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DY在线播放

      奥运年对HG的影响并不大,如果按照历届成绩来说,HG其实算一个不错的队伍。金牌数也在上游之列,至少射箭几个项目都有摘金的实力。至于跆拳道,拿不到金牌估计会被骂到教练组公开谢罪。

      “教练,大根需要一个机会。”

      “68公斤有伊朗和土耳其两个天才选手。”

      “那我升重,让大根降下来。”

      “再说胡话,大根开除出国家队。我退休之前安排他去亚运会。”

      “教练,大根的实力你知道,他只需要一个机会。”

      “你,我会考虑的!你就不怕他上去丢脸?现在只有最后的资格赛。”

      金承载想带着大根一起去奥运会,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因为大根是他的好朋友。其他的队员情谊,国家荣誉,他不在乎。大根有一定的实力,或许他需要一点运气。

      其实对于谁去参加奥运会,队员们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甚至只要想想近两年的比赛,就能提前估算自己的名次。世锦赛大满贯的前五有资格。想去是一定的,但是去了丢脸又或者夺牌无望,还不如在亚运会上想想办法。服从教练是规矩,也是一种人脉的养成方式。

      大根是一定要去奥运会的,自费也必须去,因为承载其实是个很矛盾的人。有着轻微的洁癖和懒惰的手脚。自己去了,至少能帮承载把道服熨烫整齐。

      至于自己,大根没有任何想法,因为他已经将兄妹两个的下半生赌在承载身上,有一个好朋友很难,有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好朋友是自己的幸运。大根会这么想,只是因为小荷拉现在过的像个小公主。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

      “哥,oppa为什么那么喜欢侑莉欧尼啊。”

      “哥哪里懂这个,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哥看见女生都是低着头快走。”

      “哥,你真可怜。”

      “荷拉,竟然敢拿哥开玩笑。哥和你oppa能比吗?就算不说家庭,你oppa长的那么漂亮,还能没有女孩子喜欢?”

      “哥,你说oppa漂亮了,你惨了,我告诉oppa。”

      “荷拉,你可饶了哥吧。哥真不知道,可能是侑莉唱歌好听,或者跳舞厉害?”

      “不是因为侑莉欧尼好看吗?”

      “你看看你oppa身边的女孩子有不好看的嘛?”

      “听说oppa和侑莉欧尼从小就是邻居呐。”

      “嗯,这个我知道,侑莉当爱豆还是承载安排的,要说承载也真的是好人,妹子,你可要好好学习,……”

      大根坐在沙发上笨拙耐心的叮嘱着,只不过他没发现妹妹的心思已经飞走了。

      “哥,你是说oppa喜欢爱豆嘛?”

      “嗯?是嘛?我说过?那就是了,承载要是不喜欢,怎么能让侑莉去当练习生。”

      “爱豆么…”

      小荷拉有点不明白oppa的想法,说起来,自己现在学习的模特还比爱豆地位高呐。不过如果oppa真的喜欢,模特和爱豆对荷拉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也许是现在的生活让内向的小荷拉恢复了一些自信,小荷拉觉得当爱豆有什么难的。

      ~~~

      音乐的节奏很强烈,鼓点短促而有力,美英终于知道为什么孝渊和侑莉会被老师喜欢。这不是男团编舞吗?难也就算了,这个开胯的动作女孩子怎么能做啊。你俩怎么做的那么流畅,还开那么大。

      看看右边的允儿和小贤,帕尼心里叹口气,这俩忙内虽然性格迥异,可是训练课也是认真的厉害,动作一丝不苟的不差分毫。两个人的眼神同样的充满信心。

      左边是秀英那个大长腿和一身妩媚的杰西卡。秀英动作力度差了一些,可是大长腿加分,至于杰西卡,她扭起来就像个没骨头的狐狸精。这可不是美英说得,是沇熹说得。

      其实沇熹说得是魅惑力的雪狐狸。不过听到美英的破烂韩语,沇熹从心里点了个赞。

      这一组的生存环境太难了,美英有点痛苦。估计下一课就会和沇熹一样,一边站着看,等别人练完了再练习。沇熹划水非常有水平,你说动作跟不上吧,也不是,胳膊腿都准确的踩着节奏舞动。

