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木优希音护士作品番号

      收拾停当,夏朝阳出了房门,见师兄和师弟都在树下喝茶,赶紧凑上前来讨茶水喝。

      看着师妹有些古怪的神情,白云楼有些不好的预感,问道:“师妹,那个法阵浴盆是不是可以还给我了?”

      浅浅喝了一口清茶,夏朝阳有些呐呐的道:“师兄,那个,我都用过了,再还给师兄不是太好吧。”

      白云楼一时语塞,情急间将浴盆借与师妹,一时没有想那么多,这时想来,师妹用过了,好像自己要回来诚然不太合适。

      只好说道:“师妹,那你就留着吧,不过那个法阵浴盆只是师兄闲来无事做的,一些法阵还不完善,等我哪天将法阵改进后,再帮你把那只浴盆重新炼化一番。”

      “那两个法阵不是已经很好了吗?”夏朝阳惊奇的问道。

      白云楼笑着道:“那如果加个法阵让水热起来,或者直接将那个泉涌法阵换成反向传送法阵,将水脉洞天的温泉引过来……”

      “哇,师兄,你竟然也打起了那个温泉的主意,哈哈,前两日和东方师姐说起,等哪天有空,在洞天内关闭法阵,在温泉处好好泡一阵呢。”

      听两位师兄师姐聊起法阵浴盆,小胖子很是好奇,问道:“师兄,这两日又研究出什么新鲜法宝,给师弟开开眼界呗。”

      白云楼让夏师妹将浴盆取了出来,小胖子看到后啧啧称奇,没想到传送法阵还可以这么用。

      观摩一阵后,小胖子说道:“师兄,这个浴盆的基材炼化交给我好了,到时只需要师兄篆刻符纹便好。”

      “若是过段时日,修真界的坊市开放,估计白师兄的几个法宝都能大赚特赚。”

      “那也行,你来整,师兄我倒省了不少麻烦。”白云楼倒是乐得清闲。

      一旁夏朝阳听的一愣,看来这个法阵浴盆,以后便是白师兄亲自动手做的唯一一个孤品了。

      念及于此,夏朝阳抬手就将法阵浴盆收入花宫。

      小胖子有些遗憾,刚才还未看的仔细,就被师姐收走了。

      天色渐晚,三人随意用了晚膳,便忙各自的事了。

      夏朝阳今日还未修炼,还额外欠了半个时辰,得早早修炼,不然小花灵不开心就有大麻烦了。

      小胖子叫来了随侍流星,涂涂画画一番,将浴盆之事仔细安排了下去。

      回到房中,白云楼凝神静气,用微雕之法篆刻传讯法阵,答应夏师妹的,得用心篆刻才是。

      为了让师妹满意,白云楼特意拿出一对法宝铃铛,准备炼制到传讯阵盘之下。

      法宝铃铛是炼器阁最新炼制的低阶法宝,功能只是用于感应周遭灵气波动,若有波动便会轻响。

      这个法宝,一般在法阵内作示警之用,不过被白云楼拿来用在传讯阵盘上也正合适。

      有了上次微雕的经验,这次倒是顺利得多,半炷香工夫,将两个阵盘都篆刻完成。

      甚至还在阵盘背面镂刻了古朴的纹饰,一端用坚韧的丝线穿孔而过,便于携带,另一端用丝线将法宝铃铛系在其上。

      一番打磨后,最后在背部镶嵌上了灵石,最终这个传讯阵盘,看起来比白云楼之前做的那个初版要精致的多。

      白云楼满意的将两个传讯阵盘收起,还给这两个阵盘起了个直白的名字,千里传讯符。

      一天未见东方师妹,白云楼有些空落落的,神识探查到东方师妹仍未回小院,白云楼便打算去后山水脉洞天找寻一番。

      若是找到师妹,到时一同踏着月色而归,也是一件美事。

      出了小院,白云楼一路施展轻身功法,片刻间便到了后山,取出山门玉符,进了内院,轻车熟路来到水脉主峰。

      弯月如钩,浅浅月色映照下,水脉主峰微微泛着银辉。

      找了一个飞瀑之处,白云楼身形一闪,施展水遁之法,瞬间遁入水脉洞天。

      刚一遁入洞天,白云楼就是一呆,差点从遁光中跌落下来。

      寒泉池内,清幽月色下,一道白玉般的倩影半身浮于清波之上,背对着白云楼这边,长发微垂一侧,皓腕撩起清泉,轻轻揉动发丝。

      白云楼遁光刚落,那道倩影便消失无踪。

      一瞬间,白云楼念头千回百转,好在神念强大,落地瞬间,前纵的身形硬生生地转到了温泉一侧。

      随后装作左右四顾一番,然后轻声嘀咕道:“这里也没有,师妹去了何处?”

      说完,便不在洞天多留,踏前一步,借着水波,瞬间水遁出了水脉洞天。

      出了洞天,白云楼一路飞纵,来到了古麓峰顶,轻轻扶着大石,一路强压的心神这才放松下来。

      白云楼首次感受到了什么是心慌意乱,扶着大石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深吸一口气,白云楼纵身跃上大石之顶,盘腿坐下,好半晌才平复下心绪。

      望着半空中的明月,清冷的月光仿佛照落心间,既然心喜,那就随心而动吧。

      清风浮动,白云楼站在大石上,看着茫茫夜色,心神微微随风起伏。

      想起和东方师妹这数月间的相处,相识相知,却一直守礼知节,今晚的一次意外让白云楼有了跟随心间的想法,既然心喜师妹,那就坦诚以待吧。

      清冷月色,朦胧山岗,远远的山间小路,一道倩影娉婷而来。

      片刻后来到峰顶,正是东方紫嫣,见到巨石上的师兄,飞纵上了巨石,站在师兄身侧。

      转身看向一旁清丽淡然的师妹,白云楼轻声道:“紫嫣师妹,再过一旬就是中秋之期,我想返家一趟,若是师妹愿意,随师兄同行如何?”

      说完,白云楼定定的看着东方师妹,眼神内有希冀,有坦然,也有一丝丝释然。

      迎着白师兄的目光,东方紫嫣眼中似有一丝光华闪现,随即又恢复了淡然。

      缓缓说道:“师兄的心意,师妹晓得,师兄一时之念,但非本心,若师兄本心如此,哪怕刀山火海,便随师兄一行又何妨。”

      看着东方师妹清澈静透的眸子,其内倒映着自己的影子,白云楼心中暗道:“一时之念又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