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向日葵视丝瓜视频

      权傲世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笑着对身边的护卫说:“若是能打得过,还用你说?”

      “公子,您可是领主令的拥有者啊,而他们二人都是白身。属下承认,如果我们单挑的话,打不过他们,但是有公子参与,他们两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呵呵呵!木老啊!在这个凋零大陆,你我什么人都可以得罪,即使是紫阶领主令的拥有者,但是就是逍遥叹这一类人不能招惹,他们可不是你我所能惹得起的。走吧!返回驻地,这点事情已经了了,没必要再去八百里了。”权傲世的话音刚落,马车外本来准备向八百里的前行的马车,瞬间掉转车头,渐渐远离八百里。

      “鱼姆,你去一趟八百里,和第一公子等人说一声,说领地发生新情况,之后的会议我参加不了了,大方向已经定下来了,他们自己会解决的,就不需要我参与了。”

      “是,属下明白,公子,属下先去告退。”

      “去吧!事情办完后,你自己回到领地吧!路上小心点。”

      “属下会注意的,公子保重。”鱼姆在马上恭敬的对马车说道,之后一骑绝尘而去。

      “公子,虽然逍遥叹是大公子看重之人,但这里是凋零大陆,他们今天竟然敢半路拦截我权家子弟,不给他们一点教训,那以后还不是反了天了。。。”

      “木老啊!你来凋零大陆多长时间了?”

      “和少爷等人一起来的,二十多年了啊!”

      “才二十多年,木老啊!你难道忘了一件事情,星力不是曙光大陆才有的啊!”

      “这。。。少爷,你的意思是逍遥叹他现在还能使用星力?”

      “哈哈哈!不只是他,他身边的那个护卫也一样拥有星力,现在你还认为还需要派人拦劫吗?”

      “公子,拦劫并不代表一定要教训他们一顿,只是让他们明白,我们权家不是好惹的。”胡司徒反驳道。

      “胡统领,有什么意义呢?这种事情啊,需要看人的,有些人呐,敲打一翻就可以老实了;有些人呢,你就是将他打死了,态度依然是一样的。逍遥叹就属于后一种,刻意去做反而会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既然如此,做这事还有什么意义呢?顺其自然吧。”

      “公子,既然你想顺其自然,那为什么还要刻意的去接近他?这不太符合你的性格啊,属下认为公子有些出格了。”

      “哈哈哈!我若是不这么做,逍遥叹又如何能记得有我这号人呢?有些事情,不是你想不想做的问题,而是你不得不去做,唉!之前我留给逍遥叹的印象应该是一位纨绔子弟,不知道经过这件事情后,我留给他的印象又是怎么样呢?希望是好的吧!”

      “公子,商贾间流传的一句话,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大公子对这个逍遥叹另眼相看,已经有了结交之意,大公子之所以将此事告诉公子,应该是不想公子也和他有所瓜葛,免得因为他而毁了整个权家,你们二位公子可是我权家的希望啊!”

      “木老啊!这你就理解错误大哥的意思了,大哥也希望我也能和他处好关系,既不能太亲近,也不能太疏远。这样权家即使有其他成员和逍遥叹的关系僵了,逍遥叹也能看在我们二人的面子上,让权家有一条活路,只是,这条路太难,太难了啊!权家啊,唉!”

      “公子,尽人事,听天命吧!有些事情也不是你我所能决定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真希望家主能以壮士断腕的气魄,将这些害群之马给清除出我权家。”

      “算了,不说这些丧气的话了,这次回去以后准备一下吧,凋零大陆应该是最后一次对你我等人开放了,之前我们布置的棋子,这一次该撤的就让他们撤回去吧!”

      “明白,公子,你们到底预测到了什么,和天选者有关吗?还是和逍遥叹有关?”

      “都差不多,准确说,凡是和逍遥叹能扯上关系的,前路都是一片迷雾笼罩,飘飘渺渺,朦胧不清。以后若是你们遇到和逍遥叹有关的事,做好万全准备吧,或者做事情前给自己留一些余地吧,这样才能更加的从容不迫,以免丢了自己的性命,可明白?”

      “是,公子,多谢公子关心,属下谨记!”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公子,属下一直有一个疑问,我们为什么要来凋零大陆?既然公子等人已经预测到了未来的结局,让族中的小辈来就是了,没必要花费如此巨大的代价做这种小事情。”

      “是啊!公子,这一次可是一桩赔本买卖啊!完全得不偿失啊!”