      你要说她认真,那手脚末端好像鱿鱼一样绵软无力。偏偏这丫头表情管理厉害的很,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这丫头都美美哒。

      太难了,美英本身就不太擅长跳舞。尤其这种团舞,贸然接触,老师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好,今天这样。黄美英降到C组。沇熹,划水的沇熹和Stella降到B组。”

      还没到个人审核阶段,舞蹈课基本就出了结果。老师说话的时候有些纠结,倒不是因为这个新来的美国练习生,而是沇熹让人头疼。

      ~~~

      侑莉一边走,一边用手指推沇熹的脑门。沇熹紧紧抱着侑莉的手臂,哪怕脑门被推的后仰也绝不撒手。

      “沇熹呀,今天考核啊,你怎么又划水啊。”

      “亲故呀,一开始我没有啊。后来不是走位到后面了,我就习惯的划一下。”

      “那怎么行啊,这会影响你的评分啊。”

      “那又怎样,大不了不出道。”

      沇熹又回答了让侑莉气闷的话,侑莉甚至不想回应沇熹这个态度,只不过,今天声音又多了一道。

      “没错,要是一直这么累,还不如回去读书。”

      Stella端着食盘从两人身边走过。还向着这对出名的好亲故笑了笑。

      侑莉知道这可能就是有钱人的任性。可是杰西卡家境也不错啊,她就不像你们两个。

      没给侑莉太多思考时间,沇熹又开始抱着她手臂来回的拉扯,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吃什么,这都来回走了两遍了。一会食堂的菜都凉了。

      ~~~

      “教练,我想去雅典。”

      “去挨揍吗?”

      “预选赛我想试试。”

      “大满贯赛事已经没了,只剩下亚洲预选赛了。”

      “嗯,我想和承载一起去。”

      “要是打不过呐?”

      “承载袜子没人洗。”

      “你…”

      奥运会资格最后的机会,唯一的末班车亚洲预选赛如期开锣。资格只有一个,那就是各个组别的冠军。朴总教练一点也不担心金承载,至于大根,袜子洗白点就行了,没啥指望。

      这种预选赛几乎没有观众,只有三三俩俩的教练员和运动员坐在场地不远的椅子上,说是观察对手,实际上只是一种无奈的放松罢了。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几乎宣布了无缘雅典。至于明年的锦标赛,明年再说吧。

      大根是唯一获得全场掌声的运动员,如果别的选手上场,评论大多为腿法凌厉或者身法敏捷,也许还会因为观点不一吵上几句。

      不过在大根身上不会。

      “这棒子真抗揍。”

      “HG选手又开创了一个流派。”

      “这种一换一,不亏吗?他没得点啊。”

      “但是他把对手也踹个够呛。”

      “我怎么感觉看的是拳击比赛。”

      金承载看着大根的发挥,只能苦笑。大根学会藏拙了,他现在这个打法真的说不上好坏。大根的技术水平其实还是很高的,不过现在上来就玩命的换伤,无脑换血。就算明知不得分,也要抬腿踹一下。

      点数没得到,对手被他硬碰硬撞的骨头生疼,你这畜生只打这一次比赛是吧,这么打下去,比赛结束,两人可以直接去医院领个轮椅安度余生了。

      ~~~

      大根直挺挺躺在床上,脸上的笑容让他的眼睛几乎看不见,确实也看不见,眉骨肿的老高。第一啦,哈哈。可以和承载去雅典了。这其实还要感谢以往HG队的技战术思路,打了就跑。对手这个思想误区让大根成功的用脸撞出一条生路。

      大根在笑,大白牙一直露在外面。金承载看着他傻笑,无奈的撕开膏药准备给他贴上。

      “现在感觉怎么样?”

      “疼。”

      “疼你还笑?”

      “这不是笑,是肿了。”

      “荷拉一定会很开心。”

      “嗯,开心的哭了。”

      “恭喜具浩仁Xi。”

      “谢谢承载。”

      “我用敬语,你没用敬语?”

      “就这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

      金承载Pia~的一下把膏药糊在大根脸上。当然好,原谅你?下次一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