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回本女人

      虽然和销售心中所预想的金额有些差别,但是对于他们的职业,只要能把车卖出去就是个好推销了。

      最后两人挑了一辆大众车,价位还不到二十万,当天加急办完所有手续直接提车走人了。

      坐在新车里,黎浅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兴奋的东摸摸西摸摸,“这以后就是我们的车啦!”

      黎渊看她坐在这种狭小的箱子里还能这么高兴,忍不住说道:“这辆不怎么精致甚至做功粗糙的车配不上浅浅,你应该选择更好的。”

      黎浅给他系上安全带,一边认真说道:“我们很穷!还要换大房子呢!省一点啦。”

      黎渊垂眸思考,他或许应该再去拍一次照片?

      黎浅带着他加个油直接新车上路了,她身为警察本身也是考了驾照的,开起来很熟练,她还特意在平海市的大街小道上乱窜,知道黎渊平时不出门,熟门熟路的向他介绍起各种小吃和旅游景点并且信誓坦坦的说以后随时带他来。

      不知不觉的,车就开到了北海路上,这一代的沿海风景确实非常不错,如果忽略那两起最近刚收尾的杀人案话。

      黎浅的视线不自觉瞄过那片树林,林子边停靠着车,两抹熟悉的人影跨过警戒线直接走了进去。

      她缓缓靠边停了下来,视线紧盯着那消失在树林里的两道人影。

      “怎么了?”黎渊跟着侧过头,随后淡淡道:“是闻到了泥巴的味道吗?”

      “你能感觉到那里面有东西?”黎浅将视线放在他身上。

      “是的。”

      “是不是很厉害?跟上次那个会尖叫的洗衣鬼比起来?”

      “嗯...我没法准确定义出她们之间的强弱,只能说不堪一击。”

      这话真是充满了自信啊,黎浅将车熄了火,“我们下去看看,那两个进入树林里的估计是我们警局找来驱逐女妖的。”

      “好,但是浅浅我可以不带帽子了吗?好热,”黎渊指了指自己的头顶,因为黎浅嘱咐过要遮挡好,他就真的一点都没碰过。

      夏天这么多头发盘在头顶确实不好,黎浅就将他的帽子拿下来了,竟然还有可疑的气体从头顶冒出。

      金灿灿的长发都有点恹恹的感觉,发梢都带了些潮湿,可见黎渊是真的热到了,黎浅用着帽子给他扇扇风,“这里没什么人,走吧。”

      两人穿过马路,走入树林中,黎渊那鼻子的灵敏程度到了黎浅根本不用带路,他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面,一副保护的架势。

      林中,阳光被层层树叶割碎洒下,两名穿着黑色机车服的男人站在了一处泥地上,一人用脚踩了踩,“就是这里了吧?土骚味儿这么重。”

      “拉她出来。”

      话落,他们的口中开始了古老的吟唱,就像是游戏攻击前需要读条一样,念出了一长串的咒语,黎浅就站在黎渊身后,两人藏匿于一颗大树下,她看着这些人的脚下浮现出蓝色的五角法阵,与黎渊的有些相似,可尖角上面刻着的一些字符却并不相同。

      黎浅忍不住提出了疑问,“他们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来释放能力,可是你怎么从来不用读条?”

      黎渊低头看她,碧蓝的竖瞳里也充满了疑惑,“我不清楚,我只是靠想就可以了。”

      他那一脸茫然的样子,黎浅也不指望能得到答案了,她现在比较好奇的是,因为克洛诺斯说过神术是靠信仰得来的,但这个阵法散出来的感觉与圣洁的白光完全不是一码事,这明显不是光明神的信徒,所以她可以理解为他们信仰的和黎渊信仰的,是另一个神?

      海神吗?毕竟黎渊也有神术,而且他可是条鲛人。

      黎浅的脑子有些乱,昨天在克洛诺斯的邀请下她还看见海神所统治的尼佛加德难民都跑到光明神的领地去了。

      这不是说明海神是个脾气不好的暴戾神明么?怎么信仰他的人,还来收拾这种女妖?

      脑袋转了好几圈的弯,她最终抬起头,撞入那双碧蓝的竖瞳里,“黎渊,嗯...你有信仰么?”

      “信仰?”黎渊皱起眉毛,背靠大树,思索了一会才疑惑的说道:“我为什么要有这种东西?这应该是浅浅拥有的。”

      黎浅被堵的无话可说,她不想再跟这条蠢鱼讨论这种深奥的神术和信仰阵营问题了。

      那边,在阵法的驱动下,松软的泥土开始变得湿润,泥浆从底下渗出带出层层气泡,黎浅看着头发都是泥土做的女人一点点被法阵拔了出来。

      她那双纤细的手上有着尖锐的指甲,和黎浅在杀人现场恍惚间看到的一模一样,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女妖被一道咒语所捆绑,发出了凄厉的嚎叫声后,她蜕变成了一只拥有野猪獠牙半人半兽长满长毛的怪物。

      李芳说的还真不差,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像两团烈火一样,挣扎间都有火焰拖着尾巴漏出来。

      “拔掉她的牙齿,这东西用来做成匕首是件不错的法器。”

      驱赶女妖的二人看上去游刃有余,其中一人的手上不知从哪拿出来了一把银色重剑,双方打在了一起。

      黎浅对于身边出现的各种女妖女鬼的已经习以为常了,她只是扯了扯黎渊的衣袖说道:“你也能像对洗衣鬼那样解决掉她吗?”

      “捏死她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浅浅希望我这么做吗?”黎渊目光沉沉的凝视她,眼里包含的情愫就像在表达她要什么,他都能双手奉上。

      黎浅摇摇头,继续看着战况。

      那二人似乎低估了女妖的战斗力,泥浆里大量的枯枝木藤长了出来,束缚住他们的手脚,勒紧了他们的脖子。

      “他们要死掉了,这可不行,如果放过她那么小孩失踪的案件会越来越多的。”黎浅的手不知何时都抱在了树干上,扣着树皮的指甲泄露出心里的紧张情绪。

      随着战局逆转,女妖原本凄惨的哀嚎变成了肆意的嚎叫,“伟大的黑暗神在上,我永远是您最忠实的奴仆,请赐予我力量干掉这些连毛都没长齐的骑士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