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应用app

      “殿下,有新情况。”神女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

      盘蛇此刻正站在关押阿卜鲁的地下室里。面前躺着阿卜鲁还未凉透的尸体。阿卜鲁的旁边还有一具动物的尸体,看上去也是刚死不久。

      “如果你是说樱花道的那些家伙的话,我已经知道了。”盘蛇的语气冰冷。他现在心情很糟糕,作为重要的证人,阿卜鲁还没来得及说出更多有用的情报,居然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死了。这个地下室位于帝国所属医院的地底,同时作为PE的另一处紧急据点,无论是保密方面还是防守力度上盘蛇都有大的信心。

      可是就在大约五个小时前,金字塔的舰队还在大西洋上的时候,这里却发生了一场近乎不可能的谋杀。根据帝国的情报,整个非陆几乎没有人或者组织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加上神女在之前提醒他关于樱花道的【神都会】的特殊动向,盘蛇基本可以判定,神都会的人已经早金字塔一步抵达非陆,并且完成了这场暗杀。

      “是另一件事。刚刚弗兰克专员告诉我,那位眼盲黑人老者的动向再次被他探查,出现的坐标大致在同一个地方。弗兰克专员怀疑那里可能就是自由联盟的其中一个据点,申请带领小队进行突袭。”神女说道。同时盘蛇的耳机中射出一道投影,,像画卷一样在盘蛇眼前的空气中展开。那是这座城市的地图,其中弗兰克提到的位置在地图上被标记了出来,距离他们大概四十公里。

      盘蛇沉默不语,只是默默走到阿卜鲁的尸体旁,看着躺在阿卜鲁旁边的那一具动物尸体。

      “那是一只狐獴,南非的一种小型哺乳类动物,外貌像是一只长着猪鼻子的小狗。”神女用机械般的冷漠声音说道。

      “嗯,我认识。”盘蛇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具蜷缩成一团的毛茸茸尸体。那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狐獴,身上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唯一有些异样的就是它的死因。它的后脑遭受了能量的侵蚀,能量破坏了它的脑干,让它的大脑在一瞬间就停止了某些最关键的身体反应。

      “哦?还有一行字吗?”盘蛇走到狐獴旁边后,突然看到了什么。当然他不是用眼睛看的,而是用他的异能【能量侦察】看的。在那只狐獴的尸体下,犯罪者还用能量给他留下了几个字。

      “狐死可有谁悲?”盘蛇用他的特殊视野“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一下子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狐獴是很有代表性的非陆生物。而这只狐獴死在地上,被人用能量在瞬息之间直取大脑,死状看上去十分寻常,但是又带着几分诡异和阴寒。

      “非陆之上,将无帝国之军……这就是对方的意思吧。帝国在非陆的‘首脑’,想必就是我们了。”盘蛇自言自语,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正好,让我看看那个律师还能有什么布置。”

      “神女,通知弗兰克先生,不要带小队前往。把金字塔的作战部队全部带上,以围剿之势包围那里。”盘蛇转过身子,不再去看地上的两具尸体,“我马上到。”

      大约三十公里外。

      “盘蛇是这么说的吗?这小子真会给我找麻烦啊。”弗兰克郁闷地喝了口酒,“本来打算就随便带只小队过来看看……这是要强攻的意思啊?那几个黑仔不会真的就在这吧?”他朝着他们目标的方向远远眺望了一下,又回头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精英小队。

      弗兰克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埃罗吗?你和毕顿马上带着主力作战部队过来,就我之前和你们说的那个坐标……过来干什么?你他妈问那么多干嘛,快点来!”弗兰克有些暴躁,挠了挠头又想去喝一口,才发现自己的酒瓶已经空了。

      瓦伦丁站在海崖边,大西洋的浪潮来回撞在他脚下的石崖上,留下雪白的泡沫。瓦伦丁身边还站着一男一女,看面相都是亚裔。

      “黑猴子,好久不见了。”西尾利惠子笑盈盈地看着瓦伦丁。西尾的父母分别是非陆和亚陆人,可惜她作为一个混血儿,看上去混得不是很理想。别人的混血,都是兼具了东方的柔美和西方的深邃,而西尾利惠子的脸庞,是非陆标准的高眉骨和高下颚,身材方面则是极具东方色彩的……贫瘠,看上去就显得有些不和谐。

