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黄APP

      因为有着敖雅的令牌在,李玄宗算是可以安心了。

      覆海大圣的女儿敖雅公主,别说一个猪妖头目猪三烈,就算是黑山老妖那也是不敢得罪的。

      所以他连毁尸灭迹都懒得做了,直接把那猪妖的尸体随手扔在了黑风山后面的乱葬岗中,此时消息也早就被那猪三烈得知。

      黑风山是一座大山脉,最中央的主峰灵气自然是最为充裕的,周围还是十几座小一些的山峰,灵气会差一些。

      这些小山峰都分属于黑山老妖麾下的妖族头目还有依附他的修行宗门,被称之为峰主。

      猪三烈的洞府便在最靠近黑风山主峰的铁塔峰上。

      此时铁塔峰猪妖洞中,昏暗的烛火映衬出的却是一副宛若地狱般的场景。

      上百头肥硕的猪妖拥挤在妖洞当中,黑漆漆的肉球滚来滚去,油腻的让人作呕。

      而周围却堆积的密密麻麻的腐肉骸骨,有些似兽,有些却像人。

      角落当中还有大团枯草似的东西,仔细看去,那竟然是密密麻麻的头发!

      猪三烈便躺在一张黑漆漆,油腻腻的皮椅上,他的身形更加高大,足有两丈来高,但体宽也接近两丈。

      一张油腻的猪脸上满是肥肠一样的皱褶,同时还有一道极深伤痕从眼睛一直延伸到下巴。

      “大头目不好了!青云宗那边不仅没有把小娘子给咱们,还把老六给杀了!”

      一只体形较小的猪妖连滚带爬的跑进来汇报。

      猪三烈猛的从椅子上坐直身体,一身肥肉乱颤。

      “什么!?谁给他的狗胆敢杀三爷我的妖?孩儿们把那青云宗的家伙给我剁成肉酱!”

      下面的猪妖一听到肉酱两个字却顿时兴奋了起来,挥动着手中各式各样的兵刃呜哇大叫了起来。

      “峰主且慢。”

      就在这时,一名中年文士却从猪三烈身后走出来,阻止了他动手。

      那中年文士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衫,跟教书先生似的,就是长得有些尖嘴猴腮,看上去有些阴毒的感觉。

      猪三烈皱眉道:“狈先生,你能不能别总化作人形?我可是一个多月没吃人了,你化形成这般模样,我怎么看怎么有食欲。”

      那狈先生心中暗骂一声:“就知道吃的蠢货!就连妖圣大人平时都是用人形的,谁像你个猪妖一样,痴肥呆蠢,占那么大地方。”

      虽然心中不满,但那狈先生还是一抹脸,顿时从中年人化作了一颗狼头,但却要比正常狼头瘦弱很多。

      他的原型是狈,狼狈为奸中的狈。

      狈是一种发育残疾的狼,前腿很短,需要被狼背着才能走。

      但狈生性狠毒狡诈,专门为狼群出谋划策,乃是狼群中的军师。

      之前狈先生便是一个狼妖头目麾下的军师,但那狼妖头目在对外征战中死了,他侥幸逃脱,无奈之下只得投入到猪三烈的麾下。

      他只是军师,出谋划策可以,实战甚至还不如一个最底层的小妖,所以哪怕他心中看不起猪三烈,也只得先找这么个靠山。

      之前那巡山的小狼妖也是那位狼头目的麾下,没了靠山便只能干巡山这种辛苦活。

      “这就顺眼多了嘛,你方才为何不让我对那青云宗的小子动手?骗了我的丹药还敢杀了老六,简直是找死!”

      狈先生眯着眼睛轻笑着道:“找死是找死,但却不该咱们来杀。

      那青云宗好歹也是黑山洞主麾下的直属势力,他杀了咱们麾下的人,身上肯定沾染上了黑山印。

      到时候明日请洞主召开集会,当众惩处那青云宗的人不是更好?

      眼下咱们是占理的,但若是擅自报复杀戮,虽然也没什么问题,但多半会让洞主不喜的。

      越俎代庖,坏规矩的事情可不能做。”

      猪三烈不满的哼哼着:“就你们心眼儿多,我就不信洞主他老人家会这么小心眼儿。”

      话虽这么说,但猪三烈也还是按照狈先生说的做了。

      因为在狈先生没给他当军师之前,他这伙猪妖虽然也被黑山老妖器重,但挨骂挨罚也是最多的。

      直到有了狈先生为他们出谋划策,情况这才好了些。

      到了第二日清晨,狼妖巡山的歌声从远处传来,还是那套词,听的李玄宗耳朵都有些起茧子了。

      当狼妖敲开李玄宗的门后,看到他竟然没跑,狼妖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小子杀了猪三烈手下的猪妖竟然没逃?”

      李玄宗挑了挑眉毛道:“我为何要逃?”

