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 膏药狐

      “可是……这里为什么会有一口冰棺呢?而且里面这老头是谁?”

      寒林飞挠了挠头不解的问道,其他人都是摇了摇头,很显然,他们是不可能知道这冰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付下身,白墨轻轻的抚摸着冰棺的表面,冰棺之上有一层阵法保护,这使得白墨不能打开冰棺查看。

      不过从外表来看,这老人已经死了,身上没有一点的生命气息,至于什么时候死的白墨不知道,也许就在这三天之内吧。

      不自觉的,白墨看向了手背之上的印记,白墨有了一个猜测,是不是应为吧这个给了自己,这才导致老人的死亡呢?

      看着冰棺中的老人,不知为何白墨感觉到了一丝的熟悉感,而她的脑海中竟然开始渐渐的涌出一丝记忆画面。

      准确率来说那只是一个画面,一个定格的画面,画面之中白墨看到自己,看到在自己面前有一株很小的小树苗。

      白墨就蹲在那里,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树苗的枝叶,很温柔,就好在是呵护自己的孩子一般。

      而那小树苗也很有灵性,那枝叶如一个孩童的小手般缠绕在白墨的手指之上,好像是在撒娇一般。

      这是一副很美的画面,尽管没有那么多华丽的色彩,但却胜过这世间任何的画卷。

      “小柳,好久不见。”

      不自觉中,白墨低声说道,可是刚说完眼前的画面突然破碎,白墨也是反应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出了奇怪的话。

      回头看向众人,这才发现几人都是一副四处观望的样子,他们当然都看到了白墨的奇怪动作,也听到了那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可是他们选择无视,没有要打扰白墨的意思,也没有要问个明白的意思,这是他们对于白墨的尊重。

      而白墨这边,情绪稍微恢复了一些后,她从腰间拿出了一个袋子,打开后拿出了那朵被老人救活的花。

      花朵在白墨的神力灌溉下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仅如此应为神力的原因,这朵花已经完全超越了它原来的美,已经到了一个曾经完全不可能达到的层次。

      将花朵轻轻放在了冰棺之上,白墨后腿一步微微鞠躬,这算是对老人迟来的送别把。

      等做完这一切,白墨回头对着众人微笑道:“看来这里能让我们看到的就只有这些了,那么我们回去吧。”

      不知为何,本来白墨应该是要难过的,可是现在白墨却没有那么难受,这种感觉很奇怪,不过白墨也不打算深究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自己即使再伤感也无济于事了。

      而听到白墨的建议,其他人也没有任何犹豫,虽然这一趟也只是让光月林诺得到了这字灵宝典,但也比什么都没有来的要好吧。

      很快,伴随着白墨手背之上的花漩闪动,一道能量层再次笼罩众人,随后众人便回到了练武场内。

      这个时候再看,这外面天已经黑了,他们竟然是在其中待了一个下午,这还真没感觉。

      “好饿~”大白刚出来就一把拦住二胖的脖子有气无力的说道,而他的话音刚落其他人也都陆续的感觉肚子空空如也,也都是有些饿了。

      “不是说魏院长今天请客吗?怎么着,话还算不算?”

      听到白墨的话,所有人都是看向了魏鱼,魏鱼也不含糊,拍了拍胸口道:“当然算数,虽然现在我这资金不充裕,但请你们吃一顿还是没问题的。”

      “哦!”白墨双手抱胸,用提醒的语气道:“你可确定了?我跟你说大白这家伙可老能吃了。”

      大白二胖多能吃白墨可太清楚了,他们其实吃一点就能吃饱,但吃饱可不一定就不能吃了。

      他们那都是喜欢吃的,如果让他们一直吃下去,那我估计这咸鱼学院得破产。

      “白姐你说什么呢,我这么娇小怎么可能能吃嘛。”

      大白反驳,魏鱼也是点点头道:“也对,大白你这小个子能吃多少,放心本院长带你吃饭,管饱。”

      说完魏鱼大步朝着学院门口走去,大白那是眼睛一亮跟了上去,而白墨这边是有些佩服的看着魏鱼,但同时又在想一会见识到大白饭量后,这魏院长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很快,跟着魏鱼,几人来到了这天斗城内一座不错的餐厅内,虽然这餐厅不算最好的,但也绝对很不错了。

      现在正好是晚饭时间,这餐厅内是人头攒动,来来往往的客人还真不少,可见这饭店生意很不错啊。

      魏鱼明显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路过经常有人跟他打招呼,魏鱼也是一一回复。

      “哎,我告诉你们,这餐厅虽然不是逼格最高的,但那做的菜绝对顶尖,特别是那醋鱼,那真是决绝顶美味,而且最主要的是它便宜,那绝对实惠。”

      魏鱼一边走一边介绍,说的白墨几人也是味蕾打开了,虽然他们身位魂师几顿不吃完全没有问题,可是谁说吃饭就是为了饱腹的?