      “好久不见了,表姐!”瓦伦丁转过头,也是满脸笑意地看着西尾。两人已经好几年没有见面了,之前瓦伦丁还和她开过玩笑,嘲笑她的脸蛋和身材配合得不是很好,有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西尾也只是笑笑,骂了一声“黑猴子”回去。也是在那时,西尾开始用这个绰号称呼自己的表弟。不过自从西尾利惠子从英普福特毕业以后,姐弟两就再也没有面对面的见上一回。如今再见到时,表姐西尾利惠子已经成为了樱花道反抗组织【神都会】的话事人,而表弟瓦伦丁也成功跻身了【自由联盟】的六人会议之中。

      西尾和瓦伦丁的关系比较简单,瓦伦丁的父亲和西尾的父亲是堂兄弟,西尾的父亲也是土生土长的非陆人,不过在二十五年前入赘西尾家,所以西尾其实是继承了母亲的姓氏。

      “瓦伦丁,那个阿卜鲁我已经帮你干掉了,接下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两个组织合作了吧?”一旁的亚裔男子似乎有些不满,开口道。男子名叫本村一郎,在神都会中的地位大概就是瓦伦丁在自由联盟的地位,算是神都会的核心高层人员,也是西尾利惠子的远房表亲,不过瓦伦丁是西尾父脉的表亲,中村则是西尾母脉的表亲。而且虽然中村和西尾是表亲,但实际上他们之间的血亲浓度很淡。淡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西尾是本村的未婚妻,只不过西尾家族一直是母系家族,所以本村算是入赘西尾家的。

      本村一郎的父亲是神都会的“外籍人员”,他从小就在远离组织的地方生活。直到本村十二岁那年,父亲带着他返回了组织,他才认识了西尾利惠子。从见到西尾的第一眼起,本村就对自己这个长相和性格都十分奇妙优雅的远房表姐一见倾心。西尾身上带着西方人特有的成熟与魅惑,这是之前一直生活在北海道乡下的本村从未见过的,他很快就被西尾迷住,也是在那段时间里,本村第一次遗精了。而他梦中的女主角就是那个神秘独特的西尾表姐。

      后来本村跟随着父亲的脚步加入了神都会,凭借他自己的能力和与西尾的特殊关系,经过了数年的摸爬滚打后成功跻身神都会的核心高层。同时他也是一位LV4的能力者。

      “当然没问题,毕竟我们两个组织之间有着血浓于水的亲缘关系,自然理应合作!”瓦伦丁看着本村,脸上的笑容看上去胸有成竹。

      不过本村可不是西尾,他和瓦伦丁可没有任何亲缘关系,自然也不存在什么信任,如果不是看在西尾的面子上,他甚至不愿意出手杀阿卜鲁。而他同意这次合作,最主要的还是那个传说中的【棋手】主动联系他们神都会,并且连同【律师】联合担保这次合作,才促成了东、西两个反抗组织的结盟。

      “不过……有件事你们是不是该向我们坦白一下。”瓦伦丁话锋一转,眼神中无半点笑意,只有昭然若揭的杀意,“为什么,你们在没有事先通知我们,就自作主张,杀了我们自由联盟被俘虏的兄弟!这就是你们千里迢迢赶来的诚意吗?”

      “你说什么!”本村也是大怒,“你这个乡巴佬是不了解帝国的手段吗?那个阿卜鲁已经被捕了一天了,凭借那个盘蛇的能力,说不定现在你们所有的信息都已经被输入神女的云端中了!如果不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把阿卜鲁杀了,最多再过一天,盘蛇就会带上所有的作战部队把你们一网打尽!”

      西尾是在场三人中最冷静的一个,她马上就察觉出了问题:“等等,瓦伦丁。你是说,你们不知道我们会去灭口?”

      “废话!自由联盟里的每个成员都是我们的兄弟,我们不可能因为他们被捕了就放弃他们,更别说是去暗杀他们!”瓦伦丁情绪有些激动,但他还是稍微控制了一下,没有当场失态。

      “那你就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吗?”西尾盯着瓦伦丁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们神都会的人在六个小时前刚登上非陆的土地,我们是怎么知道并策划了这场暗杀的呢?”

      瓦伦丁闻言愣住了:“你的意思是……”

      “我们在出发之前,棋手就给了我们关于这场暗杀的详细方案。”西尾似乎想起了什么,“而且这个方案的执行者,就是中村。当时我就有点疑惑了,因为棋手能给出这份方案,说明他对中村的异能十分熟悉,不过因为中村的异能并不是什么严格的保密内容,所以我也没放在心上。”

      西尾的嘴角扯了扯,好像是难以置信地说:“现在看来,那个棋手知道的事情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