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小说

      这场游戏,已经完全变了个感觉。

      二十五个人坐在椅子上,十分的安静,每个人都在警惕着彼此,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

      除去洛华和封涯岩之外,场内还有五个人十分的轻松。

      浮萝拿着手里的这根竹条,又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咽下一口唾沫,现在看着谁都像是背叛者,二十五个人里十五个背叛者,这就是乱投都能杀一个背叛者吧。

      这也是其他人想的事情,这里的背叛者数量太多了,而且最关键的不是这个。

      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背叛者,这是最戏剧性的一幕,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背叛者的判断标准。

      “咳咳,诸位,谁有关于背叛者的线索吗?”诺瓦时开口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真的不知道。

      诺瓦时看向坐在一旁的洛华三人,于是开口道“不知道三位,是否知道一些关于背叛者的消息?”

      众人的目光直接被引到了洛华三人的身上。

      这三个人自从进入草人镇以后,就十分的活跃,而且还违背规则在夜间出行,引发了草人镇的暴动,而且最后一晚的时候,那个小孩一样的人明知道夜晚有危险还外出,如果这么反常的举动换不来什么收获的话,应该没有人会相信。

      “对啊三位,我觉得你们应该知道点什么吧。”某人开口道,满是笑意的看着三人。

      洛华的视线扫过他,这个人也是他划分的那五个人之一。

      不光是这个人,还有其他的人也都有着这样的想法,想了想以后,洛华站起身来。

      “我确实知道关于所谓的背叛者的消息,不过作为条件,我希望这个阶段的游戏,由我来主导,可有意见?”洛华笑道。

      许多人沉默了片刻,便纷纷点了点头,与其胡乱猜测,暂时交给一人来主导也好。

      一人开口道“你来主导没问题,但是如果你乱说一通,我们又怎么能相信呢?”

      “我的话都有我的根据,至少可以说服你们中的大多数,这样可以吗?”

      “没意见。”

      洛华再度扫过在场的众人,继续开口道“如果有人有意见,可以举手示意,如果没有,那么这场游戏的主导就交给我了,我说的一些地方可以补充,还请直接帮我补充,那么我现在开始公布我的所有猜测。”

      首先,洛华拿出了那张扑克牌放在桌子上。

      “从最开始的游戏,到草人镇,都是有线索存在的,在离开森林的时候,我获取了三把钥匙,分别对应的是草人镇的三个地方,礼堂的忏悔室,图书馆的角落,旅馆的地下室,在这三个地方我获得了三本日记,日记上记载着一些关于草人镇的故事。”

      “故事中,讲述的是一个叫夏弥尔的女孩和她的伴侣因为家族的原因,选择在三个朋友的帮助下私奔的故事,非常老套的一个爱情故事,不过在这个故事里,夏弥尔因为朋友的背叛,在草人镇被抓住,又被姆肖救了出来,最后两人击败了朋友,幸福的在一起了。”

      说到这里,洛华看到有人举起了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故事一样。

      这人站了起来,手指摸了摸下巴,皱起眉头。

      “我怎么觉得这个故事那么耳熟啊,就像以前听过一样,夏弥尔,夏弥尔,这个名字我应该听过才对啊......”

      某人脸色猛地的一变,忽然开始恐慌了起来,朝着四周左顾右盼,身子不住的在颤抖。

      “夏弥尔领域!这里是夏弥尔领域!”

      “排名第十九的灵魂坟场,夏弥尔领域......我们死定了......”

