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可以下夜狼直播啊下载

      南家办事效率高,没有几天便为南玲拿下了姜氏集团的合作。

      姜氏新发布的产品是一个系列,想要完成广告拍摄还需要一段时间。

      姜越出院那一天,刚好撞上南玲前往姜氏集团工作,姜越虽不满员工选人的眼光,可碍于他生病住院没空管理公司,加上上一次南玲过敏事件,他也不好说什么。

      “南小姐来了?请。”

      晚江请南玲进去,她却迟迟没有动静。

      “咳咳。”姜越的一声咳嗽,南玲条件反射般冲过去,纤细的玉指拍打在他的后背,“姜越哥哥,你没事吧?”

      “你的身体怎么样?提前出院会不会不太好?”

      她焦灼的声音夹杂着丝丝紧张,接着抿唇一言不发。

      姜越蹙眉,冷眸瞥她一眼,迅速保持好两人的距离,“我没事,你回去工作吧,晚江会带你过去的。”

      他语气和平常一般,没什么变化。

      南玲咬了咬下唇,有些不舍,最后又看一眼才离开。

      产品拍摄进行得很顺利,南玲甚至破天荒地出现第一次提前拍完。

      “小祖宗,拍完了咱就回去?或者把明天的也拍了?”经纪人金姐问道,顺手拿过小助理带来的外套披过去,“下午还要拍戏,快去吃点东西。”

      南玲摇头,一副茶不思饭不想的模样坐在那,“金姐,你们去吃饭吧,不用管我,我自己有安排的。”

      她满脑子都是姜越,加快拍摄进程也是为了快点见到姜越。

      金姐不管她,收拾东西便离开了。

      “咚咚咚。”

      姜越抬眼,眸底迅速闪过一丝不悦。

      她怎么又来了?

      南玲勾唇,抱着爱心午餐推门而入,“姜越哥哥,我知道你胃不好,特意让家里的厨师做了这些饭菜给你送过来。”

      “你平常工作忙也不能忘记吃饭的。”

      不知为何,她的唠叨在姜越耳中极其烦躁。

      若是换了祁岚,他可能就不会这么想。

      “会有人来给我送饭。”姜越埋头翻看文件,并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南玲的存在仿佛和瘟疫没什么两样,有了上次的教训,他避之不及。

      南玲失望,她不信姜越对她同别人一样。

      “姜越哥哥,你就尝一下嘛。”

      她卑微的请求,在此刻根本不像是名媛该做的事情。

      可姜越是她的追求,如果卑微能换来他的心,她也愿意。

      正当男人犹豫要不要直接让晚江送客,一个熟悉的身影推门而入,祁岚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还没有看到南玲,气喘吁吁地说着话。

      “累死我了!你们公司是停电了吗?怎么电梯不能用?”

      “来给你送个饭还真是要了我半条老命,你快……”

      声音戛然而止,祁岚的视线和南玲碰撞到一起。

      她怎么在这?

      这几乎是两人同时蹦出来的想法。

      祁岚回神,冷漠地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看来给你送饭的人不少,我是不是显得很多余?”

      姜越摇头,很开心能见到她。

      “你怎么想起来给我送饭了?”他勾唇,节骨分明的手轻轻握在她的手上,“我不知道电梯出故障了,等下我找人去维修。”

      “你坐下来,等我吃完再走。”

      姜越突然话多,南玲当然会意识到情况不对。

      不可能!

      姜越分明最讨厌祁岚,为什么?为什么会吃她带的饭?

      还有他们之间,从什么时候开始如此温馨?

      南玲一直记得,姜越最厌恶祁岚,厌恶她胡搅蛮缠,简直就是作精一个!

      可现在的情况,分明是反着来的……

      南玲心生怒意,阴鸷的眸中看不出半分柔情,连按在指关节的甲盖都恨不得陷进肉里。

      她祁岚凭什么?!

      这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从上次拍摄广告,南玲便清楚地感受到姜越对他们二人的不同,而此刻她站在原地,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姜越捏着祁岚的小手,眼梢溢出笑来。

      “好好吃饭!我可是受命监督你,不乖的话我就去告状。”祁岚将手指缩回去,有些得意地望向南玲。

      前世南玲坏事做尽,骂她羞辱她,甚至不惜用尽所有手段至她于死地。

      这一世,她祁岚当然要还回来!

      不过姜越为什么对南玲一丝感情都没了?

      这一点,祁岚一直都很奇怪,所以她心底还是不敢轻易相信那个男人,万一是他的手段,等她一颗真心掏出来时再随意践踏,那个时候她便会像前世一样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样的结局,祁岚再也不要见到。

      “南小姐,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姜越这才想起某人的存在,看一眼腕上的表,然后慵懒地将身子靠在椅子上,夫人带来的饭就是香,香到他连南玲站了那么久都忘了。

      “好……那我,我先回去。”

      南玲轻咳一声,拿着饭盒速速离开,下了楼她便将饭盒扔进垃圾桶内,无边的嫉妒让她的面孔不似往常般甜美,她低眸看着被掐破皮的手,将这一切的恨,都算到了祁岚身上。

      “一定是她从哪里学来的妖媚之术!”

      她吸了吸鼻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委屈过。

      姜越的冷漠,无视,她全部看在眼中,还有祁岚刻意强调要监督他吃饭,他们两个究竟是什么关系?姜越又为什么会突然对祁岚那样好?

      南玲不明白,咬唇将右手握拳。

      她早发觉祁岚跟以前不一样,像是转性又像是换了一个人。

      或许,姜越真的爱上了?

      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南玲气得发疯,回去便躲在房间里摔东西,“贱女人!你不过是姜家的养女,凭什么可以接受姜越的好?”

      “她就不应该出现,不应该在姜越哥哥的面前乱晃!”

      南夫人听见里面的动静,瞬间在门前止步,询问旁边的佣人,“玲儿这是怎么了?你们还不快进去安抚一下?”她命令佣人,实则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女儿发疯。

      这孩子,一定是在剧组受了委屈。

      可娱乐圈大半是他们南家的关系,谁敢欺负她的小公主?

      南夫人敲了敲门,却被南玲呵斥一声,“走啊走啊!你们都不要烦我!”

      她无奈,自己惯出来的女儿连她自己也没什么办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