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直播聚合盒子破解免费

      雷雨月第三天,布姆与六花在挨过了一夜的心惊胆战后,迎着漫天暴雨溜出了贵族区。

      二人好似没事人一样换上了两件新袍子,一边坐在路边的摊子里吃着早餐,一边听着人们对昨晚黑市被毁的议论。

      “依我看,奥古王就是闲的,黑市都存在多少年了。”一个食客抱怨道。他是佣兵,自然希望有黑市这种能销赃的地方。

      “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么,至少我们奥古城又空出了一片区域,也不知道那些大人们如何处理。”另一个食客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咱们还是顾好自己吧,说不定哪天贫民区也会被清理掉呢。”又一个食客接话说道。他是个贫民,很怕自己的木板房被毁。

      吸溜吸溜!六花低头吃着肉羹,毫不介意旁人的异样目光。而布姆却陷入了沉思,良久沉默无语。

      在这一个多小时里,他已经大致收集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虽然绝对与真相有些出入,但也想必相差无几。

      他不关心什么所谓的私生子,更没兴趣了解王室成员的小道消息。在他看来,那些不过是贵族们调剂生活的闹剧。

      只有那些吃饱了撑的的上位者,才会整天想着改变世界。而像布姆这种活在真实世界中的贫民,首先要考虑的,却是今晚的栖息之地。

      布姆拍了拍六花,随手将一枚银币放在桌上,二人起身离去。行走在雨中,整个世界仿佛都被隔绝在外。

      二没有回到贫民区,而是向着城门走去。在经过黑市时,六花抬头看着那些废墟,只能轻轻叹了口气。

      六花虽然不舍,但有布姆的地方才是家。而布姆此时则正走在自己眼前,脚步坚定,方向明确。

      十几分钟后,二人在付出了一小袋金币后,终于走出了城门。直到此刻,危机才真正解除。

      踩在松软粘稠的土路上,布姆不断呼吸着那充满了青草味道的空气,瞬间有种再世为人的错觉。

      而六花更是拉掉兜帽,仰头闭上眼睛,任凭雨水亲吻着自己。黑市被毁的阴霾,也似乎被冲淡了不少。

      两个小时后,二人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密林中,在六花的野蛮杀戮下,清理出了一小片干净区域。

      奇妙屋瞬间展开,二人犹如露营般钻了进去。直到此时,六花的脸上才露出了些许笑意。

      望着这个自己亲手布置的小窝,六花时而清点着被遗落在黑市的东西,时而拉着布姆说个不停。

      而布姆也十分满意这片密林。其不但位置偏僻,更庞大无比,正是绝佳的隐匿之所,尤其适合像二人这样的潜逃者。

      “哥哥,哥哥,是不是从今天起我们就生活在这里了呀?”六花一边做着晚餐,一边笑嘻嘻地问道。

      “先住上一段时间吧,等奥古城稳定了再说,这段时间你不要独自进城。”布姆靠在窗边,望着依旧瓢泼的暴雨回道。

      他昨晚真正感觉到了自己的软弱无力,要不是六花的强大,想必自己也已然变成了一具尸体。

      “知道啦,不过哥哥要每天都给人家烤肉吃呦!”六花将一盘盘食物放在地上,盘腿坐到了布姆身边。

      暴雨从天幕中跌落,摔落在这片密林的无数枝干上,也打湿了王城的屋檐。就在今天,奥古王宣布了自己的四皇子,那个酣睡在襁褓中的迈达斯。

      这个消息瞬间把人们的视线,从黑市的毁灭中扯了出来。而贵族们却选择了沉默,至少在没弄清楚之前。

      在他们眼中,这是奥古王对西塞公国的挑衅,因为谁都知道三皇子雅各布死在了对方手里。

      而活着的两位皇子,则是伊莎贝拉所生。如果按照这种情况发展,相信奥古城迟早都要被西塞公国吞并。

      但此时费尔南多却突然弄了个四皇子,先不说这婴孩的血统是否纯正,单单此事本身就似乎充满了疑点。

      王后伊莎贝拉坐在阳台上,红酒依旧醇美,糕点依旧香甜,但却少了一只常伴左右的小鸟。

      “什么时候我才能得到您的信任?”伊莎贝拉轻轻问道。

      “什么时候你才是个奥古人?”费尔南多喝了一口就,笑着回道。

      “你没有证据说雅各布的死,是西塞公国所为,并且那个迈达斯也不能成为四皇子。”伊莎贝拉将手伸了出去,感受着暴雨的冷冽。

      “别忘了谁才是奥古王,更别忘了我是如何做到王座上的,你好自为之。”费尔南多说罢,起身走下了石塔,身形融入暴雨中。

      伊莎贝拉始终坐着,始终微笑着。她没能杀死那个婴孩,就像现在也阻止不了对方的任何决定。

      自己的心脏依旧因契约兽死亡而绞痛,甚至已经演变成了一种顽疾。她知道对方为何而来,这是一种警告,更是最后的情谊。

      不过伊莎贝拉此时却笑出了声,虽然不大,可也能穿过阴云。仆从们将头压得更低,生怕触怒了自己的主人。

      而费尔南多此时,却早已返回了大殿。只见他坐在那张镶满魔晶的王座上,眯起眼睛,手指敲击着扶手。

      在他心中,王后始终都是个西塞人,从对方第一天嫁入奥古城到雅各布身死。每件事情的背后,总印着她的名字。

      但费尔南多却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或者说没人喜欢枕边之人是个祸害。于是他选择了沉默,选择了疏远,选择了保持距离。

      在雅各布之死这事上,费尔南多给足了对方面子,甚至背着懦夫的骂名挨到今天。但雄狮就是雄狮,会偶尔打盹,却不会始终温顺。

      黑市也好,王后也罢。在费尔南多眼中,这些不过都是自己手中的棋子,不过是一场另类的游戏。

      他是个合格的参与者,也是恪守游戏规则之人。在他看来,做游戏就是做游戏,不能犯规,更不能作弊。

      在规则内获胜是种荣誉,因此“另辟蹊径”就显得极为不齿。他不喜欢西塞公国,不是因为其贪恋自己的王座,而是对方始终也学不会遵守规矩。

      他不知道王后如何得知的迈达斯,但却能百分百确定刺杀出自其手。那只云雀契约兽他知道,并且尤里还曾将其调查彻底。

      但费尔南多却并没有打算质问暗精灵族,自己只是个奥古王,还是那种有名无实的存在。

      先别说人家是否会承认,就算承认了自己又能如何呢。与其把时间浪费在异族间的争斗上,不如先解决与西塞公国间的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