      用大白的话,那吃饭吃饱只是基本,最重要的是吃爽了,而且还要享受那其中的美味。

      众人来到一个巨大的空桌旁,这桌子的大小足以坐下他们所有人,而即使如此这桌在这餐厅内还不是最大的。

      可以见到这餐厅应该经常来很多人,所以才有了这么多大桌子,这也是让白墨几人省了很多的麻烦。

      刚落座,大白就拍着桌子喊道:“服务员!服务员!”

      这餐厅服务员是被赶鸭子上架一般跑了过来,不过他过来后没有理会大白,而是看向魏鱼道:“魏院长来了?您的到来简直让我店蓬荜生辉,不知今天您要吃点什么呢?”

      魏鱼拿过桌子上的茶倒了一杯,然后开口道:“今天我是请别人吃饭的,他们点什么你就上什么,不用犹豫。”

      听完魏鱼的话服务员这才看向了大白道:“那么客观您是要点什么呢?”

      大白那是说话跟没过脑子一样,一拍桌子道:“把你们这所有的菜都给我上一份!不对!五份!”

      噗!的一声,魏鱼口中的茶全喷了出来,大白这声音可不小啊,这一下不仅仅是魏鱼喷了,其他桌子上的人能喷的都喷了。

      一瞬间这餐厅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大白,就连店小二都呆住了,等反应过来后这才平复了一下心情道:“客观您说笑了,我们小店虽然不大,但菜品怎么说都有一百多种,您这全来五份就五百多道菜啊。”

      “先不说我们这能不能做完,就这么多道菜您这几人也吃不完啊。”

      大白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听完服务员的话直接开口道:“放心吧,你们就大胆的做,我们绝对……”

      她这还没说完呢,白墨一把就拉住了她,捂住她的嘴然后微笑的对服务员道:“她开玩笑的,这样就按照第一次说的,全部来一份吧。”

      说完白墨还瞪了大白一眼,口中更是没好气的小声道:“不是你还真想让院长破产啊?差不多行了,反正你这肚子根本填不满,吃多少不一样。”

      听完白墨的话,大白这才是勉强答应五份换一份。而服务员这边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全来一份也一百多道菜呢,不过这可是笔大买卖,服务员也就没有再多说,扭头走了。

      另一边魏鱼那副冷静的模样全没了,在哪拽着石腕道:“你也是老师,这顿饭咱俩平摊,我跟你说你不能跑啊。”

      石腕差点没跪了,这什么院长啊,自己吹下的牛逼到时候让自己跟着一起背,这不是坑人吗。

      寒林飞实在看不下去了,无奈开口道:“放心吧,上次的金魂币还剩下很多,吃顿饭完全没问题。”

      魏鱼一听眼睛一亮,不过很快就一梗脖子道:“那怎么行,说好我……们请那就是我们请客,怎么能让你们出钱呢。”

      说话的同时死拽着石腕,那石腕看魏鱼的眼神都变了,仿佛在说:“你脑子没事吧?你说你程什么强呢?”

      魏鱼不甘示弱,眼神同样回复道:“怎么了?身位老师请学生吃饭怎能了?你看你这么小气干嘛?说我们请客那就是我们请客,身为长辈怎么能失言那。”

      石腕:“那不是你后改的吗?一开始是你请客啊,没有我。”

      魏鱼:“我说是我们就是我们,怎么你有意见?”

      石腕:“我……”

      看着这俩家伙跟斗鸡眼一样的在那互相瞪着对方,白墨就忍不住想笑,但就在这时,白墨和寒林飞突然眼神一凌,他们同时感觉到有几道目光投向了自己几人,而那些目光的主人更是来者不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