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爹,我要去找燕子,一定要去!”

      “儿子?就你胖的这个球样子!出去了能干个啥?估计连饭都吃不饱!

      乖,老老实实跟爹养牛,再说了,你要是不在了,咱家的牛再斗起来怎么办?”

      “不管!我就是要去美国。我要是不去?燕子在美国可能就不回来了!”

      王树林感觉自己快疯了。

      觉得他家这个快20岁的小子,怎么就这么不省事?

      利弊已经跟他说的这么清楚了。

      可这兔崽子还是要一意孤行。

      非要去那劳什子美国。去找他们家,现在已经高攀不起的那个“爱情”。

      他们家可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

      虽说养了二十来头牛,家庭条件还算不错。

      在他们这一片已经算是首席的富户了。

      可再怎么富裕也不可能让儿子。做一些不合实际的事情。

      在农村这里按理说孩子皮,不听话,揍就完事了。

      难道还能让家里这小兔崽子上房揭瓦去?

      可他家这个小子你揍也是白给呀。

      至于原因嘛,那就是太胖了。

      而且还不是那种一掌打上去能起波纹的虚胖,

      一身的肥肉,结实的跟砖头一样。

      皮糙肉厚的,不仅打不疼这兔崽子。估计还有可能把自己手给打疼了。

      当然借助其他工具不是不可以。

      但是王树林就这么一个儿子。武力威慑可以。但是真下手他是打不下去的。

      毕竟他也就这么一个儿子。

      再加上他这个儿子个子高的也有些离谱。

      力气比牛还大。

      他家的牛之所以养的好。

      除了吃的饲料少,总是野生放养外。

      也是因为有这小子“镇场子”。

      一旦有牛斗起来。

      他家这小子就会在第一时间直接给“分开”了。

      几乎是从来没有因为争斗受伤的牛。

      这可就给他省了好大一笔钱。

      其实王树林有时候也纳闷。

      按照他们家里的基因,他才刚过了1米7。力气也最多算是个庄稼汉的力气。

      哪能生出这种高了他两头多。

      抱老爹跟抱个小鸡崽子似的儿子。

      就这个身高,别说他们老王家没出现过。

      就连他们这一片也是闻所未闻。

      要不是他们爷俩眼睛小的神似。

      王树林甚至怀疑他老婆都有可能在外面做了和他名字颜色一样的事……。

      他家小子具体到底有多高,王树林没有量过,反正这些年一直在涨,肯定已经过了两米。

      再加上一堆肥肉,壮的跟肉山似的。

      所以棍棒底下出孝子的说法,在他这里是丝毫也解决不了问题。

      “小春啊,爹知道你喜欢燕子这个姑娘,爹也想让她给咱家做儿媳妇!

      要是人家只上个大学,爹不仅支持你,就是豁出这个老脸,也要帮你把燕子爹妈的工作给你做通了!

      可人家现在已经是留学生了,已经出洋的人,咱家配不上呀!”

      他家儿子喜欢的这个姑娘。也是本村的人,大家都叫她燕子。

      和他家儿子年龄也相仿,都是一块玩着长大的。

      只是人这命有千万种。

      一块长大的两小这命运却不同。

      人家燕子从小学习就非常好。

      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是一直名列前茅。

      一直前到全国的重点大学。

      并且这大二还没念完,就被学校作为什么交流生,就出国留学深造去了。

      而他家这个小子呢。

      是从小除了长肉是啥都不长。

      勉强磕磕绊绊的念完了初中。

      因为中考的分数总分加起来,连单科的一门满分都没有。

      他最终也就死了心,想让这小子回来跟他一起养牛。

      可是他死心了,他家小子却不死心。

      居然还叫嚷着要继续读高中。

      他当时还以为。这小子终于脑子开窍了。里面的肥肉终于不那么多了……。

      可这小子之后的一句话,差点没把他气死。

      “我不能和燕子分开,从小到大都是我们俩一起上下学的,要是我不在了,她再被人欺负怎么办?”

      “…………”

      面对这种情况,王树林还能说什么?

      直接果断毫不留情的将自家这个傻小子拉回家陪他养牛!

