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太卡怎么办下载

      两人都是年轻人,虽然头回见面,倒也不是那么尴尬,尤其林婷那儿还有点主动巴结的意思,所以聊得还算愉快。

      基本肖一若的工作状态,以及对直播的态度和现状都掌握的一清二楚。

      到了电台楼下,林婷还特地拍了几张照片发给领导。

      普通主播,和已经电台主持人的主播,必然有所区别,领导也打来电话特地叮嘱了几句。

      周末,电台比平时人少不少,林婷是访客,前台登记完毕后,去到了楼上。

      办公室里只有杨哥一个人在。

      “哟,啥情况,女朋友么?”杨哥抬头笑道。

      “不是,是虎皮直播的,来找我谈点事儿。”肖一若走了过去,从袋子里又掏出个盒子:“杨哥,送你个礼物。”

      “什么东西!”杨哥笑嘻嘻地接了过去,打开一看:“这是...”

      “真正的小叶紫檀。”

      “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杨哥平时大大咧咧,可两千多块钱的手串可不是说拿就拿。

      “没事,我进了电台杨哥你没少帮忙,应该的,我也有个条件,那个血檀的手串送给我呗,我拿来抽奖用。”

      “两个价值不对等啊!”话虽如此,杨哥不停地把玩着手串,喜爱之意尽显。

      “这是新串,刚开始还是别用手盘。”肖一若提醒道:“行啦,别磨磨唧唧,不是我认识的杨哥,以后多照顾我就算扯平了。”

      不由分说,将对方手上的串撸了下来,杨哥半推半就,连声说着谢谢。

      林婷虽然没说话,笑着看着,可见到两千多的手串就这么送人了,对于肖一若的财力,算是了解了一些。

      这可非常重要,她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挖人。

      待遇,自然是需要讨论的条件,人能送出算是贵重的物品眼睛都不眨,要么性格好大方,要么有钱。

      “导演他们呢?”肖一若看着空空如也的办公室。

      “外头干活呢,估计的七八点才能回来。”

      “行,那我播一会,杨哥你帮我看着点。”

      “ok!”杨哥比了个手势。

      到了会议室,林婷看他做事费劲,主动帮忙,挂起喷绘,打开电脑,弄着摄像头啥的。

      她不着急,既然肖一若愿意展示下平时怎么直播的,她巴不得如此。

      “林小姐,要不帮我打几个字。”

      “行,你说。”林婷转过电脑。

      “你找到那个叫刘先生的QQ...对,就是他,和他说我五分钟后开播。”

      噼里啪啦,对面几乎秒回:“收到,立刻安排,今天人估计有点多,你上了热搜,我在后台会安排工作人员帮你维持秩序,今天打算播几个小时?”

      肖一若看了看时间,这会才三点钟:“看看吧不一定,至少三四个小时。”

      “行,你可以上线了。”

      “这个就是找我签合同的颤声刘经理。”肖一若随口说了一句,然后贴上假胡子,戴上帽子。

      林婷作为直播专业人士,很自然地给他调好了摄像头,发现对方虽然是新手,想的还是挺周到。

      先拿着血檀手串拍了张照片,转发微博抽奖,接着把长命锁放在显眼的位置打开了直播。

      与昨天相比,直播间热闹许多,刚开门,立刻有观众进入。

      “主播,听说昨晚上那人被抓了。”

      肖一若笑了:“真的假的,不可能吧,不要骗我。”

      有些人不晓得咋回事,在直播间里问着,热心观众给予了回答。

      “今天周末,开播的比较早,老样子,大伙都什么需要鉴定的东西,可以提前准备好,那啥,开玩笑的就别来了,会被拉到黑名单哟,”目前人不多,肖一若随口闲聊。

      “另外,我还准备了个小礼物。”他指了指桌上的长命锁。

      “先声明,不是文物,银质的长命锁,在下播的时候,会选出一位幸运观众送出,你们可以多多发言,增加中奖机会,送给家里的小朋友是非常不错的。”

      扯了有十来分钟,说了说长命锁咋来的,以及寓意,直播间里有了七八千人,正式连线。

      今天的拿出来的东西相比昨天,可以说是丰富多彩了。

      从锅碗瓢盆,到金银玉器,从银元字画,到家传花瓶。

      物品多,但几乎都是假的,要么是高仿的工艺品,要么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普通玩意儿。

      好在,直播间里观众倒是越来越多,聊得挺欢快,不受影响。

      出现手链,项链,肖一若说出:宝友,这可不兴戴的时候,众多观众似乎一起high了,特别喜欢这一句话,疯狂地刷屏。

      排队的人多,肖一若也懒得扯皮,看到没有价值的物品,都是一句话带过,不给对方不存在的希望。

      就这样,半个小时,看了十几样东西。

      累倒是不累,本来就是播音专业,靠嘴皮子吃饭,才哪到哪。

      “宝友,你先等等!”肖一若看着镜头里的东西。

      “不是吧,”这人估计是看过之前的直播:“老师,我赶上天天鉴刑了?”

      “不至于!”肖一若摇摇头。

      镜头里是个手串,可其他串串不同,是有点玉质感觉,但粗糙很多,形状有点像是扣子,更厚实,约莫小指甲盖大小。

      “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不知道。”

      “哪来的?”

      “有个挺好的哥们,欠我几千块钱,就拿这手串抵了。”

      “宝友!”肖一若面露凝色:“最近有没有发现生活工作有什么不顺利的对方?”

      “好像有点,难道和这手串有关。”

      “这手串叫嘎巴拉,这是高僧达能们圆寂之后,将其头盖骨,或者腿骨指骨捐出来制作成的特殊法器你知道么!”

      “我不知道啊!”鉴宝人被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没忘记初衷:“那是真东西么?”

      “你凑近我看看...基本没什么问题。”肖一若给出了答案。

      “太可怕了吧,还有这东西。”

      “这不瘆得慌么?”

      “人骨头啊。”

      “好可怕。”

      “那不是和舍利子差不多么?”

      “不一样吧,舍利子不是烧出来的东西么。”

      直播间瞬间沸腾,这玩意儿都没听说过啊!

      “那...大概值多少钱?”鉴宝人继续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