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层浪聚合破解版盒子

      这种特殊装运车前后车厢之间有一扇小窗连通,其样式有点像那种老旧的囚犯车,后面的人说话,在前面坐着开车的人也是能听见的,因而曲竹说了些什么爱恨情仇都知道,此时他明白后者是在装傻,虽然不知其行为的缘由,但他也不准备去拆穿,在没确定这人在此次剧本中到底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他就权当什么都没听见了。

      车辆就在这种极度诡异的氛围下继续前行,要说这车特质的高底盘和加厚轮胎就是好,除非是很大那种类似于两坨牛粪垒在一起的碎块,其余碎渣一律不需要司机操作车辆进行避让,直接碾过去车厢也不过只是小抖一下,极大地提升了行进效率。

      而遇见那种大型碎块阻挡或是道路转向的情况,爱恨情仇也只能被迫选择绕一绕,毕竟这车虽然结实,但也还只是辆车,不是能随意冲撞建筑的重型装甲坦克。

      这一绕不要紧,但怕就怕出现连续阻挡的情况,东插西拐了半天,爱恨情仇这个在现实生活里并没很经常开车的壮汉就迷失了先前明确的方向,降下车窗将头探出去,他往附近张望了下,觉着这地方之前似乎已经来过一次了。

      “欸,兄弟们,出问题了。”坐正回驾驶座,他将头贴近小窗开口说道。

      此时曲某仍在向两名“受害者”持续灌输着他脑中蹿稀般的屎逻辑,眼见爱恨情仇突然说话将他打断,此人是很生气地皱了皱眉头,然后极不乐意地闭上了嘴巴。

      “呼——终于结束了!”萌妹的表情猛地一松弛,然后才意识到爱恨情仇似乎有话要讲,“大叔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咱现在似乎迷路了。”爱恨情仇也懒得重复,直接说明了境况。

      “啊?!”曲某闻言大惊失色,惶恐之情显于其手足,“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把你的‘手风琴行为’给我停下!”一旁的爆裂无声见状终于是忍无可忍,直接撕裂般咆哮道,“都看你拉了一路了,不累吗!”

      这一嗓子是把边上两人吓了一大跳,但当事人曲竹只是嘟了嘟嘴,回以深情抚媚的眼神。

      “哎呀,我还以为……”

      “你以为个锤子!”爆裂无声是真被恶心到了,那语气加上那容貌……

      艹!

      从剧本开始到现在,爆裂无声是第一次将他内心的情绪彻底释放了出来,先前受伤他都还能强忍着克制,但这种程度的精神污染……

      实在是让他感觉非常抓狂!

      “噢……凶什么凶,好好说话嘛……”曲竹鼓了鼓腮帮子,满脸的不服气。这描写一般是用在小说女主角身上的,以展现角色的傲娇可爱,然而现在却用在了他这个老爷们身上,可以说是许多读者梦寐以求的恋爱对象,我就不和大家抢了。

      不过不管大家心里有多喜欢,“卖萌”这一招对爆裂无声显然不怎么好使……额,好吧,这其中或许也有“曲竹将自己脸捏得太抽象”的原因,但不管怎样,前者是干脆选择对他进行冷处理,不再多做理会。

      “现在是彻底不知道该往什么方向走了吗?”爆裂无声将视线投向爱恨情仇问道。

      “这倒还不至于。”爱恨情仇微摇了下头,“至少从车的朝向能知道我们是从什么方向来的,而现在这条路又是直道,所以我们肯定得继续往前开。”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地方我们之前来过?”省略掉简单的推理过程,萌妹很自然说出了结果,“好吧,看来要完成这任务注定不轻松。”

      “但好就好在这是阵营任务,就算我们被困住,另外两人中只要有无辜者活着逃出去,咱一样能赢。”

      要说这大叔头就是铁,竟直接当着俩背叛者的面把这话说了出来,曲竹在心中暗暗感叹,当然,他是知道爱恨情仇肯定还没意识到正在和他对话的两人都是背叛者,否则照这大叔的性格,十之八九会直接动手开干。

      还是不要暗示他了。

      嘴唇微张又重新闭上,没人注意到曲竹的小动作。

      “说得对。”尽管心中有些焦虑,但萌妹的演技还是不错的,表情自然,气定神闲,将无辜者阵营玩家此刻应有的期望感表现得淋漓尽致,“希望那两人不会在路上遇到什么变故。”

      “但我们自己总归是要想办法的。”爆裂无声将话题重新拉了回来,此刻他仍扮演着这个临时团队的领导者,出于对两名无辜者阵营玩家底牌的顾忌,他还是暂时打消掉了在此地直接动手的打算,准备再表演下摸摸情况,“干脆这样,现在每开一段路咱就让人下车在旁边的建筑群上做个标记,特别是在路口分道的位置,这样就算一不小心开错路了,我们也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且依照标记排除已走的错误路径。”

      虽说本质上是搅局的,但爆裂无声此刻提出的建议却是实打实的有用,这也省了曲竹一番暗中纠错的功夫,要说和有本事的自傲者对局就是这点爽,虽然他能力确实出众,但弱点也很明显,只要利用得当,甚至能成为帮助完成任务的一柄利刃。

      不过爱恨情仇的水平也不是盖的,一听这话,这位三十出头的健身教练贼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然后尴尬地说道:“方法是不错,但我现在有些忘了大方向是哪边……”

      我勒个去!那您刚才开车都是在往哪儿开啊!

      不仅是曲竹,就连俩背叛者听完这话人都呆了。

      现在车上这俩无辜者,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有问题!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爆裂无声叹了口气,真不是他故意捣乱,这情况他也实在是没辙了,之前一直坐在没有外窗户的后车厢里摇来晃去,现在让他指出之前的方向,他确实是做不到。

      “额……好吧。”

      见三人都摇头表示无能为力,爱恨情仇只好充满内疚地将身子正了回去,一踩油门,车子重新动了起来,这一次驶向的,真特喵的是未知的远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