      这一养就养了4年多。

      按理说时间过了这么久了。

      他家这小子的心思也该收收了。

      毕竟这差距明显越来越大。

      虽说现在已经不兴做封建那一套了。

      但门当户对是亘古不变的事情。

      更何况再加上这体型不匹配。样貌也不达标。

      人家姑娘虽然也是在农村长大的。

      可人不仅长得水灵。身形更是没得说。

      所以做这些无用功又有什么用呢?

      可从目前的情况也能看出来。

      可能儿子随他养牛养的时间长了。也和牛一样,变成一根筋了,拗又不过来呀…!

      ………

      “行了,你们父子俩别说了,小春,去叫你妹赶快回来吃饭,要是还想说,吃完饭后再继续说!”

      父子俩这一种循环的辩论已经不是出现1次2次了。

      作为这个家的女主人。

      张慧兰也是见怪不怪。

      现在到了饭点,那就得赶快吃饭。

      别看她家这小子现在和他爹在据理力争。

      可要是一旦饿起来。是一刻也等不了。

      忘了说,小春就是她家小子的名字。

      官名叫王小春。

      除了这个儿子。

      家里还有个姑娘。

      比哥哥小5岁。叫王小小…。

      “哦,我这就去叫!”

      母亲的话明显是转移了王小春的注意力。

      他的确是属于饿不起的那种。

      刚才和老爹据理力争的时候。

      饭香他已经闻到了。

      只是为了心中的那一份“坚持”。

      他强行让自己不去想这些。

      只是这种坚持好像在肚子的面前还是有点脆弱。

      并没有撑多久。

      母亲既然已经发话了,哪他就准备赶快进行餐前准备了。

      …………

      王家的住所是位于村东头,一片较为空旷的地域,是前些年才刚刚搬过来的,盖了一栋2层的砖瓦房。

      以前是牛少。在村里面都不觉得有什么。

      可是这个随着这几年牛是越养越多。

      这牛叫牛粪。不仅声大,味也大。

      所以就在这地域比较大,距离草坡也不远的地方,新起了一座桩基。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家的周边几乎没有几家住户。

      也导致了他们家小妹。想找同伴玩,也得回到村子里边儿。

      王小春这就是要到村子里面去喊人。

      距离并不远,也就四五百米。

      可王小春却走了小10分钟。

      毕竟太胖了,导致他的速度也快不了。

      按照他的体重,保守估计也过了250斤……。

      “小春,你不是嚷嚷着去美国吗?到底什么时候走?要不要让叔开三轮送送你,哈哈哈哈!”

      “你就行了吧,人家小春即便是要去美国,也轮不到你去送,别忘了人家舅舅是干什么的?”

      王小春这刚走到村口。就遇到了本家的两个叔伯辈。

      毕竟已经到了饭点,下地干活的人也都纷纷回了村。

      对于王小春想去美国这个事。

      早就在这帮人里面传的沸沸扬扬。

      这也怪王小春他自己。

      他呢不仅是在家里闹。而且还在村里面瞎打听。

      毕竟是想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能通过各方渠道多了解一些。总是有备无患的。

      可惜这傻小子想要打听也选错了,要打听的地方。

      在他们这里。

      别说有出国见识过的人。

      就是连出过省城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所以他的打听注定是徒劳的。

      这也才几乎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他的想法。

      不过村里面人知道了他的想法后,却没有人去嘲笑他。

      之所以这样。

      倒不是说他的坚持和爱情,被村里众人所理解。

      毕竟在农村里,有多少人会真正跟你去谈这个情呀爱的。

      一般都是到了年纪就介绍个对象。

      见面后谈的差不多就谈彩礼。

      谈的没问题了,就结婚生娃。

      这才是他们这里的人,该有的生活。

      情啊爱的也没地里多打几斤粮重要。

      之所以没有人嘲笑他,是没有人嘲笑他出国的想法。

      在他们这里,其他人想要出国,估计是千难万难。

      而对于王小春家里人来说,倒还真不算是太难的事情。

      原因就像刚才那个叔伯说的那样。

      人家有一个能帮上这事的舅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