼魂,听到他的声音,否则我肯定不相信这种把戏”

      “想想都吓人,还亲自看到和听到,你不怕吗?”

      ……

      周围观众表达了各自看法,其中声音有多少是愚人众群众演员发出故意带节奏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肃静!”千岩军再次威严吼道,让全场安静。

      “哈哈哈,大家放心保准让你们个个都见鬼,心服口服,如此我往生堂的生意日后才好做嘛,毕竟大家都有成为我客户的一天,谁都会变成鬼魂的样子”胡桃回道众人质疑。

      凝光也持续站台胡桃,道:“关于大家质疑的璃月律法并无对魂术支持,这一点想比是误会了,因为我昨夜便已经修改添加了新法,详情请查阅最新版的璃月律法典籍”

      好家伙,凝光是已经不掩饰了,拿出了她天权的架子,璃月的立法权和修法权在她手上,谁敢和她在璃月谈法?她就是璃月的法。

      当然凝光也不傻,不可能滥用职权随便乱定法律,目前为止凝光出台的任何一条法律,都是基本达到了绝大部分人赞成了的,关于认可魂术,璃月本地人自然是了解老祖宗传统手艺,异议大一点的多是外国人和愚人众水军。

      只要胡桃魂法之术招魂成功,大伙见到死者魂魄和听到其声,自然魂术入璃月断案法典便无可非厚了,同时这也将会为璃月阴阳方士和往生堂业务,带来一波利好红利,倘若璃月有股票市场,这一波得到法律认可,绝对股价涨停板。

      这已经不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了,而是死要见魂。

      安德烈看向人群中公子,见他终于是点头同意了,也是心中长舒一口气。

      “好!既然凝光大人都立新法支持了,那么我们也无别的异议了,希望能通过璃月神奇的魂法之术,给大家还原这件事件真相,也好让咱们外国人长长见识”安德烈开始嘴巴甜起来了,还不稍微跟凝光服软一下,以后他的北国银行估计也别开了。

      “好!识时务者”凝光笑道,“小胡桃下面的事就交给你了”

      “好嘞,凝光大人放心,包您满意”胡桃兴奋道,一副马上要大显身手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