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yeye9.

      姜老二对于国内的官场不熟悉,也没觉得什么大不了。

      但洪健可知道,参与接待的那些官员,基本上都是厅级和处级干部。放到地方上,都是市级县级的一把手二把手的等级。

      唯一让姜家感到在意的是,中科研的那位陈教授,也出现在欢迎的队伍中。

      毕竟,姜家受到国内这样程度的接待,陈教授的报告,显然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姜同志,早在半年前,你曾讲,希望在国内办厂生产那种比日本货要便宜的科学计算器。现在,我们真心的欢迎你来建厂!”

      陈大潮教授跟姜老四握手说道:

      “政策上,没有任何问题!”

      “谢谢您!陈教授!”

      姜老四说道;

      “原本,对国内设厂暂时不抱希望,所以,我们先在香港注册公司,并且跟这位洪先生的工厂合作投产!前不久产品已经在香江投产了。

      香江那边一星期订单就超过几百万,洪先生的工厂三班倒,都忙不过来!

      如果,能早在内地拥有工厂,现在恐怕就能接更多订单了吧!”

      “现在来国内投资,也不晚!”

      一名官员笑了笑说道:

      “洪先生也是大陆出身的。”

      洪健点了点头说道:

      “几年前我毅然决定,到香江投奔我的亲戚,在他们的帮助下,拥有了一家电子工厂。但一直以来,我还是希望能够有机会报效祖国。这次如果能在国内开电子工厂,帮小姜代工产品,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代工?”

      这名官员不解,询问道:

      “姜先生有技术,为什么不自己生产呢?”

      “市场经济是讲究分工的,不同人,不同企业,所擅长的不同,正确的根据自己的能力选择位置,才是更好的选择。

      有的企业的基因,就是搞研发,把产品和技术研发出来。

      然后,自己不生产,而是找靠谱的合作伙伴去委托生产。

      因为,它自己搞生产,效率和成本未必比那些擅长于管理工厂的企业做的更好,反而分散了自己的精力。”

      姜老大解释说道:

      “而擅长于管理工厂的企业家,自己不研发产品,但在管理上下功夫,能最快速度量产,并且,控制好成本,管理好质量。给其他企业的产品代工,也能旱涝保收,赚取代工费!”

      “就像我家的公司做研发,产品如果受到欢迎,赚到了利润之后,我们有多种选择。

      一种选择是我自己开厂扩大经营,但这就势必影响后续产品的研发。

      还有一种选择,就是不开厂,完全委托别人给我生产,支付代工费就好了。

      赚的利润,都用来开发新产品。

      只要源源不断的研发出有市场前景的产品,那么,我赚的肯定比开工厂的更多!

      而且,产品是我研发的,主动权在握,我愿意找谁代工就找谁。

      在质量同等的情况下,谁的工厂廉价,我就把订单交给谁生产!”

      姜老大说道。

      “那么,洪先生岂不是吃亏了?”

      在场一名官员不解的问道。

      洪健笑了笑,不解释。

      姜老大帮他解释,说道:

      “洪先生也不吃亏呀!他又不是完全依赖我家的订单,工厂产能也不是专门为我家的产品服务。实际上,他原本就生产电子表,也是有利润的。

      但是,同等的产能的情况下,给我家代工科学计算器,远比电子表利润高。

      所以,他可以选择减少电子表的生产,优先生产科学计算器!

      而且,洪先生的工厂规模逐渐扩大之后,可以代工的产品种类更多,也可以完全根据自身的条件和市场情况,选择代工的产品,从而对工厂的生产进行优化。”

      “原来如此!”

      在场官员纷纷对于市场经济极其感兴趣,而且,把姜老大等等懂市场经济的资本家,当作大师。

      姜老大不由无语,讲真,真要懂马列主义,肯定要懂市场经济。

      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根本不是对立的,而是,拥有巨大的互补性。

      用CPU比喻,计划经济是精简指令集,理论上效率更高,但实际上受制于各种条件,不能发挥出理论上的效率。

      市场经济则相当于复杂指令集,大量重复低效率,但是,在目前技术水平限制之下,反而比精简指令集更好。

      而在未来,精简指令集和复杂指令集,是互相融合的。

      非此即彼,那是理想主义者。

      现实主义者,都不会受限于条条框框,怎么实用,怎么搞!

      比如,中国转型走市场经济之路是对的,也不是否定计划经济。有时候,认准的正确的发展方向,可以搞计划。

      但大多数情况下,未必能有看清未来的眼光,所以,可以模糊一点,让市场来试错。

      而市场经济本质上是认为大家都不聪明,都会犯错。

      信奉市场无形之手的经济学家,应该对未来充满敬畏,永远反对任何预测,而是让混沌不清的市场,自己选择未来。

      现实中的经济学家,却总是不断的预测,不断的开药方,充满了各种迷之自信,设计各种数学模型,仿佛世界就在他的模型中,未来就必须按照他的规划发展一样。

      但实际上,绝大多数经济学家的模型总是失效,而且,不存在普世真理。

      拿美国的经验套中国,却发现预测总是出错,拿中国美国日本等国的共同经验去预测印度,又会被印度的现实不断打脸!

      姜老二觉得,那种迷之自信的所谓经济学家,应该一棍子打死。

      在机场上,简单的欢迎仪式和寒暄之后。

      不久后,姜家一行和洪健登上外交部们安排的轿车,除此之外,还有警用摩托车在前方开道,就跟外国领导人来华访问似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抵达友谊宾馆,这是京城招待外宾的定点酒店之一。

      这个年代国内还是比较保守,海外人士不能随意选择酒店,而需要根据安排,入住一些指定招待外宾的酒店,比如友谊宾馆、北京饭店、钓鱼台国宾馆等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