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在学校用乌龟蹭你的扇贝小说

      江梦洛注意到楚王异样的目光,抬头看去,见是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子,眉头微微一皱,神情有些不豫。

      “姑娘就是秋水剑?”

      楚王作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目光热切。

      他没想到,秋水剑竟是这样的绝色。

      江梦洛见他满身贵气,旁边跟着一名少女,身后还跟着两名修为深不可测的护卫,知道必是京中的权贵子弟,不愿跟他纠缠,冷淡地说道,“不敢。”

      说完,她继续低头看书。

      “大胆。”

      楚王身后一名护卫见她竟敢如此怠慢,呵斥一声,“这位是楚王殿下,你竟敢如此无礼。”

      江梦洛闻言,敛衽一礼,道,“小女子见过楚王殿下。”

      楚王等她行过礼后,一伸手,让身后的护卫退下,故作大方地说道,“不知者不怪。姑娘免礼。”

      他心中想道,“老师说过,想要收服人才,就要礼贤下士。我如此这般,必能收服这位秋水剑为己用!”

      秋水剑天资卓绝,又长得国色天香。如此出众的女子,就应该跟在自己身边。

      虽然,她不能当自己的王妃,江家再怎么有名望,也只是江湖草莽家族,这样的出身,不可能嫁入王府的。

      当个侧妃,却是没问题。

      他是天潢贵胄,身负人间至尊大魏皇室的血脉,父亲兄长皆是帝王,身份何等尊贵。又有哪个女人能拒绝得了他?

      想到这里,楚王心头一片火热,开口道,“听闻姑娘竟要委身于书院一名杂役,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你尽管说出来,自有本王替你作主。”

      江梦洛见他说着一些自以为是的话,还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心中不喜,语气越发冷淡,说道,“殿下,并无什么隐情,小女子与他是自小订立的婚约。”

      楚王一下子明白了,说道,“可是他拿着以前的婚约逼迫于你?放心,今日本王就替你作主,你们的婚约作废,姑娘不必再受他的胁迫。”

      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是那名成杂役,以婚约来逼秋水剑下嫁。秋水剑顾及家族的名声,就算心中不愿,也只能从之。

      楚王心想,“这秋水剑空有绝顶的天资,性子未免过于软弱了一些。”

      转念又想,这样也好,日后方便掌控。

      这时,不少在书库看书的学子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围了过来。听到秋水剑承认跟陈牧有婚约,不少人都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这秋水剑,真是有情有义。信守当年的婚约,哪怕男方落魄至此,都不离不弃。

      真是难得一见的奇女子。

      他们心中都是肃然起敬。

      江梦洛皱着眉头看了面前这位楚王殿下一眼,心想这人到底想干什么,口中说道,“小女子嫁他,是心甘情愿,绝无什么胁迫……”

      楚王心里早就有了定见,哪里会信她的话,更加认定她有什么把柄在那名杂役手上,决定快刀斩乱麻,从根源上解决。

      他一指依旧在那里看书的陈牧,说道,“将他擒下。”

      身后,刚才说话那名护卫走出,向陈牧走去。

      江梦洛一个闪身,挡在陈牧的身前,压抑着心中的怒意,说道,“殿下这是何意?”

      旁边的学子们,也是窃窃私语,不少人已经看破了楚王的居心,虽然没有人口出恶言,看向他的目光,已经不太友善。

      此时,陈牧正好翻完一本书,从系统那里得到了一株五百年的血参。这对横炼武者来说,是大补之物。随手就收入了纳戒里面。

      至于外面的闹剧,他没怎么放在心上。类似的麻烦,这些天已经上演过几次,都是江梦洛打发掉的。

      不同的是,今天的对手有些棘手。

      陈牧倒想看看,江梦洛这次要怎么收场。

      这个女人,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想要套路他。被一个黑衣人追杀,还有那个什么星弈剑粉墨登场,想要英雄救美。

      陈牧将那黑衣人杀了之后,她又在半路搭讪,接着还在后面一路尾随,一直跟到了镇北侯府。

      再然后,就出现在他面前,说跟自己有婚约。

      要说这些不是精心设计的,打死陈牧都不信。

      更关键的是,她一个五境的武者,名动天下的绝世天才。却因为一纸婚约,非要嫁给他这个书院的杂役,不惜跟家人闹翻,他拒绝都不行,一副不离不弃,至死不渝的样子。

      这戏太过了。

      陈牧更愿意相信,她是另有所图。说不定是自己哪次暴露了真实的实力,被她发现了,她前来抱大腿,弄点功法和机缘之类的。

      这样的猜测,更合情合理。

      陈牧倒不介意她有心机,谁又没点小心机呢,她很有分寸,并不让人觉得讨厌。

      同时,他也挺期待看到她翻车的一天。

      就像现在,那个楚王身份不一般,身后两名护卫,一个六境,一个七境。

      陈牧倒要看看,她要怎么继续维持深情的人设。

      …………

      楚王见到江梦洛竟然如此维护那名杂役,心里一阵翻腾,说道,“我明白姑娘是顾忌家族的名声,这恶人,就由本王来做吧。动手!”

      那名护卫一个闪身,从上方越过,朝陈牧扑过去,出手毫不容情,若是一掌抓下,一名二境的武者,必是筋折骨裂的下场。

      江梦洛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再不迟疑,骈指为剑,向那名护卫刺去,这是攻敌所必救。

      那名护卫感应到一股锋锐的剑意袭来,罡气未指,身上已经是隐隐作痛,心头大惊,再也顾不得抓人,回身一拳轰出。

      砰!

      指拳相交,无坚不摧的罡气碰撞之下,轰然巨响。

      护卫倒飞而出,落到地面后,蹬蹬蹬退了几步,手臂的衣袖爆开,整条手臂血肉模糊。

      反观江梦洛,脸上微微有些发白,却是毫发无损。

      高下立现。

      两位六境高手硬拼,散发开来的猛烈罡气,向四面八方扩散,碰到一旁的书架,就消弥于无形。

      书库内,有着禁制,这种程度的威力,还无法损坏书库内的东西。

      楚王眼中一亮,竟能一招击败他身边的护卫,这秋水剑的天赋,比传闻中还要可怕。她突破到第六境,才几天而已。

      这样的女人,若是能收服为己用,就算到了封地,他的地位也不可撼动。

      “姑娘下手未免过于狠辣!”

      楚王身后另一名护卫沉声道,声音中蕴含怒意,一步迈出,强大的气势就迸发出来。瞬间笼罩了整座书库。

      “第七境!”

      有人惊呼道。

      这是属于第七境强者的气势。

      第七境和第六境,只相差一个境界,实力却是天差地别。

      曾有一位武圣说过,只要天赋尚可,能获得武道的真传,潜心修练,慢慢积累,终有一日,就能够成为第六境。

      但是想要突破到第七境,天赋,悟性,机缘,缺一不可。

      十个第六境的武者,都未必能有一个突破到第七境的。

      所以,第七境是上三境,一旦到了这个境界,便是强者,更是拥有开门立派的资格。

      第六境武者,面对第七境,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历史上,曾出过一些惊才绝艳之辈,在七境之前,有过越阶而战的强悍战绩。但是以六境胜七境,这种事,从未有过。

      如今,江梦洛面对的,就是一名七境强者。

      所有人都不由为她担心。

      PS:周末了,求下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