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20下载

      “王叔,我能不能带黑虎走?”刘虾考虑了很久,这天练完剑,还是说出了心中那个他最希望却最不可能实现的想法。

      “你觉得呢?这可是一头快成精的老虎,而且全身黑毛,估计还是个异种,真去了丰郡,它就是别人眼中的大补汤。”王欢停下手中的烧火木棒,哂笑一声看着刘虾。

      “可是把它留在山里,我不放心。再说有你在,谁能把它杀了炖汤?那不是打你的脸啊?”刘虾虽然气馁,但他摸了摸黑虎,说出了心里的担忧,也顺便激将一下王欢。

      “嘿,你这小王八蛋鬼心思真不少。”王欢笑骂一声。“放心吧,这家伙既然能活这么久,就不怕饿死。而且你把它带走,你问过它吗?它是虎,万兽之王!”王欢拍了拍黑虎的脑袋,有些感慨。可黑虎不干了,张嘴就咬!

      “我想它会的,无忧子的骨灰我会带上蜀山,我再一走,这里就没有它留恋的理由了。”刘虾倔强的反驳。

      “你想错了,我说过,黑虎有了灵性,它注定要成妖,知道怎么对自己有利。退一万步说,真去了蜀山,锁妖塔将是它唯一的归宿?你……确定要带?”王欢最后越说越冷漠,最后彻底击溃了刘虾的侥幸。

      妖怪,统统都要进锁妖塔!这就是蜀山留给世人最深刻的印象。

      到此,关于黑虎的安排,就画上了休止符。刘虾也认真地跟黑虎沟通很久,连哄带吓,可果然如王欢所料,黑虎也不愿意走出它的国度!在这里,它是山君,是王者!离开这里,去了人类的社会,它啥都不是!这让刘虾好颓丧。

      磨磨蹭蹭,刘虾又跟黑虎腻乎好几天,终于惹得王欢不耐烦抽了他一巴掌。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至于的吗?

      愁云惨雾,白雪飘零。这山间的气候越来越无常,再不走,就真的大雪封山,留在虎洞里过年吧。

      今天终于要走了,一大早天就下起了雪,

      收拾好包袱,刘虾来回看着这个虎洞,误入这个世界快一年了,除了尚书府之外,自己第二次在一个地方停留了这么久,在这里我流过血,受过伤,还洒过泪!出了洞口,刘虾看着一旁的黑虎,笑了笑:“老黑,你先在这里呆着,我一定回来看你。以后你成妖,我修道,比比咱俩谁先成精!到时候我带你去看遍天下所有女妖精!”

      最后一句话说的黑虎眼睛都亮了,这个好!

      原本的伤感气氛荡然无存,王欢胸口发闷,这是要带出了一个为祸苍生的虎妖?搞不好还是个爱采花的!

      刘虾摸了摸黑虎的脑袋,半跪下去,把手里的连鞘问心剑像上次一样绑在黑虎脖子上,不舍道:“那位无忧子前辈,我送他上蜀山,他以后落叶归根,你就不用想他了,要想就想我吧,我还活着,会回来接你。”

      黑虎点点脑袋,这是它第一次表现得这么人性化,王欢和刘虾俱都欣喜一笑。以后再说这黑虎,估计就要用“他”了。

      提起行李,刘虾对王欢点点头,走吧。黑虎送两人出了山头就不送了,刘虾对着黑虎摆摆手,示意它回去,转身离去。

      黑虎看了看即将消失在大雪中的二人,忽然一个猛跳,几乎人力而出:“嗷吼!”余音穿来,惹得刘虾眼眶一阵发热,他停下脚步,激动得回了一句“嗷吼!嗷吼!”

      这二货举动直让王欢搓牙花子,他看着刘虾,自家这不记名徒弟在这呆了几个月,别是进化成半兽人了吧!

      雪越下越急,二人慢慢前行,雪地上飘来几句刘虾的抱怨声,他抱怨王欢赶路不挑日,非要选这个大雪天。

      以黑虎的目力再也看不到刘虾那小身板了,它晃了晃身子,抖掉浑身的雪屑,扭头往虎洞走,一路上郁郁寡欢,下大雪了,心情不好,今天就不捕猎了。它回到山洞,趴在虎窝里,忽然像想起了什么,站起身,低着头用爪子扒拉脖子,那里正系着刘虾送给它的问心剑。

      终于把剑取下来,黑虎叼着剑鞘窜上石台,把剑鞘放在以前无忧子骸骨停放的位置。黑虎看着石台上的问心剑,剑鞘上的绳子歪歪扭扭,打的结儿很难看。

      黑虎眼睛里神光湛然,上次那个人死后,我万念俱灰,任由自己兽性回归,打算在着山林里老死了事。可这一次,我与人有了约定,我不会再丢失灵智,我要成妖,只为了等他回来!

      这缘分一灭,一起,妙不可言!只是终将引向何方,谁又知道呢!

