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通dy888午夜

      “嗯?”

      王腾心中一动,这蛮族少年的血气似乎有些惊人啊,浑厚而粘稠,传出了阵阵压迫感。

      那东方若昀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也落下了目光,颇为讶异的打量着王腾。

      “叔叔,那个人,他的气血如烘炉一般炽热沸腾,不下于我。”

      蛮族驻地内,那立在东方若昀身后的憨厚少年低声开口,眸光自王腾身上挪开。

      “不下于你?!”

      东方若昀眸光一凝,自家这侄儿可不是凡俗,乃是蛮族中的特殊体质,堪称气血无双,却是自王家那位少帝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他心中念头转动,王家的王腾,似乎比传闻中的还要神秘啊。

      “腾儿,如何?”

      王成坤自是也感应到了王腾的目光,不动声色的问了句。

      方才那憨厚少年想来便是蛮族这一代的杰出者了,就是不知水平如何。

      “气血雄浑,尚可。”

      王腾淡淡的回应道,并不是很在意,他的眸光微微扬起,落到了黄金家族的方向。

      那位金赤霄,年岁比他大,传闻中亦是一位了不得的天骄,不知如何?

      “那便好。”

      王成坤面色不变,转过身继续与冰神宫的黎长老寒暄着。

      冰神宫这次到来的是一位少女,规规矩矩的坐在黎长老身后,目不斜视。

      王腾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便掠过了,道宫二重天的修为,还不够看。

      场中,盛会已经开始,诸多世家、门派一一亮相,各家的得意弟子纷纷现身,展露头角。

      亦有不少门派达成了交易或约定,面上一片喜色。

      王腾双眸微阖,连看一眼场中的兴趣都欠奉,太无趣了,争斗的犹如玩闹一般。

      一旁冰神宫的少女倒是看的津津有味,不时与自己的师兄妹说笑,倒是其乐融融。

      “赤霄兄,这些无聊的争斗什么时候结束啊,着实无趣。”

      黄金家族驻地内,红发年轻人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的模样。

      “怎么,你也想上去玩玩?”

      一旁的金赤霄瞥了他一眼,这家伙可是不安分的紧,不会又想整出什么幺蛾子吧。

      古族这些年来基本与世隔绝,希望这家伙的脑子还能正常运转。

      “那当然,一直看着多没意思,我倒是对王家的那位少帝挺感兴趣的。”

      红发年轻人笑了笑,难得从族中出来一次,他自然不能亏待了自己。

      与那位王家的少帝交手,应当会很有趣。

      “那你便去吧,必要时我会救下你。”

      金赤霄淡淡的开口,并不看好他。

      “什么意思?那家伙有这么强?”

      红发年轻人刚迈出去的脚立马就收了回来,一脸疑惑的望着金赤霄。

      他就对王腾那么有信心吗?

      “白罗,人族的潜力远远比你相像的要恐怖。”

      金赤霄望着他,很郑重的开口,这位白罗的来历很不凡,乃是白银王族的族人,与黄金一脉交好。

      若是折在了这里,会很麻烦,故而他出声提醒。

      “你这么一说,我更想见识了。”

      白罗眸中有冷辉掠过,淡淡一笑便转身离去。

      白银族不仅是王族,亦是十大凶族之一,他并不觉得自己会弱于那王家的少帝。

      就算金赤霄开口也无用。

      片刻后

      王家驻地内,王腾缓缓睁开双眸,有一道森冷气机绽放,在向自己挑衅。

      “黄金家族的人?”

      他眸光亮起,煌煌若大日,炽热而璀璨。

      那红发披肩的年轻人赫然是从黄金家族中走出,立在场中央,正向着他微笑。

      “这是在干什么,那从黄金家族中走出的红发年轻人又是谁,他在邀战吗?”

      “嘶,这是黄金家族的授意还是他自己的行动?莫非王家与黄金家族还有仇怨不成?”

      “古怪,他是在向王家的少帝邀战吗?”