      狼妖咧嘴一笑,那血盆大口却是显得有些滑稽:“有胆气,洞主招你过去呢,黑风山十六峰的人都在,你可要小心了。

      这么多年来,黑风山可从来都没出过人族修行者杀妖族的事情,你可是头一份。

      那帮猪妖更是霸道的很,恐怕不会轻易饶你的。”

      这巡山狼妖虽然长得狰狞,但或许是看在昨天李玄宗贿赂了他两块灵石的份上还提醒了他一下。

      李玄宗淡淡道:“多谢提醒,不过饶不饶我是洞主说了算,而不是他猪三烈。”

      黑山老妖是大妖,他麾下的附庸妖族远比人族修行宗门要多,实力也更强。

      所以哪怕是比青云宗强的修行宗门也是不敢得罪猪三烈这种妖族大头目的,李玄宗可以说是头一个,而且一上来就把对方得罪死了。

      狼妖看着李玄宗坦然向着黑风山主峰而去的背影,不由得摇摇头。

      这小子是被吓傻了还是已经彻底放弃了?

      黑风老妖的洞府黑风山玄光洞其实李玄宗并没有来过。

      虽然他在青云宗呆了十几年,但他并不是青云真人的核心弟子,所以每次议事青云真人也不会带着他来。

      跟猪妖洞府那肮脏恐怖的场景相比,玄光洞算是很正常的。

      整座洞府虽然没办法跟覆海大圣的涯角水晶宫相比,但还算是很整洁的,到处都是打磨的亮晶晶的黑色岩石。

      只不过就连烛火都用黑色的晶石当做灯罩,使得光线显得略微阴森。

      当李玄宗被守门的小妖带入洞府之后,他这才算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黑山老妖。

      那黑山老妖端坐在黑石王座之上,一身宽大的黑袍几乎把整个王座都给盖住。

      对方虽然是人形,但一张脸却是惨白惨白的,双目一片漆黑,唯有嘴唇无比的鲜红。

      黑石王座之下十六把椅子,分属于黑风山十六峰,其中十峰的峰主都是妖族,剩下六峰的峰主才是人族修士。

      当然不论人还是妖,黑风山十六峰的峰主都是归元境,只有他那个倒霉师父青云真人明明有着归元境的势力却捞不到峰主的位置。

      这不光是因为黑风山十六峰的位置已经满了,更是因为青云真人的实力太弱了,麾下弟子也是弱的很,拿什么去跟人家争峰主的位置?

      李玄宗略微低头,躬身一礼:“见过洞主。”

      “青云真人死了,念在他也算是为黑风山出过力的情分上,我并没有收回他的宗门,但你竟然敢擅杀我黑风山的妖族,你可知罪?”

      那黑山老妖的声音刺耳尖利,根本就分不出男女来。

      虽然没有听出大怒等情绪,但李玄宗却顿时感觉一股极重的威压笼罩在他的身上,差点让他跪倒下去。

      当然这股威压虽然重,但并没有李玄宗昨日在见到敖雅时感觉强。

      妖族的等级排列并没有人族修行者详细,因为妖族不光看后期修练,也看出身和天赋神通。

      这也导致了两个同等级别的妖族互相之间实力差距很大,甚至可以大到碾压的程度。

      一般来说,炼气境界的就是底层的小妖,像猪三烈这种归元境的妖族已经是小有实力了,可以占据个山头当个峰主。

      而金丹境和灵台镜则被称之为是大妖,完全有实力占据一座灵气充裕的风水宝地开辟洞府,号称洞主。

      再往上的神台境和天人境则是号称妖王,而只有返虚境界的巅峰强者才有资格号称妖圣。

      妖族中有七大妖圣和三十六妖王的称号,当然这并不代表妖族只有这么多妖圣和妖王,只不过这几位在五洲世界的名声最大,战绩最强而已。

      按照李玄宗记忆中的资料,这黑山老妖的实力应该是金丹境。

      他本身就是这黑风山上一块黑石成精,所以不分雌雄,在黑风山上与人斗法可以占据地利,甚至可以越级杀敌。

      “回禀洞主,属下无罪,猪三烈麾下的猪妖该杀!”

      随着李玄宗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妖和人都将目光望向他,一脸的惊诧。

      这小子是疯了不成?

      老老实实认罪顶天就是一死,但要知道这世上可是有比死更恐怖的刑罚。

      “你小子找死!”

      猪三烈闻言顿时就炸了,油腻肥硕的猪脸上一对小眼睛泛着凶光瞪向李玄宗,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他砸成肉酱。

      “坐下!”

      黑山老妖厉喝一声,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满的神色。

      他这帮妖族出身的手下就没几个懂规矩的,这里是玄光洞,要杀也是他来杀,什么时候轮到你来逞威风?

      等到猪三烈不满的坐下后,黑山老妖这才把目光转向李玄宗,语气森冷道:

      “该杀?你若是说不出一个该杀的理由,我便让你试试神魂被封禁在黑石中,放在黑风山口被阴风一条条撕碎的滋味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