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那天晚上尤加利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不是预言梦也不是噩梦,这是一个顶好的梦。

      西因士的预言梦总会给他一种难言的压迫感。

      他在预言梦中永远呼吸急促思绪由于短时间内记住大量信息而感到大脑发紧。

      预言梦于西因士就是在湍急的河流中进行溺水自救,他必须抓住梦境的一分一毫以此把握自己的未来。

      而噩梦对于西因士来说总是恐怖的假象,有时他在黑暗中醒来浑身冷汗泪痕满面。

      噩梦和他以往的经历似曾相识总让西因士对此有着莫名的恐惧。

      有时候他会因为一场梦失去夜晚安然入睡的能力。

      为了让自己感到不心慌西因士会把被子卷成一团紧紧裹住自己以此抗衡黑暗。

      只是这次,尤加利的梦是美梦。

      尤加利的意识那晚似乎在梦中泡热水澡,他感到自己全身毛孔前所未有放松。

      他就像在身处雨季过后的月湖河畔,湖上凉爽的风吹向他,辛达理热情的阳光撒在他身上。

      可能是因为脚踏熟悉的土地,尤加利发自内心的感到放松。

      那一晚他睡得很好,尤加利睡得甚至差点忘记时间。

      《种子计划》开营第80天前情提要:

      ——

      《种子计划》综艺进行到第80天,小联盟悉数考生已经全部抵达最终考场,小联盟第三阶段后半场的最终选拔即将开始。

      小联盟考生总人数:9237

      今日淘汰人数:0

      小联盟剩余考生:264

      ——

      斑芒日出后随着太阳光照愈发灿烂,斑芒全城的气温稳步提升直逼一个可怕的数值。

      尤加利毕竟不是斑芒本地人,他虽谎称自己是但是其实内心没有底。

      在搭乘这考生专线时,尤加利装模作样的问曼——你觉得孤岛派会把他们带去何方。

      曼说,整个斑芒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承受得起小联盟选拔这种分量的高水平考核,那个地方便是龙角湾。

      尤加利对斑芒远近闻名的龙角湾略有耳闻。

      龙角湾是巴赛勒斯牵头组织建设的巨型展览会场,其因为外观酷似被割下来躺平的龙角而得名“龙角湾”。

      不同于斑芒常规的大型会展中心,龙角湾中涵盖五个风格各异的不同模板。

      康斯贝尔对斑芒的新晋展览馆的演出场次排班密集的震惊从这里揭开迷雾。

      龙角湾是个巨型的由多个会展中心联合组成的展览区,它可以同时承办不同的演出会展召开会。

      考生专线在环市天桥上形式,尤加利隔着车窗远远的看到了高速延伸的尽头是一个隐约有着躺角形状的大型建筑。

      在斑芒充足的室外光线还有一望无垠的蓝天下,龙角湾的存在立刻让它四周的大型展览会场变得渺小。

      “我也是第一次进入龙角湾,以往我就在别人的分享上还有进入市区的天空桥枢纽里远远的望着它。”

      曼对龙角湾仅仅是认识到它的存在并对其内部略知一二。

      作为斑芒真正的本地人,曼对这里大部分的会展展览中心眼熟却不曾参观过。

      “它很大”

      尤加利坐在车内呐呐到,他光凭龙角湾和隔壁的常规展览中心的体积对比就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清晰的差距。

      随着他们离龙角湾越近,龙角湾视觉上的庞大感在不断的增加。

      这沉默躺在黑金沙子上的龙角像是创世主砍落混沌魔龙遗落在凡间的龙角。

      考生专线开始通过龙角湾的安检港驶入直达龙角湾大门的通道。

      随着专车被龙角湾建筑的阴影遮盖,尤加利和曼统一做出了一个双手交叉抚心的祈祷姿态。

      他们视线上移看着龙角湾展览场馆流畅的外墙还有茶色反光的玻璃墙身。

      龙角湾一个接着一个的减速槽近在眼前高大的落客区。

      考生专线自从转入某条专道开始一路上来往的车辆开始锐减。

      等到他们抵达龙角湾下客平台时除了考生专线统一靠边停靠下落考生为,他们之外的地方立刻被考场工作人员拉上警戒线警示外人。

      尤加利最后看了一眼一路上互送考生专线的世界政府警署车。

      在西部斑芒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白芝公馆的工作人员寥寥无几。

      警戒线外大部分都是西部赌城派能力者系统的直属工作人员还有世界政府西部分局的人员严阵以待。

      与中部的全民娱乐不同,西部虽然看似注重享乐但是巴赛勒斯绝不会允许小联盟这种重量级选拔考场外被民众围得交通瘫痪。

      考场就要有考场的威严,即使允许民众购票入场也要维持考场井然有序的进行。

      曼看着考生专线停稳,龙角湾的正门朝他们敞开。

      在他们下车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这里没有发生斑芒起降平台外疯狂的粉丝接机行为。

      当专线停稳的时候尤加利看着龙角湾下客区视觉延伸的冲击,他不自觉的摇摇头。

      这外观壮阔程度不输辛达理云霄赌城的斑芒最高产出,其作为展览会场它的视觉效果应该是空前的。

      尤加利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展览区。

      “如果不是考生不能使用通讯工具,我早就拍照了……”

      曼看着会馆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接着才懊悔的发现他的手机不能使用。

      “这里究竟建了多少年……”

      尤加利仔细的打量着龙角湾的建筑,他没有继续感叹太大太壮观,他只是透过现象看本质。

      建造出这种规模的建筑,它的设计图纸海选、占地征用再到克服气候条件等等种种因素的修建建筑。

      这栋建筑已经不能仅仅用壮观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一栋用金条堆积起来的财富象征。

      “这个我也不懂呢哥,好像在我还在读书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建成了。”

      在曼还在高等教育就读的时候他偶尔来回斑芒市区,他每一次见到龙角湾都与上一次大不相同。

      “这里有点吵,哥我已经紧张了。”

      曼不知处于什么原因,他感受到了无形的紧张,看着他脸色有些奇怪尤加利只是惊叹他的听力与常人不同。

      曼可以听见飞艇起飞的风流喷射声,现在他听见了安静的展厅内外人听不到的声音。

      “这里是举办了明星演唱会吗?好喧闹。”

      在曼耳中他已经听到了远方延伸的尽头的某个区域聚集这大量人声。

      “完了,我们又被孤岛派炒冷饭了。”

      尤加利一听曼说附近吵如明星巡回演出现场,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糟心的粉丝见面会。

      他们又双叒叕被孤岛派大肆消费了一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