      ……

      弯弯曲曲的小路尽头是一个镇子,大雪飘洒的太久,早就给镇子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棉袄,仿佛这里窝着一头酣睡的牦牛,一身雪白的牛毛,看着人畜无害。唯有那充当牛角的镇守门楼时刻警惕觊觎者,让外人不敢来犯。

      门楼外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客栈。客栈紧挨着门楼,那门楼戒备森严,出入手续繁琐。这客栈老板心思挺巧,故意把客栈开在这里,还把茶水饭食价钱开的很低,所以来来回回等着进小镇的人都会在他这歇歇脚。

      “老廖头,赶紧来两碗热汤,这大冷天的,冻死个人了!”一个黑壮汉子把独轮车停在门外,自己拍了拍黑黢黢的手,抬腿就要走进客栈,店家就拿着鸡毛掸子把他撵出来,“你个夯货,卖了一天的木炭,浑身都是灰,招待了你一个,其他客人都得跑完。赶紧在外面拍打干净了,不然不许进我这客栈。”

      “哎哎,你这老汉儿,有生意不做,咋还撵人呢。”黑汉子没法,只好低着头上下拍打全身,跟老汉儿斗嘴。

      等了一会儿不见老廖头回话,正差异呢。抬头发现老汉儿正目光骇然的盯着他身后,脸色一阵发白。

      咋了,见鬼了这是?

      他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可不就是见鬼嘛,远远的就看见山沟子里走来一高一矮俩白毛怪物。那走路一顿一顿的,铿锵有力,就是稍微僵硬了点,爪子里还杵着一根长长的东西,这莫不是它的三叉戟?

      壮汉看着这俩怪物向他走来,啊的一声瘫在地上,吓得嘴里哇哇乱叫:“雪山魈哇,雪山魈来了!”叫了一阵,感觉身后安静的不正常,老廖头呢?

      回头一看,那老汉儿早就跑回客栈,正在关门呢!

      “淦!”黑汉子不知道是不是气的,骂骂咧咧连爬带跑的,赶在客栈大门关闭前钻进去,无视老廖头的心虚笑声,和他一起关死大门。这是打算严防死守,等小镇里的守护者来救援了。

      所谓雪山魈,就是山里的猿猴怪物成精了了,大冬天的山里面找不到吃的,经常会乘着大雪天气下山觅食,这时候它们披着一身风雪下山,出出山后见啥吃啥,尤其喜好食人脑,所以就成就了雪山魈的恶名!

      那俩雪山魈估计还是父子,母子之类的关系。它们慢慢走向小镇,行走的很僵硬,看上去莫名的有点可怜。没办法,天太冷跑不动了!

      渐渐靠近客栈,大一点的雪山魈一号高兴疯了:“我的天呐,终于走出来了,再不出来就饿死了。”果然是成了精的,人语说得这么溜!

      客栈里俩人听完,浑身抖若筛糠,心都凉透了:“完了完了,果然是出来找吃的,自己这俩够他们吃的吗?”

      “你还好意思说,出发的时候我就说不行,你非要走!那条大山蟒还不够咱吃的吗?我看啊,咱不一定会饿死,倒是会冻死。”二号雪山魈极度不忿,这他喵的决策性失误!

      “那我为了谁吗,不是为了历练你嘛!”

      两个山魈越走越近,话音传到客栈里,吓得俩人只能靠着相互扶持才没倒地上:“完了完了,山蟒那么大个儿都不够他们吃,自己这俩……真的在劫难逃了。”

      等俩雪山魈走到客栈大门,正要敲门呢,里面传来一个颤抖的男声:“两位山魈老爷,行行好,放过我们吧。小店里早就没粮食了,小老儿一把年纪了,肉那么柴还酸,不好吃的!”

      “是啊是啊,你放过我们,我们给你找食物,立生祠建庙,日日供奉你!”

      外面那俩听见之后,正在拍打风雪的二号雪山魈哈哈大笑:“看不出来啊,王叔,你还是个山魈成精啊,失敬失敬!”

      王欢脸都青了,我这一世英名啊,嘴上没好气儿的道:“你闭嘴吧,我要是山魈,第一个就吃了你这小王八蛋!”

      随后他黑着脸说道:“店家,我们是打猎回来的猎户,下雪了在山里迷了好几天路,这才刚出山。能不能弄点热水让我们洗个澡,再弄点饭吃!”王欢边说边把袍子一脱再一甩,褪去风雪又赶紧裹在身上,那动作果然帅气。

      嘿,果然是个人!差点吓得老汉儿心脏病都出来了,可恶!

      老廖头全程都黑着脸和那黑汉子打开大门,一点好脸色也没:“下这么大雪,还打猎,你打什么猎?这时候进山喂大虫吗?”

      刘虾还在哈哈大笑,心里想着,我们这次确实在喂大虫,还是黑大虫。

      王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脸苦笑:“要不是被逼无奈,谁会这时候进山打猎啊?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家里几张嘴都指着我们吃饭呢。”

      老廖头动作顿了一下,脸色稍缓道:“都是可怜人,先进来吧!”

      他与一脸唏嘘的黑壮汉子,将刘虾、王欢让进客栈,再度将这个风雪寒冬关在门外!

      刘虾没怎么说话,心里想着,看来不是什么黑店,就是店主人心有点大,难道就不怕我们是土匪探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