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福利视频app

      甬道比之前要宽阔不少,两人虽说小心翼翼,但也步速极快。

      令孟云郁闷的是,自从刚才走过那个藏书库后,连走了半个时辰,还没有看到其他的洞府的影子。

      这甬道之中,一定有密道!

      孟云几乎可以肯定,但也无可奈何,在这甬道之中,观察性本来就不好。不是其构造者,几乎不可能知道简明通道。

      按道理说,这甬道之中理应是有照明装置,可是二人在摸索之中,也没有发现分毫,大概是时间太久掉到岩浆里面去了吧。

      不会是死胡同吧?走了许久不见什么出口,孟云心中微惊。

      “孟云,快看,快看!”忽然,少女一只手拉拉他的衣角,手指激动地指向不远处,一间赤红的门挡在道路一边,其下岩浆流动,将门昏暗照亮,一条短短小路架在岩浆之上,直通门户。孟云点点头,嗯,又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

      “看什么呢,看上面。”少女玉手托起他的下巴,将他的头抬起,看向门之上。

      “丹药房。”孟云念到,眼睛中顿时亮光闪起,好家伙,倒是有不少好消息。

      “看来这确实是大路,走下去问题不大,应该是会通向主殿……”孟云点点头,给少女指到,“牌匾还没有坏,这洞府搬空的时间并不长。”

      丹药房一般都被各个势力建在自己的后花园之中,孟云这般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

      胡馨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在这么热的地方,牌匾还没有出现十分严重的损害,显然,搬走的时间不会太长。

      也就是最近几十年内,大荒郡发生了什么变化!

      这可能……会与教中的记录有关!

      胡馨灵微微摇头,小心翼翼地甩了甩孟云的袖子:“咱们,咱们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丹药没有带走……”后者美眸发光,口水都要溜下来,看的孟云哑然失笑。

      “小财迷……”孟云无奈道,看着前方的大红门,眼睛瞟向后者,“这门你打算怎么办?咋滴也要处理一下吧。”

      “先试试能不能开开,不能的话就暴力拆除!”胡馨灵看向红门,恶狠狠道。

      孟云讶异地瞟了后者一眼,没想到少女竟然这么暴力,开口就要动手。

      但其实胡馨灵心里也没有什么底,那门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只是眼中看上去,似乎也不是那么沉重,看上去反而像是某种实木所做。

      两人走上前去,孟云左手放在门上,微热。点点头,“果然是木门。”可笑,如果是金属,现在手都给他烫肿了,胡馨灵坏坏想到。

      “来,推。”胡馨灵咳嗽一声,走在孟云身旁,玉手微微发力。两人双手同时发力,面色逐渐变得通红起来,像煮熟的虾皮。

      这门显然是被什么机关卡住,暴力拆除,至少也要万斤力吧。

      “算了吧。”半晌之后,孟云也只得叹口气,将手放下,手掌已经微微肿起来,刚才简直是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纵然是他即将开启第一力窍的身体素质,居然一瞬间也吃不消。

      身旁胡馨灵俏脸通红,喘气之间身体微微起伏,玉手在墙壁上随手一按,墙壁嗡嗡作响,一层层砂岩脱落下来,掉在地上,瞬间就盖了一层。

      红色大门也在微微颤抖之中,逐渐打开。孟云面色怪异地看了胡馨灵一眼,这个丫头,不知道怎么找到这个机关,直接打开了这扇门。

      不过也好,应该能少不少麻烦。

      孟云右手光芒一闪,莽荒剑便出现在右手之中,剑尖紫光闪烁,遥指红色大门。

      吱嘎——

      胡馨灵立刻躲到孟云背后,把他挡在前面。

      孟云摇摇头,女生果然是女生,胆子真小。

      ——呼——

      此处同样是一间巨大的石室,似是由于扰动,其中一盏盏烛光亮起,昏黄之光顿时笼罩在屋中。

      胡馨灵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向石室之中,刹那间,美目便锁定在石室中一个个丹炉之上。

      “果然是炼丹室。”胡馨灵和孟云对视一眼。炼丹炉之上雕刻着各种神奇的异兽,有的龙凤共舞,有的方尊矗立,还有几尊丹炉泡在岩浆之中,其上饕餮画像闪动,栩栩如生。恍然之间似乎有丝丝缕缕丹香飘出。

