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人事在线

      周二一大早,赵文彬忍不住自己跑到了季老板娘的门店前看了看,卷闸门依然没有拉起,铁链锁一周前就是这个姿势锁着的,现在依然还是这个姿势锁着的,这个现象说明,整整一周都没有人来开过这个门了。

      季老板娘的门店,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如此诡异的现象,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有些不太正常,即使老板娘出远门出长差,门店里至少也有店员的啊,赵文彬知道她店里还有三个小伙子两个小姑娘,可是他们,居然都没有来,而且是一个星期都没有来上班,这个现象,太奇怪了。

      赵文彬隐隐有些不安,但不敢细想,也不敢深想。

      “文彬?你怎么在这儿?”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声,赵文彬顿时吓了一跳,不在自己的店里,在同行的店门口晃悠,这本身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

      赵文彬迅速反应过来,这是市场管理处的汪大姐,四十多岁,和蔼可亲憨厚,长得不算难看也不算好看,就是那种典型的老娘舅了,典型的什么大姐之类的市场管理人员。市场内的很多事务都是她在协调的,每家公司都要给她面子。

      “汪大姐,您好。”赵文彬冷静的说道。

      “你好,你好,你在老季的店门口干吗?”汪大姐凑过来,伸手在赵文彬的肩膀上后背上,狠狠的搓了几下,一副老,色,狼的调头。

      “哦,没啥,到季老板娘这里调点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季老板娘居然门都没开。”赵文彬冷静的解释道。

      “啊呀,确实很奇怪啊,真的奇怪,我也觉得奇怪,我都找她一个星期了,她居然都不来了。”汪大姐奇道,依旧不停的伸手在赵文彬的身上摸来摸去的,赵文彬也不好明着躲闪。

      “你找她干吗?”赵文彬问道。

      “我找她还能有什么事?她们的房租费,欠了四个月了,一直都没交,说延期三个月交,可现在都延了四个月了,怎么还没有交,我前两周催了她好几次了,她说这周交,我这周来找她,可是她居然不在。”汪大姐说道。

      “什么,她还欠房租费?”赵文彬忽然感觉到一阵不安。。

      电脑市场整幢大楼,全是统一管理的,场地是国有的,里面的所有公司其实全都是租户,是付租金的,公司的面积不同,楼层不同,位置不同,租金就不一样,但每年都要付房租费,这一点大家全是一样的。

      赵文彬清楚的知道,吴老板几个月前就把今年的房租费付了,好几万呢,开公司房租费也算是个大头了,平摊到每个月也需要好点成本,生意业务的毛利润里面,首先要平掉房租费人工费水电费税费的各项开支以后,才能留下纯利润。

      这两年生意差得要命,平掉各项开支工资开消之后,几乎就没有多少剩下的了,老板几乎也没多少利润了,和打工的工资也差不多了,老板的日子也相当难过。

      “是的,我听说,老季从去年开始,生意就不太好,一直在亏钱,怎么,你还到她这里调货?她的货款,你可要盯得紧一点哦。”汪大姐非常热心的对赵文彬说道,肥大的手依然在赵文彬的后背上摸来摸去的。

      一听这话,赵文彬顿时一愣,现在的情况,可不是季老板娘欠自己钱,是欠自己货。

      不会的,不会的,赵文彬努力安慰自己,季老板娘在市场里也做了十几年了,也是老租户老店主了,暂时的低谷局面,谁都有的,这点小坑小坎的,季老板娘这样的老江湖,是可以轻松应付过去的。

      这不,自己都刚和她做了一笔一百万的生意,作为中间人,她不可能没有利润空间的,只要有收益,她的日子就不会太难过的。

      “嗯,嗯,谢谢汪大姐,,我还有事,我先去忙了。”赵文彬胆战心惊的说道,主要是为了摆脱开汪大姐的魔掌。

      “好,好,你先忙,,你先忙,”汪大姐慌忙又在赵文彬的身上狠狠的捏了几下。

      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有几个人走了上来,赵文彬听到他们说:“老季欠的钱,也该还了吧,都好几个月了,她也真是的,”

      “就是,这次是什么情况啊,借了这么多钱,这么久也不还。”另一个人说道。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她还钱了,都这么长时间了。”又一个人说道。

      赵文彬顿时暗暗一惊,难道,他们找的人,是季老板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