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播放禁断介护

      动静其实也不是很大,不过教室里很安静,到底还是把正在讲课的颜教授惊动了,他抬眼望了一眼,正好看到范伟进坐下。

      颜教授稍稍一愣,确定是范伟进无疑,他又扫了眼跟前,开口说道:

      “来,前排的同学稍微挤一挤,空出两个座来。”

      下面的学生都是一愣,不明白教授这是要干嘛,还没等回过味来,就听到他接着说道:

      “范伟进,还有那位女同学,来,你俩坐到前面来。”

      颜教授讲话的声音不大,不过还是让一屋子学生惊得目瞪口呆,这算怎么回事?

      范伟进感觉有点受宠若惊,他怎么也没想到颜教授会来这么一下子,这待遇未免有点过了。

      他是狗肉上不得席面,不管上什么课,从来都喜欢坐在后排,不仅人少关键还方便,睡觉溜号什么的也方便。

      严沁或多或少也受到范伟进的影响,她听到颜教授的提议,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该作何反应。

      范伟进可不想太惹眼,他站起来推辞道:

      “颜教授,不用麻烦了,我俩坐后边就挺好。”

      颜教授坚持道:

      “你既然来听我的课,自然就要听我的安排,快点,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范伟进无奈了,只得拎着包在全班人的侧目下往前面挪去。

      严沁倒是喜滋滋的,她劝过陈乔山很多次了,可一点用处都没有,这次看他吃瘪,心里其实挺高兴的。

      范伟进心里忍不住泛起小心思,颜教授今天这么大阵仗,一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吧,想到这,他冷不丁哆嗦了一下。

      不过人都已经来了,且看着吧,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范伟进对证券投资学很感兴趣,这正是他目前最需要学习的知识。

      这是一门跟金融衍生工具搭配的课程,主要讲授金融衍生品的实际应用,说白了就是教你怎么投资理财,涵盖的内容包括股票、期货、期权、基金、权证、可转换债券等等。

      当然,这么说也不尽然,证券投资学还包含财务报表分析、资产组合以及市场理论,这是一门实用性很强的金融学课程,知识面很宽泛。

      一个美食家未必是一个好厨子,反之亦然,范伟进之前来听过一次,感觉这门课颜教授来讲未必合适。

      颜教授是著名的经济学家,这是确凿无疑的,但他并不一定精通投资学,这就好比一个成功的建筑设计师未必会砌墙一样,同样的道理,一个经济学家未必会炒股。

      陈乔山曾了解过,颜教授研究的是古典经济学和边际主义,在专业领域他绝对是大拿,不过这些知识都太高深,对于本科生而言还太遥远。

      当然,颜教授也不能算误人子弟,起码的知识点他还是能讲清楚的,自从卸任经济学院院长一职,他其实就已经算是退休了,出来教书或许就是个习惯。

      这样的老教授其实有很多,其中的典范当属陈岱孙先生,八十多了还站在讲台上,老先生曾自我评价:

      我这辈子只做了一件事,教书。

      陈先生是位学贯中西的经济学家,解放前曾任水木经济系主任二十多年,后又转任京大经济系主任三十载,他终生未娶、独善其身,是一位纯粹的学者。

      随着时代的更迭,这样的学者会日渐稀少。

      搞经济研究的,需要有独立精神,可随着社会的日渐浮躁,更多的专家教授站讲台的时间少了,替利益集团站台的时间多了。

      范伟进知道,他无法改变什么,不过就目前的情势来看,将来怼上几个不务正业的专家教授是难免的了。

      颜教授主讲的证券投资学,更多的是介绍经济学理论,实用投资技巧涉及的不多,不过范伟进还是听了进去。

      今天课上讲的是有效市场假说,这是当前研究金融资产定价和股票市场波动的代表性理论。

      “所谓有效市场假说,就是指信息不受扭曲且在证券价格中得到充分反映,市场就是有效的,……”

      随着颜教授逐渐深入的讲述,范伟进慢慢皱起了眉头。

      他知道有效市场假说是当今主流的经济学理论,尤金·法马更是借此获颁201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可这并不能证明他的理论就是正确的,相反,这套学说存在致命的缺陷,在经济界也是争论声不断。

      巧合的是,范伟进刚从图书馆借的英文原版的《非理性繁荣》,就是一本持相反论点的著作。

      这本书的作者是罗伯特·希勒,他极力主张行为经济学,与有效市场假说针锋相对,他与尤金·法马一同分享了201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两位经济学家,两种对立的经济学理论,一同获奖,这本身就能说明问题。

      在当下,行为经济学是一种非主流学说,并不被学界所认可,这种理论甚至都没有被引入国内,可作为过来人,范伟进知道,行为经济学比有效市场假说更适合国内经济界。

      想到这,他忍不住拿出那本《非理性繁荣》翻了起来。

      范伟进的英文水平本就不错,再加上这段时间填鸭式地恶补了大量的专业词汇,啃起这本经济学专著倒也不是很吃力。

      这堂课还在继续,不过没多大会儿,教室里的气氛就有点异样。

      范伟进正看得入神,突然感觉有人在拉自己胳膊,他知道应该是严沁,侧头一看,发现她脸色很是古怪,他往台上看了眼,发现颜教授正盯着自己,脸色颇有点不好看。

      范伟进这才发觉自己的行为很不妥当,在教授眼皮底下开小差,这无异于当面给他难堪,颜教授无疑很看重他,范伟进知道自己的做法有点过了,不由讪讪地楞在当场。

      整个教室鸦雀无声,都眼带好奇地盯着前边的动静。

      颜教授还是很有涵养的,沉吟了一会,并没有当场发作,只是问道:

      “你是对我有意见,还是不认同我讲的观点?”

      范伟进感觉很是尴尬,一个做了十年京大经济学院院长的著名学者,一个刚入学的大一新生,这让他怎么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