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迷恋

      暗恋,并不是没有光亮色彩的爱恋,恰恰相反,在那一刻,能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因为很想遇到一个人,你就不停的在同一个地方出现,却还要假装不经意。因为很想念一个人,当你眼睛一闭上,脑袋里黑漆漆的却还是有一个人一直闪着光。因为很想告诉一个人,当你终于鼓起勇气站在他面前,却紧张的只剩下傻笑。当然,因为保密工作做的很好,他可能不知道,在你平凡的人生里拥有的第一个秘密就是喜欢他。喜欢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就像是他给了你一整个世界的空气,你只管尽情呼吸。

      赵红霞踌躇了很久,夜深了,只好回来,躺在床上,月光静静地洒了进来,将王文汉的影子洒在她心里,很清亮。睡不着,辗转反侧难眠,睡不着。她打开日记本,拧开钢笔,缓缓写着:“1970年11月,我和你一起从咸阳下火车,一路拉练,来到黄土塬,在这川道里,天寒地冻,一起经历了抗严寒,砌炕烧炕,克服困难,适应当地生存环境,一起经历了千辛万苦,一起克服了困难,如果说我们之前是很好的同志朋友关系,但在征战黄土高原的勘探壮举中,我目睹了你坚定的信念,伟大的目标,处事不惊,镇定自若,沉着果断的气质,还有你的激情,你的乐观,你的坚定,你对战胜困难的信心,鼓舞了全队人员,也激励了我,在我的内心,对你的仰慕之情油然而生,我们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慢慢的超过了同志间的友谊。我一直认为一见钟情只是存在爱情小说里面的东西罢了,我对你的感情,是随着部队生活和工作逐步培养起来的“。

      正月十五晚饭后,芦地质和蒋晓钰这会正沿着川道散步,俩人虽形影不离,却没有牵手,更没有拥抱和接吻,那时还不够开放,也不够大胆,否则青年男女的亲昵会被当做流氓行为。能走在一起,坐在一起,共同看书、学习、劳动,就意味着谈恋爱了。一直站在暗影里的李文失望地看着,嫉妒、失意、愤懑使黑暗里的李文失去了绅士风度,哀怨而充满了妒火的眼睛凶巴巴地望着,恨不得把她一双仇恨的眼球变成出膛的枪弹,把爱的人和恨的人炸成碎片,再让荒漠上的狼吃了。上小学、初中、高中时,他与蒋晓钰同年级但是不在一个班,蒋晓钰与芦地质同班。蒋晓钰长得很漂亮,白净的瓜子脸,头上扎两根羊角辫。随着初中高中年级的上升,年龄的增长,蒋晓钰一个黄毛丫头,越来越成熟了,她当年在学校宣传队里时,每当跳起舞来那舞蹈的动作则更动人。真正使蒋晓钰大扬其名的是她的独舞“蝶恋花”,就在她使劲挥舞着带有长长缨穗的一把道具剑在舞台上飞旋时,当她最后盘腿坐下、那利剑遥指空中静止的瞬间,便奠定了她作为校花的坚实基础。还在学校时,每逢文艺汇演是他最幸福而又快乐的时光,他拉手风琴,蒋晓钰跳舞,他的眼睛必定瞪得最大,近距离看着蒋晓钰的身姿,像丢掉了魂似的,陶醉了。