      孟云一把抓住胡馨灵的纤细胳膊:“我进去看看,你在外面等我。”这个地方看似安全,但未必没有什么危险等着他们。

      在后者赌气的眼神中,孟云小心翼翼将一只脚跨入红门之中,探入半个身子,鬼鬼祟祟地扫视一周。

      石室约有百丈长,数十丈宽,各处流露颓圮之色,微微的草药香在空气之中弥漫,显示着这当年炼药之地的盛况。

      四下观察,周围有大大小小几个岩浆池,红光闪动,显然是人工挖掘而出。

      “用岩浆来提供炼丹的热量,真亏这个势力的人能想的出……”孟云小手摸过那些暗沉的丹炉,一圈圈符文十分粗糙,在这特殊的环境之下,特殊金属依旧温热。

      孟云摩挲了一般,心中便可以想象当年此处炼药的盛况,几百个炼药师用着自己的炼丹炉,各种火焰上下翻腾,灵药四散飞出,药香弥漫……

      “这不可能是焰火灵者的手笔……吧?”孟云吞咽了一口唾沫,将震惊之色压下,这么大的一个势力,就算是隐蔽起来,在大荒郡也绝对会留下什么行踪。

      而焰火灵者,并不是大荒郡之人!更大的可能是,他只是发现了这处被荒废的福地洞天,并加以利用。

      这么看来,灵狐教甚至方家,知道这个传承,这个地方,更多的便是依靠古籍和文献,而不是依靠玉中的火葫芦籽。火葫芦籽,应该只是开启的方法!

      孟云隐隐猜到大荒郡有些势力知道此事,这么看来,倒是可以坐实了。

      “那个,我可以进来了吗?”胡馨灵声音传来,她俏脸半藏在门后,小声问道。

      “来吧,没啥问题。”孟云没好气道,他双手环抱,假装要把后者抱进来,低下眼看着她,“你们灵狐教是不是知道这个传承到底是什么?”

      胡馨灵闻言,眼光微闪,笑着推开后者道:“什么呀,这不就是焰火灵者的传承吗?”她玉手微微握紧,小动作却被偷偷观察的孟云看在眼中。

      “是吗?感觉你们这次知道的很多呢,不只是你们灵狐教,方家也曾经在那颗玉上做过手脚,你们一定都知道些什么。”孟云笑道,一只手架住胡馨灵,坏笑道,“不告诉我吗,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胡馨灵无奈地看向孟云,十二岁的小孩一股坏水,脸上还带着青涩,就开始威胁起自己来了。

      “来呀来呀。”胡馨灵不吃那一套,俏脸笑着靠近他,红唇微动。

      “当——”孟云一步步后退靠在一个炼丹炉之上,胡馨灵纤纤玉手直接拍在他头旁边的鼎炉上,“大荒郡不知道这件事的势力可不少呢,这件事确实是一个秘辛。嗯,这样吧,求姐姐,姐姐就告诉你哦。”胡馨灵红唇轻启,露出标志性的小虎牙,元力暗自涌动,悄咪咪使用起魅惑术,便看着孟云眼神直了起来。

      “哼哼哼,和本圣女斗。”胡馨灵心中微笑,她倒要看看,这臭小子会怎么出丑。

      孟云一晃眼,星瞳中便出现了一丝清明,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嘟起嘴,便向胡馨灵的丹唇轻轻吻去。

      孟云速度极慢,给了胡馨灵充分的反应时间,要知道少女在教中也是一人之下,何时受过这种委屈,直接就将少女吓了一跳,俏脸瞬间通红,向后爆退两步,娇躯直接就撞到了一尊小型炼丹炉之上。

      轰——

      炼丹炉应声而倒!大殿正中那一尊看上去极为沉重的炼丹炉居然在细微的碰撞之下倒下,三足之中断去其一,厚厚的药渣铺了一层,烟灰四散。

      孟云就像是在土木工程专业的学生在工地上搬了一天砖一般,瞬间就灰头土脸。胡馨灵明媚俏脸之上也是青黑一片,看上去滑稽无比。

      孟云赶紧上前两步,先伸出一只手,将胡馨灵拉起来而后便是向前一步挡在胡馨灵之前。

      少女微愣,或者说是吓傻了——也就站在身后,没有什么动作,乖巧至极。

      看着一尺高的药渣,仿佛在缓缓蠕动一般,孟云有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当即莽荒剑前指轻轻拨开药渣药渣,仔细地观察着其中情形。

      呜呜——

      在孟云的眼皮子底下,一只秃噜皮的动物自沉重的药渣之中勉强爬起,皱巴的眼皮勉强睁开。

      嘶——

      看着小东西赤红色的眼睛,这家伙由眼睛由蒙圈逐渐清明,显然在逐渐清醒过来。孟云赶紧带着少女后退几步,生怕是什么可怕的幼崽,一下子就将二人吞了。

      “听说大荒不少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妖兽都有着不少的古怪,我们还是离远一点,随时准备溜。”孟云吞咽一口唾沫,佯装镇定。