      “不,你们错了。对于大哥来说,这是一次一本万利的买卖,而且还是无本买卖。而我之所以亲自来,就是为了和逍遥叹搭上关系,整个神魔等强势种族都明白,天选者就是这个时代的变数,但又有几人知道,逍遥叹他们这一个群体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变数,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在刻意隐藏着什么,逍遥叹这个雾一般的存在,你们啊!即使不能和他们打好关系,也不能和他们成为敌对关系,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也是大哥希望我们完成的,好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了,所有人记住,对于今天事情,保持不闻、不问,也不要去探究,明白了吗?。。。算了,不管你们是否明白,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的,希望到时你们犯错误之前先想想今天我所说的,再决定你们下一刻的行为,要指望我和大哥会来救你们了,有时我们也是自身难保啊!”权傲世双眼随意的在在场的几位中看了一眼,便继续望向远方的树林。

      “公子,这次来凋零大陆是族长及族中长老同意的,属下不解,祖内已经上百年没有派人来凋零大陆,按照公子刚才话的意思,这次公子来凋零大陆是为了个人的私事,那么为何族内还要大规模的派族人进来,对我族又有何好处?”

      “钟护卫,你认为族内那些长老会做亏本买卖吗?每一位长老,包括族长在内,心中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只要不影响其他族人的行事,就是把天捅破了,也没人来管的。至于他们的小算盘,还是不知道的为妙,对于我们没有好处,为自己徒增烦恼而已。”权傲世直接打消了其他护卫八卦的想法,面上波澜不惊。

      “公子,既然此间事了,那么我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回到驻地后,准备妥旦后立刻离开吗?”胡司徒见权傲世不愿提此事,问起之后的计划。

      “不,难得出来一次,曙光大陆的战事将起,整个大陆百年内将无安身之处,大哥在我来之前和我说过,我一直生活在安逸的环境中,又很少外出历练,不知道战争的残酷,让我这次在凋零大陆之时多上战场看看,体验一下战场的残酷,也借机磨练自己的意志,好在曙光大陆战争爆发时,我有勇气面对并能在战争中存活下来。所以,进入领地后,让领主内所有人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同时对领地人员征兵,我们也将加入西征队伍中,直到战争的历练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到那时我们就可以离开了。”

      “公子,大公子现在只能算是半个我权族族人,公子才是我权族的未来,虽然大公子也是为了公子着想,但公子应该有自己的想法,不能全部按照大公司的话做,这对公子未来的发展很不利。”护卫潘立世对于权傲世出口闭口都是大公子,而没有自己的想法有不同的想法,提醒权傲世注意自己的言行。

      “潘护卫,放心,我自有分寸。大哥说的没错,族长和长老他们这不让我做,那不能做;这地危险,那里危险。但大哥却可以四处游历,甚至连险地、禁地也敢自由进出,让我好生羡慕,三姥爷可和我说过,不经历风雨,永远见不到彩虹;没有经历惊涛骇浪,永远不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水手;没有经历风吹雨打,永远不可能成为参天大树。我现在还只是一个纨绔公子,而大哥,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大人物了,再不经历一些挫折,让自己尽快成长起来,你们认为族长和各位长老会将族中重要事情交给我?凋零大陆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危险之地,连这种小事情都无法掌控,曙光大陆的未来,还有我的立足之地?”。。。

      “公子,对于逍遥叹北行,我们需要帮助吗?民间有一个说法,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果我们现在。。。”

      “不用,我之前说过,顺其自然,你们就不用管逍遥叹的事了。。。这样吧!木老,回驻地后,你带几个人北上,暗中观察逍遥叹等人的一言一行,直到他们离开凋零大陆,再回来和我们汇合。但有一点你要记住,不管他们遇上什么困难,都不许允许现身帮忙,可明白了?”

      “是,公子,只是。。。如果是逍遥叹离开了,而他的护卫的人还在凋零大陆,该如何处理?”

      “木老,你们只管逍遥叹,对于其他人的行为,不闻不问。原则上,尽量不要和他们起冲突,一旦逍遥叹和同行者有异议,你们只要注意逍遥叹的看法就行了,好了,今天的事就到这里了,我累了,不要来打扰我。”

      “是。”

      “逍遥叹啊!彼岸,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提前进入?真想现场去见识一下,唉!可惜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