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宝鉴之冥府春色

      当天晚上刘侍郎府过得极不平静。

      把女儿当成眼珠子的刘夫人重重地给了刘妍一巴掌,自己气得坐在那里直喘气。刘侍郎暴怒,一拍桌子:“这种女儿还要做什么?丢人!你去,明天就把她送到尼姑庵上去,这辈子就老死在那,永远不要回来!”

      “老爷!”刘夫人哀叫一声,虽然她也气得半死,但毕竟是自己娇宠看大的孩子,心下不舍:“妍儿还小,真送尼姑庵,这辈子就完了。”

      刘夫人这下把火引到了自己身上,刘侍郎怒吼:“慈母多败儿!她成今天这样,还不是你惯的!要不是看见耀儿份上,你也跟着去尼姑庵吧!”

      刘夫人火也起来了:“刘启,你别以为你现在是侍郎,就可以冲我大吼大叫了?别忘了,没有我父亲,你能有今天吗?”

      “你父亲?”刘侍郎冷笑:“你还倚着你父亲呢。别做梦了!你以为你们陈家现在还高高在上?哼,要不是我,你父亲现在还能颐养天年吗?早不知要被天子贬到哪个角落生灰去了!”

      然后院子里的下人们就听得房间里花瓶书画砸落的声音,还有刘夫人和刘妍的痛哭声。

      当晚刘侍郎气冲冲离开,宿在小妾那一连数日没有回主院。

      这事最后呢,刘侍郎还是同意了这门亲事。但刘侍郎是有前提的,要这位蒋公子走仕途,挣个一官半职后再能成亲,要不然,他是坚决不同意的,他丢不起这个脸!

      “做官?”蒋公子玩味地念着这两个字,“做官嘛,也不是不可以,”他慢悠悠地道:“不知怎么样,倒是可以试试看。”

      “口气真是大!”刘侍郎冷哼了声,瞧着这妖艳的男子就来气,一个男子,长得妖里妖气的不说,还自以为是,以为仕途是那么好走的?当官是说试就试的?

      “岳父不相信吗?”蒋公子似笑非笑:“这世上,只要我想,就能做到。”

      “放肆!狂妄!等你踏上仕途再来和本官说话!”刘侍郎怒气冲冲地甩手走人。

      “果然是利字当先,万事不离权势。看来这权势果然是好东西。”妖艳的蒋公子用纸扇抵着下巴若有所思:“看来只有钱还是不够的,要不,做个官试试?”

      蒋公子说到做到,当年的科举考试就高中状元。

      刘夫人大喜,她的女儿果然是个有福气的,一手的坏牌都能打成好牌!幸好没听刘侍郎的,这要是送到尼姑庵去,不是把女儿给毁了吗!

      刘妍也终于能走出她的绣阁了。

      这段时间她过得提心吊胆,生怕父亲将她送到尼姑庵去。总算蒋郎争气,高中了状元,这下好了,她总算可以抬头见人了!

      她以后可就是状元夫人了!

      凭她父亲在朝上的威信,蒋郎以后的仕途那可是光明大道啊!

      只是事情发展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蒋公子的状元游街游出了大事。

      这事出在归云寺。

      蒋公子的状元游街其实也没到归云寺山下游一游,但那天也巧,正是归云寺僧人下山化缘之日。

      这化缘之日是老和尚特意订下来的规矩。

      虽然归云寺为皇寺,受皇家供养,僧人们是可以不必出去化缘的。但老和尚觉得这样下去,僧人们会产生贪欲之心,不利僧人们修行,于是定下每月化缘之日。

      这每月的化缘之日,归云寺的僧人们都会按辈份高低,分批出去化缘。

      这月的化缘之日,是辈份极高的僧人出去化缘。这几位辈份极高的僧人不仅佛法了得,法术也甚是了得。

      状元踏马游街时,这几位僧人正站在街口乞食。蒋公子胸缠大花,身骑白马,志得意满地从街口而过。当下就有僧人皱紧了眉头,喝了句:“好重的妖气!”

      另几位早已四下察看,最后所有的眼睛盯住了蒋公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