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爱小说网

      王珣见到信笺,并没有贸然拆开,也没告诉小嬛,而是拿给了唐灵儿。

      唐府内部藏有不少机密,尤其是像郡主府这般地方,更是重中之重。防止内贼出现,所以过往书信一概拆开检查。尤其是这种偷偷摸摸的信,更要拆开。即便不是泄密大事,也可能是一些丑事。否则为何要偷偷摸摸?

      可唐灵儿拆开信一看,不禁有些吃惊。

      苏御在给许洛尘的书信中说,在唐氏二老爷的生日诗会上,以洛尘兄的名义献上一阕词。原文附下,请洛尘兄记牢。如今有词无谱,还请洛尘兄自己谱曲。从此,这《青玉案·宁侯寿日夕》便是洛尘兄大作,《青玉案》便是洛尘兄的首创词牌。这词已经被洛阳各大书社登刊,并很快被其它小书社印发转载,洛尘兄的名号已经在街头巷尾传开。真可谓名声大噪。在诗会上时,我就曾与一些文科巨擘为你求事,他们当时答应会为你考虑。借此机会,洛尘兄不如来洛阳发展。不必担心吃住,我可以为你安排。既然洛尘兄已有名气,那么,洛尘兄托付我去见九小姐的事,就应该暂且放一放。怎知我洛尘兄不会大鹏展翅一飞冲天?到那时洛尘兄自己去见九小姐,或许还能成就一番美好姻缘。

      “原来这《青玉案·宁侯寿日夕》是姑爷写的?”唐灵儿不禁惊讶出声。

      “呦,姑爷大才呀。”王珣精明,立刻说道。

      “呵,可是他为何要送给别人?”唐灵儿大惑不解,嘴角含笑地说。

      王珣眼神灵动,一笑道:“可见姑爷重情义,对待朋友尚且如此……”

      “这九小姐是哪位?”唐灵儿轻轻歪了一下头:“信中说是许洛尘拜托苏御去见的。这是何意?”

      唐灵儿把书信递给王珣。

      王珣快速阅读,一笑道:“或许是哪位有钱人家的小姐。我倒是听说,很多人与诗人常有书信往来。这位九小姐,别不是许洛尘的书信友人?”

      王珣说得还算含蓄,唐灵儿听得明白,便道:“他不去见,就让苏御去见?”

      王珣轻哼道:“那岂不是胡闹么,这事儿一定要告诉姑爷不能去的。万一被人认出是咱们郡主府姑爷,这事儿还不得传得整个洛阳城都知道?哎呦,简直羞死个人了。”

      唐灵儿想了想,转过身向耳房望去:“我看不必。如果他真的去见,就派人盯着点吧。”

      “小姐,您是想考验一下姑爷?”

      唐灵儿不予回答。

      ——

      信被检查过了,王珣才把信还给小嬛,并告诉小嬛,不许把这事儿告诉姑爷。权当顺利发出。如果你胆敢泄密,你是了解郡主府规矩的,从此郡主府绝不容你。

      当时小嬛就觉得天要塌下来了,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把信发出去之后,甚至不敢回家见苏御。

      自己劝自己半天,才走回来,本来打定主意不说出口,却不曾想自己没绷住,还是将事情告诉了苏御。

      小嬛哭倒在地:“姑爷,小嬛真的不是故意把信交给小姐的。姑爷,您打我吧,骂我吧,只要您出气就行。”

      苏御揉了揉下巴,想了想书信里的内容。

      “小嬛,你也不必太自责。有很多事,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你只消记住,以后再为我邮信的时候,把信贴身放着。比如这次,如果把信揣在怀兜里,就不会掉出去了嘛。”

      见小嬛哭得鼻涕眼泪,抽泣不止,苏御伸手拍了拍小丫鬟的脑袋:

      “起来吧,别害怕,这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权当没发生过。我才不舍得小嬛被驱逐出郡主府呢。那样的话,我就少了一个小心腹不是?”

      “姑爷真的觉得小嬛是心腹吗?”

      “嗯,是。”

      “本来小嬛还不打算告诉姑爷呢,那时小嬛也想过瞒着姑爷的。”

      “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想。人嘛,总要有些私心的。如果真的做到没有私心,那还是人吗?”

      小嬛破涕为笑:“教书先生说过的,古代先贤就没有私心。”

      苏御摆了摆手:“特例不值得拿来说事,与我们的生活没太大关系。反正至今为止,我是一个圣贤也没看到。或许是我这个人不行,所以我结交不到圣贤,我便以为人世间没有圣贤。可是君子我倒是见到过几个,可惜,也仅仅是几个而已。”

      苏御一直觉得小嬛是个乐天派,这不,苏御刚答应帮她保密,她就开心起来。

      抹了抹眼泪站起来,又问苏御都见过什么君子,他们叫什么名字。

      苏御竟然一个也说不上来。——那些名字,竟然都是“梁朝禁品”。

      为了避免尴尬,苏御说林崇阳就是一个君子,此人胸怀坦荡,光明磊落,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其实苏御觉得,林崇阳这人真的很不错,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但这个朋友也有缺点。有的时候他盛气凌人、强人所难,比如非磨着苏御教他剑法,如果不教,就赖着不走了。赖在家里吃吃喝喝,他还不给钱。要不是军方来了命令,估计这小子能在苏御家里住上个一年半载。

      而苏御的其他朋友,诸如许洛尘、欧阳镜之流,就更算不上君子。

      许洛尘是一个生活在梦里的人,他有独属于自己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他是皇帝,荒淫无度醉生梦死,表现出来的是一副颓废相。看似与世无争,其实就是一个窝囊废。

      而欧阳镜,凭借家境殷实,整日酒池肉林声色犬马,好色成性嗜赌如命。就是一个风尘浪子。

      可他们都是苏御的朋友。

      ——

      “门外为何一直有喧闹之声?让门房丫鬟进来一下。”

      不久后门房丫鬟跑了进来,跪道:“回小姐,府门外面又聚来许多人,男男女女都有,他们就说许公子一定在郡主府,请求许公子出门一见。”

      门房丫鬟在门口劝众人离开,可群众中总有一些人天生具有“奇思妙想”的能力,他们笃定认为,许公子一定在郡主府里,非要见上一面不可。

      正常人早就被小丫鬟劝走,可这帮具有“奇思妙想”的人往往都是顽固派。不见到许公子,誓不罢休。

      如果是一群故意来捣乱的人,早被门卫青衣打跑了,可这里都是一些文人和女子,只要他们不硬闯,青衣们轻易不会动手。

      唐灵儿哭笑不得,站在小楼向下望去,见到的多是一些女子,零星有几个男人也都是少年书生模样。

      “这事儿是姑爷引起的。”唐灵儿一笑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王珣,你让姑爷去解决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