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现场观看

      丁小山磕磕巴巴的问道:

      “老板,咱们公司一年能卖出去多少辆车啊?”

      姜老二想了想,说道:

      “一年的话,咱们公司这才刚刚成立一年呢,这个参考意义不大,但上个月,咱们公司、包括咱们的合作商,一共卖出去了2500多辆车,整个1980年,我估计卖出去三万辆问题不大。”

      丁小山一声惊呼:

      “三万辆?!”

      一年卖三万辆车,这得赚多少钱?!

      虽然卖的是二手车,价格比新车低的多,按照老板的说法,有时候一辆车只卖一两千美元,去掉给人员的提成、公司的运营成本,一辆售价两千美元的车子的实际利润可能还不到100美元,但就算是这样,一年下来也得有上千万美元的净利润了吧。

      一年上千万美元,真是吓死个人!

      姜老二倒是无所谓地说道:

      “卖的车再多,也不过是个二手车贩子,相比于销售,我其实更看重技术和研发。

      胡厂长、洪总工,这边走,这就是我们准备向嘉陵厂转让技术的那个发动机的原型:

      本田CBX1000摩托车。”

      这就是本田CBX1000?

      看着眼前这辆红色的大摩托车,孙寿彭的第一感觉就是:

      大!

      真大!

      相比于国内能够见到的那些摩托车,比如轻骑的CJ15、比如幸福250、再比如两轮的长江750,眼前这辆本田CBX1000个头和气势比国内现在能够生产的摩托车都要大的多,尤其是那台气势恢宏的、在摩托车上几乎不可能见到的直列六缸汽油机,让懂技术的胡寿彭和洪兴明看的目眩神迷:

      真先进啊。

      作为机械行业的老人,胡寿彭和洪兴明非常清楚这么一台拥有六个汽缸的摩托车发动机意味着什么:

      这就是先进的代名词。

      姜老二笑着说道:

      “要不要试试?”

      胡寿彭有些心动,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摆摆手说道:

      “算了,这车太大了,我担心我控制不了。”

      姜老二点点头,也是,目前国内功率最大的摩托车就是长江750的警用版,最大可以达到32马力,但眼前这辆CBX1000的最大功率就达到了95马力,几乎是警版长江750的三倍,和SH760小轿车的功率差不多,想象一下让一台可以推动一辆小轿车的发动机来推动这么轻的车身,推背感和撕扯感将会是多么强烈?

      只是虽然谢绝了姜老二的好意,胡寿彭眼中还是难以自抑的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什么时候我们加陵厂也能生产这么先进的摩托车就好了。

      胡寿彭不好意思,姜老二也不勉强。

      带着胡寿彭和加陵厂的总工程师洪兴明继续往前走,来到里面的技术实验室,指着摆放在展示台上的两台发动机,陈耕对孙寿彭和程兴明说道:

      “胡厂长,洪总工,这就是我们以CBX1000的发动机为原型,开发出来的单缸175cc和双缸350cc的两款发动机。”

      “这就是你们准备转让给我们的那两台发动机?”

      看着眼前这两台被擦拭一尘不染、发动机的表面被处理极其美观的发动机,胡寿彭的眼睛一下子亮的厉害:

      这两台发动机真的太漂亮了,和前段时间自己去南斯拉夫考察的时候看到的他们的发动机相比,简直就是东施和西施的差距!

      而总工程师洪兴明,干脆已经趴在了眼前的这两台发动机跟前,眼睛几乎已经贴在了这辆台发动机上。

      “陈先生,”

      洪兴明猛地抬起头来,兴奋而急切的问道:

      “这两台发动机的数据我们已经知道了,您有没有安装了这两台发动机的摩托车?”

      “你们打算试一下?”

      “是,”

      洪兴明重重的点头:

      “我想试试这发动机到底怎么样。”

      “老洪……”

      湖寿彭的脸上有些尴尬,他觉得老洪的这个要求有些唐突了,可是话说回来,他何尝又不想亲自试试这两台发动机的深浅?

      姜老二痛快的点头:

      “当然没问题,既然咱们是合作,总要让你们知道自己的钱花的值不值。”

      “老洪,睡了没?”

      胡寿彭敲敲洪兴明房间的门,低声问道。

      “没呢,”

      洪兴明应了一声:

      “门没锁,进来吧。”

      推门进来的胡寿彭,看着坐在堆满了资料的桌子前面的洪兴明,笑道: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洪兴明:

      “睡不着,你不也没睡么。”

      “那倒是。”

      胡寿彭应了一声,同时目光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资料,全都是小姜给的那两台摩托车发动机的资料,不由哑然:

      “你一直在看这个?”

      “老胡,你就别跟我绕圈子了,”

      洪兴明笑了笑说道:

      “咱俩搭档这么长时间了,你是什么人难道我还不清楚?说吧,什么事?”

      胡寿彭咂咂嘴说道:

      “成,那我就不绕关子了。老洪,你给我透个底,你觉得姜先生的那两个摩托车到底怎么样?”

      “车是好车,发动机是好发动机!跟这两辆摩托一比,咱们上次在南斯拉夫见的是什么破烂玩意儿?!

      如果咱们加陵厂真的能引进这个车,咱们加陵厂就算是彻底活过来了。”

      洪兴明毫不掩饰自己对南斯拉夫摩托车的鄙视,没办法,谁让上次去南斯拉夫的时候被南斯拉夫人给怼了呢?

      有机会埋汰南斯拉夫人的时候洪总工当然也不会客气。

      “我也是这么想的,”

      胡寿彭点头赞同的道,说话的同时他掏出烟来递给洪兴明一根:

      “可我还是有点担心。”

      “我也一样,”

      都是多年的老朋友、老搭档了,胡寿彭的担心又何产不是洪兴明的担心?

      这也是两人这么晚了还睡不着的原因,洪兴明叹气道:

      “毕竟姜先生是做二手车的,他们不像捷克斯洛伐克的佳娃、小鬼子的本田那样有丰富的摩托车生产经验,这车有没有什么暗病、发动机可靠性和整车的耐久性怎么样,这个咱心底里都没底啊。”

      胡寿彭没说话,就是默默的点上了烟。

      凭心而论,姜老二拿出来的也确实是好东西,不说那个双缸的350,就说现在的那个单缸的175,论起整车性能来也算是国内当前能够接触到的、加陵又有实力消化的最先进的摩托车动力系统了。

      但姜氏汽车公司完全没有任何的摩托车生产制造经验,这也是一个致命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