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t∨杏仁直

      坐在马上的松下青苍让神乐需要仰视着,松下青苍背后跟着十几名亲卫,估计都是精锐武士。

      松下青苍翻身下马,与神乐保持着三米以上的间隔,手掌若有若无的放在一人高的刀鞘的刀柄附近。

      “巫女小姐,是在下有什么招待不周吗?让您不打一声招呼就不辞而别了。”

      松下青苍保持微笑,至于他说的话一个字也不能信,真的是因为一个人的不辞而别就让他亲自追上来?

      如果不是神乐表现出了这么强大的武力,不能将这么强大的剑士放进京都,随便一个普通人偷渡去京都他会过问一句?

      单单一位剑鬼就搅得京都风声鹤唳,再加上面前的这位,那情况让人不寒而栗。

      “你就带这些人来拦我?”神乐没有回答那些冠冕堂皇的问题,反而是轻蔑的扫了一眼后面的武士。

      “你个混蛋!”当即一位自尊心很高的武士就忍不住想要拔刀,最后被松下青苍拦了下来。

      “政,不要对女人无礼!”

      被叫做政的武士咬了咬牙退了回去,就在刚才冲突发生的瞬间,松下青苍察觉到神乐双腿微微弯曲好像捕食的孤狼一般,政要是冲上去很有可能会被杀。

      “让我亲自请巫女小姐回去吧。”

      松下青苍说着拔出了一把接近人身高的太刀,神乐嘴角上扬,她想起了佐佐木小次郎,每次都拿着他那根长竹竿一样的太刀,配合秘剑·燕返有时候简直无解。

      神乐拔出炎彻,刀尖对着地面摆出了个很松散的架势。

      松下青苍微微皱眉,他一时间没有猜出这是哪一流派的风格,或者说有适合的流派也不会出现这么强的剑士。

      极东世界的剑道起手式并没有什么讲究,怎么舒服怎么来,毕竟以极东的战力极限,起手式如何在对战大妖时不会有太大意义,关键还是看自己本身。

      松下青苍一步踏出,在神乐进入太刀攻击范围后凌厉的斩击袭来。

      神乐挑开朝着自己脖颈而去的一刀,看样子松下青苍并不在意请回去的是不是一具尸体了。

      松下青苍手腕一转,刚被挑开的太刀改变了个方向再次斩向神乐,只要力量没有大到能够直接把松下青苍的太刀击飞的程度,哪怕格挡开了他的太刀也来不及做出反击。

      神乐后撤一大步,离开松下青苍的攻击范围,呼吸稍微急促了一些,身体被压制到这个世界的程度后,她确实再次体会到了压力。

      “如何,还需要继续吗?”松下青苍轻笑着问道,但他心中是很惊骇的,没人能在这个距离撑住他的连续攻击不受伤几分钟的时间,在今天以前……

      “够快,但是不够灵活,感觉就像是追求速度反而变得仓促了。”神乐神色冷静的点评道。

      松下青苍笑容敛去,只要是一名剑士就不会允许自己被敌人随意点评,尤其是他这种级别的。

      “扰乱我的心境吗?可惜没用。”松下青苍恢复了笑容,他是真的认为神乐就是单纯的想要扰乱他的心思,一旦抢攻没有把握住距离就会给敌人机会,这是好几次战斗的经验了。

      “不,确实是比不上我的一个朋友啊。”

      说完,神乐也懒得再多说什么,直接冲了上去,松下青苍也重新展开了迎击,太刀的攻击滴水不漏,这无亚于最完美的防御。

      直到神乐再次挑开太刀,并且把刀挡在了下一刀的轨迹上,同时上步一脚踹出。

      松下青苍一愣,太刀回斩后被早就等在那里的炎彻挡下,同时他的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他感觉自己的腰部直接失去了知觉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松下青苍摔在敌人,尘土飞起后他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捂着肚子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松下青苍的技法偏向攻击速度,只要进入太刀触及的范围就像是陷入了沼泽一样,但是为了追求让敌人无法反应的攻速,导致他在回斩时会因为仓促而难以改变攻击轨迹。

      同样是使用长太刀,佐佐木是诡异到了极致,松下青苍就显得死板了不少。

      “你的剑只能指向弱者啊……”神乐叹了一口气,话语中没有讽刺,有的只有惋惜。

      听完这句话,松下青苍死死的瞪着神乐,眼神中有惊诧也有不可思议。

      因为在一年前,他在一个男人嘴里得到了同样的答案,那个男人差点就取走了他的性命。

      后方的武士们冲了过来将松下青苍护在身后,拔出刀对准神乐,好像她再往前一步就要和她同归于尽一般。

      “既然败了,那就不要去打扰无关人了,你还不至于放弃自己的骄傲吧,剑士?”

      神乐话语中暗喻的当然是汤屋中惠在乎的人,要是没有猜错的话,汤屋已经被人暗中包围了起来。

      “这是……当然……”松下青苍说着猛烈的咳嗽起来,那一脚让他怀疑面前这位真的是女人吗?说他的腹部被关西的主人碾了过去他都相信。

      虽然他不知道,关西的那条巨蟒已经被神乐斩了,否则他绝对不会带这么十几个人追上来,那和自杀没有区别。

      “那就告辞了,京都的剑鬼,我其实还是很有兴趣的。”神乐摆了摆手转身就走,就这么把后背露给了敌人。

      武士政轻轻的向前挪了半步立马被松下青苍拉住,政有些不解,以他的实力想要偷袭的话松下青苍大人也会受伤,只要把这个女人弄伤,他们十几人拖也能拖死她,没必要这种时候讲究剑士的高傲了吧。

      松下青苍想要对政说什么,但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时背对着他们的神乐却开口了。

      “聪明的选择,不然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政打了个寒颤,他刚才的半步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听到声音,这个女人怎么听到的?

      等到神乐离开后,松下青苍才颤抖着站起来,看了看身边的人。

      “能对付她的……只有那个剑鬼……咳咳……把消息传给京都那边吧,剩下就不是……咳,我们该管的了。”

      神乐这边,看了一场大戏的惠欲言又止,一是惊愕那位松下青苍大人竟然战败了,二是对于神乐后来的那句话有些不确定,难道是汤屋那边吗?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要是有机会我带你见识一下更加精彩的世界。”神乐瞥了一眼惠,语气颇为淡然。

      惠张了张嘴还想要问什么,结果神乐就回答了。

      “我只教你剑道,剩下的要你自己想。”

      惠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弱弱的说道:“谢谢师傅。”

      神乐点了点头,惠没有发现,神乐的嘴角微微上扬了瞬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