      胡馨灵臻首轻点,她也有点紧张,这小兽着实是长相超群,怪异使人生畏。

      幼兽自药渣上缓缓爬起来,看到二人,眼睛直冒光,在孟云看来,就像是经久没有进食,想要将面前这两份外卖消费掉了。

      幼兽走起来四条腿有三条都颤颤巍巍,想必是饿太久了。不过,瞬间它便绷紧了四条小腿,向着二人奔跑过来。

      瘸了的腿加上奋力的奔跑,看上去却是怪异至极,简直就是摇摇晃晃。

      见秃噜皮靠近过来,孟云将莽荒剑剑身挡在路上,虽然这幼兽看上去一阵清风都能吹倒,可还是不要轻举妄动。这家伙看上去瘦瘦弱弱,说不定就是假象——强大的妖兽也可以像人类一般辟谷,甚至数十年不吃不喝。

      常在路边走,哪有不湿鞋?孟云冷汗直流,生怕翻车在这么一个小东西嘴中了,心道还是谨慎一点好。

      幼兽身后还拖着什么东西,昏暗之中看不清楚,它见孟云面色不善,本来欣喜的脸也不由得垂头丧气,摇头晃脑起来,只得将眼光投向孟云身后的美丽少女,后者身上的气息倒是让它很亲近,当即眼中也是泪光闪烁,算是真情流露。

      昏黑之下,靠吞噬药渣和沉睡的它,已经不知道是多长时间以后了。此时终于有人类,打开了这扇门。幼兽简直要激动得痛哭流涕。

      和幼兽对视了一眼,胡馨灵也只得尴尬一笑,撇过头去。她的想法和孟云一样,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呢,万一是扮猪吃老虎,栽在它的手中,未免也有些太不光彩了。

      幼兽眼中泪光微动,先是有些懵,再看看自己秃噜皮的样子,一身毛发在长期的休眠和营养不足之中脱落而去也微微发愣,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两个家伙,压根就没认出自己来!要知道,上一任主人在世时,它可是万众敬仰的!

      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里的人苍茫逃窜,直接关闭了丹药室,偷吃丹药的自己被锁了起来,前些年还吃了些丹药,而后便只能食用药渣维持生计,此时已经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再不来人,怕是要活活饿死在这石室内!

      “小心。”孟云见这幼兽眼中放光,赶忙拉着少女再次后退几步,剑光遥指幼兽。幼兽低下脑袋,想想自己光辉的过往,连死的心都有了。

      瘦小身体绷紧,身体之中的潜力都要激发出来,幼兽勉强将浑身的药力注入大脑兽核之中,顿时,小巧的秃噜皮尾巴上,一丝赤红色小火苗燃烧起来。

      噗——

      火光微亮,光芒如同烛光一般,毫不起眼。幼兽震惊地看到,一道蓝紫色剑光向着它高贵的尾部劈斩过来。

      这一刻,它真的死了的心都有了。

      “等下。”微暖玉手抓住孟云握剑的手,孟云疑惑的看向身后,胡馨灵面带异光地看向那只小兽,吐气如兰。

      “你是火灵狐?”胡馨灵俯下身,向小兽看去。小兽感动的无可附加,眼泪鼻涕全都流了出来,滑稽无比。

      “不是吧……你可别被骗了。”孟云拉了拉胡馨灵的袖子,再次皱眉打量小东西一番。这家伙哪里是狐狸了,光秃秃的,皮包骨头,看上去道像是什么邪恶的不明生物。胡馨灵不会是陷入幻觉了吧?

      胡馨灵瞪了他一眼,朝他做个鬼脸,吐吐小巧舌头,这才转身,将疯狂点头的不明生物抱在怀里……

      孟云眼皮狂跳,手掌忍不住在自己头上拍拍,这家伙,一定是中邪了……

      火灵狐灵智极高,摇摇尾巴,表现出来自己对食物的强烈意愿,胡馨灵赶紧翻动须弥介,将一些肉分给它。后者瞬间便狼吞虎咽,看向少女的眼睛之中也有浓浓善意升起,一瞬间便认主了一般。

      若是让火灵狐知道孟云心中所想,后者一定会给他一个白眼,几十年没见过活人,眼前的少女撞开丹鼎唤醒了它,简直是照入黑暗之中的一道光呀!