      不少修士被惊动,齐齐投来了目光,在两位年轻人身上打量着。

      白罗听闻着场中的私语,面上的笑容愈发浓郁,他战意高昂,体表隐隐有银光闪烁。

      “他也太狂妄了吧,竟然想邀战王家少帝?那位可是传奇般的人物。”

      “糊涂啊,王家少帝乃是天眷之人,又岂是他能撼动的?”

      “年轻人未免太过气盛,有攀登高峰的决心固然好,但也许量力而行。”

      一时间,场中喧嚣无比,不少修士晒笑出声,认为白罗自不量力。

      以为出自黄金家族便很不凡?妄图邀战王家的那位少帝,真是笑话。

      “少帝,我去斩他!”

      王家驻地中,有年轻族人义愤填膺,认为少帝的威严被冒犯,必须用鲜血来洗刷。

      “少帝,让我去吧,将他镇杀。”

      “少帝,我道宫孕育出了两尊神祇,正欲一试!”

      “少帝,由我去,将他脑袋取下来饮酒!”

      一时间,王家族人纷纷立起,气机勃发,森冷的望着白罗。

      “不必,三招内,我斩他。”

      王腾起身,宏大气机迸发而出,显化出一方真灵熔炉,蒸腾白金彩霞,蕴荡四方。

      太惊人了,他的生命精气浓郁无比,竟是缔结出了一方华盖高悬,覆盖周遭数十丈地,让人压抑无比,喘不过气。

      咚!咚!咚!

      王腾迈步入场,如黄钟大吕震响,绵延八方,轰鸣不休。

      “太惊人了,这是何等可怖的血气,竟是生出如此道音。”

      有修士惊愕无比,低呼出声,那位王家的少帝起身,气血竟是迸发出了大江大河的奔腾之音,太浩瀚了!

      “他真的只有道宫秘境吗?为何会如此惊人,莫非是某种传说中的体质不成?”

      “王家少帝,果然不凡,那黄金家族的小子要遭殃喽!”

      场中登时一片嘈杂,不少修士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王家少帝的晦气竟然也有人敢触,真是不知死活!

      “嘿嘿嘿,大家猜猜吧,那黄金家族的小子能撑几招,我赌十招内王家少帝就斩了他。”

      “十招?你太高看他了,五招我都觉得多!”

      “欸欸欸,别吵吵别吵吵,我赌两百斤源,王家少帝十招内将之斩杀!”

      “带我一个带我一个,我压两百五十斤源,赌五招之内。”

      “爷笑了,百斤源也好意思拿来押注,爷压一千斤!”

      这是一位世家的少主,很豪气,开口砸下千斤源当赌注。

      场面登时热闹了起来,纷纷下注,尽是看好王家那位少帝。

      大部分修士压了十招以内,有一部分与王家交好的压了五招。

      当然也有凑热闹的压了一招,让人很意外。

      场中,黄金家族的长老们面皮抽动,几欲掩面而去,太丢人,竟然没有一个压他们黄金家族的·····

      更离谱的是,他们族中的少主金赤霄也派人去压了一注,比较稳妥,压了六招。

      几位长老对视一眼,这场面似乎愈发脱离控制了,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蛮族、冰神宫、王家都有不少人去下注。

      结果很喜人,压得都是少帝王腾。

      无他,王家这位少帝的经历着实太过传奇,难以撼动。

      “他们都在说我敌不过你,就连金赤霄也这么觉得,但我不认同。”

      场中央,白罗淡淡的开口,不为外界的言语所动。

      他注视着向自己走来的少年,眼底有银光涌动。

      “的确,他们都错了。”

      王腾淡淡的回应,来到了白罗的身前,与他对视。

      真灵烘炉铮铮而鸣,传出龙吟虎啸,龟蛇嘶鸣之声。

      “哦,我也这么觉得,他们太高估你了。”

      白罗眸光一亮,旋即笑了出来,遥遥望了一眼金赤霄的方向。

      “错了,他们高估的不是我。”

      王腾微微摇头,一步上前,眸光带着俯瞰之势落到了白罗身上。

      “而是你,三招,我斩你。”

      他开口,自信昂扬,凌厉的气机磅礴浩瀚,镇压四极八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