      他恨恨地朝远去的芦地质和蒋晓钰背影踢了一脚,一句最恶毒的话就要从他嘴里蹦出来时,尕娃子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缓缓地走了过去,站在了李文的身后,慢条斯理地说:“别看了,看也是无济于事。”“啊!”李文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惊叫了一声,猛地回过头才发现是尕娃子:“尕娃子,你吓死我了……”“对不起,”尕娃子望着平时爱出风头喜欢表现的李文,和他的光棍情况一样,爹不爱来妈不疼,心里竟产生了些许同情:“我不是故意的。心中的人走了,心里难受是不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文用手压了压扑腾扑腾直跳的胸口,努力使自己镇定了下来。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神秘的内心世界,竟然被人洞穿了。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最爱捣是非和说闲话的尕娃子。“你别害怕,放心吧,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我理解你。”尕娃子善解人意地说。此时此刻,李文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羞恼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选择了逃离,悻悻地掉头往宿舍方向走去。“站住!”尕娃子在李文的身后喊道。李文听到了尕娃子低沉而有力的声音,不自觉地停下了步子。他回头怯怯地问:“你要做什么?”“我想和你谈谈。”尕娃子轻松地笑着说:“只是谈谈而已。”“谈什么?”李文不解地问。“我在这方面有经验,想当年我在兰州玩过不少女娃子,谈如何才能打败情敌!”尕娃子直奔主题,他太了解他此时的心境了。李文觉得他在试探自己,更不敢接他的话题,连忙敷衍着说:“情敌?谁是情敌?”尕娃子走上前去,指着前面的碎石子路说:“边走边说。”他不得不承认,尕娃子的话正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他也确实想知道,怎么打败自己的情敌芦地质。前面干打垒的宿舍区里,稀稀落落的灯光从窗户里透了出来。尕娃子的态度非常的和缓:“就像这煤油灯的光,我们通过它就知道他的主人还没有睡。你的心事,我已经看在眼里了。我这人最见不得别人伤心难过,所以我想帮帮你。”李文听了,顿时觉得一股暖流遍布全身,这种暗恋的辛苦,谁人能知晓?又有谁能理解呢?这一切她又能告诉谁呢?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心底的秘密却在无意中让面前这个尕娃子知道了。就想把自己心中的爱和盘托出,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被他硬憋了回去。他仰起脸望着悠远而幽蓝的夜空,月亮变得又有些迷蒙了,她连忙用手抹了一下湿润的眼角。“你看,这就是我的宿舍,我们进去说吧。”尕娃子在前面带路,拿出钥匙打开了门。李文还在想,为什么这么热忱地要和自己谈论这个问题,尕娃子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在方桌上,将梳理周正的头发重新捋了捋,坐在方桌旁和颜悦色地说:“你喝口水啊,暖暖身子,休息几分钟再走。在外面站了那么久,一定累了。”李文在方桌的另一旁坐下,他没有喝水,只是望着他着急地问:“尕娃子,你到底要说什么?”“李技术员,我觉得你能文能武,是难得的人才,将来肯定能当官,我看好你,自愿投到你的麾下,愿为您效劳,为你出力,打败你的情敌,您以后不要忘了我,在您发达后,照顾我,给我个机会。”尕娃子直奔主题,开门见山。

      李文说:“芦地质家庭背景复杂,父亲是资本家,哥哥是美国走狗。“

      “我们先从这里入手,整倒他,蒋美女就会与他划清界线。“

      在这样美好的夜晚,一场阴谋开始了……

      另一个房间,赵红霞也思绪万千。月光透过窗户悄悄地落在地上,柔和,触动人的心弦。“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吟诵着诗句,赵红霞有些兴奋,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她和王文汉的事,越想越睡不着。她怕明天白天会犯困,就努力不想事情,但还是睡不着。她翻了好几次身,感到应该去一下厕所。厕所在院子里。她穿好衣服,出门寒风刺骨,脑子更清醒了。月亮那么明亮,可以清楚地看到院子里的一切,寂静的空气中充满了寒意。她快步跑向厕所。苍穹里,一袭黑色的愁云卷过白皙的弯月,夜显得更黑了。冷得打着哆嗦跑回了屋。在日记中红着脸写下这样一句话:“在你徘徊不定的态度中,我也觉得有些迷茫,我放下一个姑娘的矜持,大胆表露着自己的感情,有那么多的暗示,可你为什么无动于衷呢?“

      赵红霞就是这样一个人,表面上孤傲,冷漠,让李建绥和李文这些追求者,说句话都很困难。可她内心却热情似火,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就不顾一切去追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