      要是世间有仙女,那一定是以少女做模板!至于她身边那个看热闹的,在后者的大眼睛之中也变得顺眼了不少。

      这家伙,看来真的是长年累月没有吃饭,只靠沉睡,才能强行吊住一条小命。孟云叹叹气,那这里没能带走的丹药,在这看上去完全不像狐狸的家伙还有力气折腾的时候,就已经吃完了,不可能再留下。

      修元者可以辟谷,在家族的教授中,每一旬中便有一天不吃不喝,将体内后天废物排泄干净。

      但在元宗境之前,不吃食物,等同于找死!元宗境之前,生命形态还没有升华,身体还没有由后天转为先天,不能直接以先天之力反哺自身,只能去吸收食物中的能量。

      火灵狐修为看起来并没有太高,即使是在几十年前修为最高之时,也绝对没有那么高的修为。此时已经半废,即使是修养,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也是,大荒郡这样的地方,要是有元宗那样的强者,那还不是翻天了?

      “那个,鼻涕快到衣服上了……”孟云叹气,旋即没好气地提醒一声。后者立刻惊叫一声,取出一片绸带将火灵狐晶莹的鼻涕擦干净。

      火灵狐逐渐吃饱,躺在地上,不动了,简直像是孟云躺在家里大床上的样子。

      孟云哼哼一声,心中不爽。从这么一个家伙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可真是令人感到挫败。

      朝着火灵狐身后看去,这家伙脖子上居然还拴着一条皮绳,后端断裂,还有着牙印,显然是它自己咬断的。

      “孟云……”酥麻的声音响起,青葱般的手指划过孟云执剑的手掌,痒痒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鸡皮疙瘩悉悉索索地起了一身。

      “干什么……”孟云跳出两步,缓缓转头,心头狂跳,这么温柔的声音!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胡馨灵眼光如水般流转,红唇轻启……

      孟云见状,赶紧闭上眼睛,没好气道:“少来!”不用想,绝对是魅惑术!

      在灵狐教的教主和圣女,他中招的次数已经不下十次,对于这种感觉也算是有了免疫,孟云气鼓鼓想到,少女再对他使魅惑术,他可就要生气了!没错,就是下次!

      “好了好了,不用不用。”胡馨灵见状无奈道,她也很疑惑,这只是她第三次用魅惑术,怎么孟云这么警觉,一点机会不留。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姐姐已经狠狠坑了孟云一次了,那天仙般的形象,曼妙的身姿,现在还在脑子里呢,再看下去,鼻血就要涌出来了。

      “有话快说,无事退朝。”孟云缓缓睁开眼睛,确实是没有什么异样,他撇撇嘴,没好气道。

      “小红问你,能不能给它一颗回春丹,它想要恢复点能量,和咱们一起走。”胡馨灵美眸紧紧注视着他,金发摇动。虽说没用魅惑术,但她看上去还是女神一般,眼光流转。

      不愧是灵狐教圣女,妩媚和清纯都渗透到骨子里,一颦一笑中展现出来的是风情万种。

      “它说?它可什么都没说!”听到少女这一句轻飘飘的话,孟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回春丹他只有三枚,在恢复时服下一枚,如今也只有两枚而已。这样的话便想让他掏出一枚来,他孟云,今天就是死,从这岩浆跳下去,也绝不会掏出这一枚丹药来!

      这可是三阶丹药,价值昂贵无比,至少不是他一个一阶应该有的!对他来说,这是可以救命的东西!

      “这位帅气的小哥哥,能不能给我一颗回春丹,我真的很需要呢。食用了以后,说不定就可以帮到你们呢。”稚嫩的童声响起,胡馨灵怀中的秃噜皮坏狐狸发出女童般稚嫩的声音,听得孟云忍不住打了两个机灵。

      会说话的狐狸,太可怕了!

      “小红是火灵狐,是火之精灵,会说话有什么奇怪的。”找到这只火灵狐后,胡馨灵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扫之前紧张之色,嘻嘻笑起来,明媚无比。

