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tv在线观看免费网站

      天快要暗下来的时候,马车终于行驶到了城门外。

      陆元宁小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阿无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琴双。

      “阿无呢?”她蹙了蹙眉,问道。

      琴双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小娘子,你今日怎么老是问起她?她不过是一个干粗活的婢子,哪配贴身照顾你?”

      “是你叫她走的?”陆元宁也有些不高兴,为琴双的自作主张。

      琴双很自然地点头,丝毫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有我在小娘子身边照顾就行了,其他人哪里有我照顾得仔细,尤其是阿无那等笨手笨脚的粗人。”

      陆元宁的脸色沉了下来。

      她觉得琴双太恃宠而骄了,自己从前怎么就没发现?

      “你去喊阿无过来,从今以后我要她在我身边伺候着。”她冷冷地吩咐一句,没有同琴双解释太多。

      她到了陆家后是肯定要找准机会将琴双打发出府的,若现在就缩手缩脚,受制于她,那还谈什么以后?

      琴双不比季姑姑,她没有必要费心思应对,只需要行使主人的权利就行了。

      琴双愣了下,显然没想到陆元宁会这样同她说话。

      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小娘子对她向来和颜悦色,何曾这样冷漠过?

      那个阿无给小娘子灌了什么迷魂汤?

      可纵使心中委屈不解,琴双也没有当场质问,而是气呼呼地应了声,随后扭头便走,明显是在同陆元宁置气。

      陆元宁没有理她,却也做好了要应付季姑姑的准备。

      果然,没过一会儿,前来的不仅有阿无,还有季姑姑。

      季姑姑仍旧是一副温和慈祥的模样,柔声问道:“双儿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惹小娘子不高兴了?小娘子同姑姑说说,姑姑帮你去骂她。”

      陆元宁摇了摇头,一脸无辜,“琴双没有惹我不高兴呀?姑姑为何会这样说?”

      说着,又蹙了蹙眉,委屈道:“是琴双同姑姑说了什么吗?是不是因为我想让阿无来我身边伺候,琴双就不高兴了?可是,我没有旁的意思,只是觉得等到了陆家,继娘为了面子和名声,肯定不会让我身边只有一个婢女伺候的,我想着与其到时候被继娘塞几个婢女跟着,不如就让阿无跟着我好了。至少阿无是自己人,不会害我。难道就因为这个,琴双就不高兴了?”

      季姑姑一大堆劝哄的话就这样止在了嘴边。

      她看了看陆元宁,见她眼眶微微泛红,突然就笑了,“没想到咱们宁娘这样聪慧,居然比姑姑还提早想到了这一层。这就没事了,琴双她定是想岔了,以为你要了阿无,就不要她跟着伺候了,那丫头从小就心思重,你莫要同她计较。”

      这话说的,仿佛陆元宁和琴双不是尊卑有别的主仆,而是平起平坐的姐妹呢!

      “我自然是不会同琴双计较的。”陆元宁也咧嘴一笑,只是心中微微生出冷意。

      没想到季姑姑对她的掌控欲望这么重,她不过就是试探一二,季姑姑就迫不及待来说服她了,生怕她脱离了控制,有了自己的想法,难怪上一世她被她们母女支使得团团转。

      “那可以让阿无跟着我了吗?”陆元宁歪了歪头,表面却是一副天真少女的模样。

      “那是自然,宁娘你有这样的想法是好事,证明你很清醒,知道那朱氏不是什么好人。”季姑姑弯了弯唇角,眉眼间俱是满意的神色。

      就这样,阿无留在了陆元宁的身边。

      季姑姑见矛盾解除,正要去外厢喊琴双进来,行驶中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外面也响起了马匹的嘶鸣声。

      陆元宁猝不及防,身体猛地朝前栽了下去。

      她闭上眼睛,认命地等待疼痛的来临,可下一秒,肩膀就被人抓住,然后她又被用力往后一拉,随后就又稳稳地坐回了座位上。

      陆元宁诧异地回头看去,只见阿无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季姑姑则狼狈地跌倒在了地上。

      “宁娘,你没事吧?”季姑姑没有让自己狼狈太久,她迅速起身,上前查看陆元宁的情况。

      陆元宁摇了摇头,“我方才抓住了窗栏,不曾摔下去,姑姑可要紧?”

      季姑姑见她果真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只发髻有些许凌乱,再看阿无也是稳稳当当地站在原地,不禁诧异。

      “姑姑,这到底怎么回事?马车为什么突然停了?”陆元宁去没有给她时间多想。

      季姑姑回过神,也皱眉道:“恐怕是冲撞到什么人了,宁娘你好好待着,姑姑出去问一问情况。”

      话说完,她便拉开车帘走了出去。

      陆元宁凝神听了一会儿,听到了季姑姑严厉的质问声,以及车夫诚惶诚恐的应答声。

      不过因为隔了一层车厢,她并听不太仔细,便收回了注意力,转头看向了身旁的阿无。

      “方才是你将我拉回来的吧?你学过武?”

      方才她摔倒是一瞬间的事情,且惯性使然力道非常大,若不是学过武,根本没有办法将她拉回来。

      阿无不置可否,“奴的任务就是保护小娘子。”

      陆元宁蹙了蹙眉,总觉得她这话说得有些奇怪。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琴双就掀帘走了进来。

      “小娘子,您方才没事吧?您看,我手都蹭破了。”琴双一见到她就开始撒娇,摊开手给她看自己的掌心。

      陆元宁看了一眼,淡淡道:“咱们行李里不是有药箱?一会儿让阿无给你上点金疮药。”

      琴双嘟了嘟嘴,显然有些不乐意,可到底还是点了点头,挑衅般地看了阿无一眼,“小娘子果然还是最关心我了。”

      陆元宁没兴趣理会她的争风吃醋,只问道:“你可知道马车为什么突然停了?”

      “准是那车夫不长眼冲撞了人,小娘子放心,我阿娘已经出去解决了。”琴双对此事并不甚在意。

      陆元宁也不指望她会知道情况,见果真令她转移了注意力,也就不再说话。

      没过一会儿,季姑姑就回来了,随她一道儿过来的还有兄长陆文廷。

      “宁娘,你方才没伤着吧?”陆文廷一上马车就仔细打量了她一番,见她一切如常便松了口气,又打趣道:“还好你没事,若是叫阿爷知道你还没回家就受了伤,一定会责罚我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