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高清无码被强便侵犯人妻中出的女教gas特大爆乳在线

      双手狠狠在自己脸上搓了把,范离调整好情绪走回自己的院子。

      按之前的规矩,除了晚上范建下衙回来,一家人是聚在饭厅用饭之外,早中都是各自在自己的院子里用饭。

      范离不管在没在范夫人院子处用饭,他院子里的管事在收到他回来的消息之后也会让厨房给他准备一份,倒不用担心会饿肚子的问题。

      说实话,范离现在其实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范夫人。

      他心中是有怨的,来自两个不同女人都抛下了他的怨。

      可是这他能怪她们吗?

      不能。

      这世上有的事情,不是不愿,而是不能。

      把自己闷在院子里刻了一下午的木头,范离暴躁的心绪才算是稳定下来。

      他从来不是一个十分冷静的人,不然也不至于前世落个“疯子”的名头。

      叶流云在这一方面的看法还是十分准确的,玩木头确实挺锻炼心性,当年他学这个的时候,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才去学的。

      把手中刻了一半的木雕妥善收起来,范离整理整理,抬头看一眼天色,嗯,是时候吃饭了。

      走到饭厅门口,一如和当初自己刚进范府时那般,范建坐在主位,身侧是范夫人和柳如玉,桌上的菜已经上齐,三人等着范离过来。

      唯一与之前不同的是,范夫人身边多出来的那个小不点。

      小不点个头还太小,坐在常规的椅子上根本够不着桌上的饭菜,所以这小家伙的椅子是那种特别加高过的。

      看到范离过来,范若若偷偷地和他摆摆手打招呼,打完之后又偷偷地看了范建一眼,发现他没有看着自己,露出一副松了口气的小模样。

      范离看在眼里有些好笑,可以看出范若若还是挺敬畏范建这个爹爹的。

      “义父,我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不用多礼,坐下吃饭吧。”

      看着范离这边健康平安的样子,范建放下心来。

      叶流云果然信守承诺,性子虽然浪荡了点,做事儿还是十分周全的。

      范建与叶流云的侄子叶重同代,是旧识,早些年间范建还阴差阳错救过叶重父亲一命,范叶两家说是故交是没问题的。

      是以,范建对于叶流云的性子,较其他人,更加清楚几分。

      “这次回来待多久?”

      “一个多月,下月十五和师傅出去历练,师傅说短则三五月,长则一两年。”

      提起这个,范离感觉自己有些心虚,自打正式拜叶流云为师开始,就没在这个家待过,好不容易回来了,又要出去不知道多久。

      “这样啊,出去之后听你师傅的话,跟你师傅紧点,虽然他人看起来有些不靠谱,但武功高强,足够保护好你。”

      对与范离又要离家这事儿,范建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习武之人嘛,有个一两年不着家,很正常。

      范离落座到范若若身边,正好这时菜也上齐,一家人动筷子开始吃饭。

      其实范离不知道的是,这次是范家久违的齐聚,就是为了庆祝他回来。

      范夫人如今身体不好,柳如玉现在大着肚子,平日里范建都是让下人直接把饭菜送到她们院子里,他则轮番去二位的院子里用饭,有时手头的公务没弄完,就干脆在书房解决。

      若不是此次范离回来,也不知何时才能这般聚在这饭厅中用饭了。

      “我知道了,义父。”

      朝着范建拱拱手,范离老实答应下来。

      可能是晚上烛火昏暗的问题,范离从侧面看过去,范夫人的脸色似乎比上午见面时好上不少。

      真气放出,感应到的是范夫人的生命力确实要比上午活跃不少。

      范离眯了眯眼,手中筷子停下,一个不太好的猜测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回光返照?

      明明好不容易才回来,为什么会这一个样子?

      愣了一下,范离突然意识到叶流云为什么会突然放他回来了。

      世间唯四的宗师之一,探查到一个人的身体状况,应该是不难的。

      第二天一大早,范府上下挂起了白绫。

      范夫人去了。

      她虽然还没有看到柳如玉的孩子出生,可已经看到了范离平安回来,身体健康,并且范若若还和范离十分亲近,这便已经足够了。

      人啊,还是不要活得太圆满了才好,活得太圆满了,会影响到后人福泽的。

      收到消息的范离面无表情,走到院子里,拿出一块完整的木头开始雕刻。

      前来通报的下人有些为难的站在院门口,离开不是不离开也不是,他看不懂自家这位少爷到底是要干嘛。

      直到看到范离院里的管事挥手,下人才如释重负的离开。

      范离基本不在府中,也不喜欢很多人伺候着,所以现在院子里只有两个洒扫丫头和一个管事。

      洒扫丫头没机会和范离接触,这院里唯一和范离打过交道的也就只有这位管事了。

      “少爷,夫人去了,您还是去前厅看看吧。”

      “我知道,把这个弄完,我自会过去的。”

      范离不为所动,手中动作更加凌厉快速,甚至用上了真气来加快手中的雕刻速度。

      管事尽了自己的职责,也是重新退回到一旁,主家的事情他一个下人不好管太多。

      木屑不停地从范离手中落下,手中的木块渐渐出现了一个雏形。

      很快,那个才初具雏形的木雕就变得清晰起来。

      雕刻的正是范家一家五口,范离把柳如玉肚中的孩子也雕了出来。

      范建位于正中央,范夫人立于范建左侧,身边牵着范若若,柳如玉怀中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孩子。

      完美的一家五口,不过奇怪的是范离并不在其中。

      雕刻完成,用磨砂纸打磨一番,抹油抛光。

      没错,得益于那位叶姑娘,这个世界连磨砂纸这种东西都出现了。

      一个精致的木雕就这样完成。

      “张管事,麻烦帮我拿个盒子过来。”

      张管事领命从房间中拿出一个锦盒,锦盒不知之前是装过什么的,还有这一股淡淡的花香。

      在范离将木雕放进锦盒时,张管事看到不存在于木雕里的范离,居然在范家一家五口的背后。

      把木雕在锦盒中放好,范离收好锦盒前往前厅。

      范夫人的灵堂就设置在前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