      难不成这个小东西真的有什么特殊之处?孟云也纳闷起来。

      “我们火灵狐一脉,天生便能开一智窍,嗅觉和灵智在灵兽中都是一绝。”胡馨灵怀中秃噜皮火灵狐眼皮抬起,鼻孔望着孟云不可一世道。

      “你这么虚弱,能帮我们什么?”孟云瘪瘪嘴,对这家伙竖竖中指,这家伙,就知道吹牛,牛皮都吹上天去,才只是幼生期,在这里,看这情况,这家伙也只是作为吉祥物存在的吧。

      “给我一颗回春丹,我就跟你们走。”小狐狸吃瘪,大眼睛滴溜溜转转,说话逐渐软了下来。

      “你还有选择吗?”孟云针锋相对,手掌发亮,想要教育教育它,这么小就知道敲竹杠了,再大点还了得,难怪说是千年的狐狸精呢。

      趁着还能教育它的时候好好教育一番,反正日后也没多少机会相见。若是这家伙以后足够强,我还可以和双儿武玄通他们吹吹牛。

      小狐狸看着孟云的表情,不禁哑然,只得将骨瘦如柴的身形往少女怀里缩,一副委屈的样子。

      面对火灵狐的请求,胡馨灵美目中明显有一丝挣扎,这可是教中膜拜的圣物幼崽之一,若是能成功培养长大,那能力,甚至可以成为妖圣,带领灵狐教走出大荒!

      “孟云,嗯,是这样,”少女俏脸完全红了下去,却“勇敢”地直视孟云眼睛,水灵灵的大眼睛流光环绕,“你给它一颗回春丹,本圣女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偷偷吻我的事我就不计较了。”孟云看去,胡馨灵俏脸一直红到脖子根,她怀里那个小东西,嘴角却拉出一丝似笑非笑,见孟云瞪来,又老老实实缩回去。

      “我什么时候亲你了?”孟云懵了,我失忆了?

      “就在刚才,刚才炼丹炉那……”少女红唇微微蠕动,半晌才憋出来,看上去,像是说出了什么十分难堪的事情。

      也对,她身为灵狐教圣女,什么时候有人敢调戏她?早就教法处置了。孟云这样的举动,在教中怎么算都不可能轻松。

      “我就是开了个玩笑,吓唬一下你……我也没亲上啊。”孟云叫冤,捶胸顿足,让那小狐狸看了笑话,吱吱坏笑起来。孟云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小狐狸立即回给他一个眼神,像是在告诉孟云:我懂我懂……

      “你还想亲上……?”胡馨灵身体微微颤抖,玉手就向着孟云脸上扇来,孟云脸上结结实实来了一下,直接就懵了。

      “少年,依我看,你有机会……”小狐狸居然还精神传音,狐狸脸上满是坏笑,要不是有女孩子在面前,他简直想要狠狠啐一口,这家伙满口胡搅蛮缠,显然不是什么好货。

      旁边胡馨灵俏脸红的像要滴出水,眼中一片水雾浮现。孟云都差点忘了是她先戏弄自己。

      须弥介紫光一闪,一颗碧绿色丹药便出现在手中,丹香飘散,引得胡馨灵怀中小狐狸抬起头,口水都快滴出来了。

      “别哭嘛。”孟云剑眉微舒,无奈道。家规使然,从小孟云便见不得女孩子哭,这次也难以例外。

      更何况,那一巴掌,真的把人都给打傻了。三阶的回春丹,被一阶的小子送出去一颗,但凡再给孟云一个想想机会,八成都不会拿出来!

      那小狐狸肯定可以活下来的,无非是需要更长一段时间调理而已。

      孟云心中不爽,还是叹气,手掌一抖将丹药递给少女。

      胡馨灵衣袖擦去泪光,勉强挤出一丝明媚的微笑,玉手将丹药喂到小狐狸嘴中,眉头才逐渐舒缓起来。俏脸再次可爱起来。

      咔擦咔擦声响起,小狐狸吭丹药啃的起劲,口水哗哗往下流。孟云恶狠狠看着它,把它自胡馨灵怀中提溜出来,“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吃东西把嘴闭上!”孟云简直想要洗洗这小东西的花花肠子。

      火灵狐开了智窍,也是相当聪明,一瞬间便认清楚大腿,一声不吭,像极了乖娃娃。孟云将它放在地上,这家伙一瞬间便抱住他的大腿,让他哭笑不得。

      揉了揉眉头,孟云手中莽荒剑紫光狂闪,吓了二者一跳,一剑下去,正好斩断火灵狐脖子上的皮绳,后者顿时不知道吓得还是舒服的哆嗦起来。

      孟云没好气地将莽荒剑剑鞘取出,挂在腰间,前方不知道还有什么危险,小心点总没错,莽荒剑紫光消失,被插在剑鞘之中,有什么东西也平静下来。

      半晌后,胡馨灵才抱起虚弱的火灵狐,此时后者眼瞳微阖像是睡着,二人出了炼丹房,沿着大道继续向前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