      场内忽然就陷入了恐慌,即便是原本淡定的几人脸色也变得格外的难看,这个名字实在是太过于闻风丧胆了。

      除了洛华,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浮萝咽下一口唾沫,小脸煞白,她终于想起了在哪听过这个故事,这里是是宇宙中的生命禁区之一,在这里死去,那简直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这是绝对的生命禁区,就是王座来了,也要死在这里,更何况是他们。

      “封涯岩,夏弥尔领域是什么地方?”洛华拍了拍封涯岩的肩膀问道。

      封涯岩僵硬的回过头看来他一眼,最后叹了口气,而另一边的某个人站起身来,脸上也满是凝重。

      “我来解释一下吧,我的家里对于这些禁地有些研究。”

      “所谓的夏弥尔领域,其实起源于数亿个宇宙纪之前,当时在某个宇宙中形成了一座古怪的小镇,小镇无时无刻不在向外发散着浑浊的气息,起初没有人在意,以为只是宇宙的某个变化,结果这些浑浊的气息很快就吞噬了一整个宇宙,将一个宇宙的生灵都化作亡魂。”

      “不仅如此,这个被吞噬的宇宙迅速的扩张,开始袭击周边的领域,一个星光纪的时间,足有八个宇宙同时被这种浑浊的气息袭击,每个宇宙中的生灵都死伤无数,这也引来了一位古老的巨头。”

      “位列十六虚空主宰的神主之一,怒于神主,怒于神主出手以莫大的力量压制这些莫名的力量,最终将这座小镇中的王引了出来,而这位王的名字,就叫做夏弥尔。”

      “夏弥尔王与怒于神主发生了战斗,战斗的余波将数十个宇宙完全泯灭,最终确定无法奈何这位夏弥尔王,怒于神主离去,自此夏弥尔王一战成名,十六个宇宙汇聚成了夏弥尔领域,而夏弥尔王属于灵魂纲,于是被列入到了灵魂类禁地之中,序列十九。”

      还有些话他没有说出来,如果这里真的是夏弥尔领域,那么这或许是一场莫大的机缘。

      无尽宇宙中,能够获得序列,并且序列达到十九的地方,即便是宇宙中的强者都要望而却步,他们却可以走进这里的深处,或者说,不愧是至高的游戏啊。

      “我也听说过这个故事,而且草人,在宇宙中有另一个名字,叫做虚假的爱意。”

      “夏弥尔领域,我们死定了......”

      洛华听着他们的抱怨,同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草人镇里搜索的线索正在慢慢的串联到一起。

      故事,或许并不是像日记本里写的那样。

      洛华也没有细想,而是迅速的敲了敲桌子,当务之急可不是解析故事,而是要讲自己得到的线索说出来,再有就是稳定住所有人的情绪。

      “听我说,关于这场游戏的背叛者,人数有可能是三人,而不是十五人。”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纷纷的看向洛华。

      “我想问一下诸位,翩翩起舞的月妖是什么?”

      还是之前那人开口道“这是一个流传的故事,传说在恒月宇宙中,有一种小妖怪,它们是最渺小的妖怪,却有着古怪的习性,它们喜欢在月亮升起的时候翩翩起舞,在起舞的时候,它们会不自量力的扑向欣赏它们舞蹈的生灵,于是它们被做成玩具,流传在各个宇宙,也常有生灵以弱小的贪婪形容它们。”

      洛华点点头,接着说了起来。

      “而在日记里,有这么一句话,带着面具翩翩起舞的月妖,带着面具的月妖,扑克牌的最下面一直有一个我一直都不能理解的部分,那就是面具拥有者的数量。”

      “从头到尾,这个面具拥有者都一直存在,而且数量恒定的是三个,这就很巧合了,夏弥尔王的日记里,背叛者的数量也是三个,带着面具的月妖的数量也是三个,背叛夏弥尔王的王的朋友,同样也是三个。”

      “或者说,我认为,从游戏的最开始,背叛者就是三个人,一直知晓自己身份的三个人,他们知晓游戏的规则,有着不同于我们的认知,有着不同于我们的特权。”

      “在草人镇的时候,我们的外出是一个巧合,当时浮萝因为窗台的老旧从窗户掉了下去,故而走出了房间,我们也是因为这个才知晓了可以离开房间,但是在我们赶去礼堂的时候,却看到了另一个人站在礼堂对面的房顶。”

      “如果我们是因为意外才离开了房间,那么这个出现在房顶的人也是因为意外吗?我认为这样的意外不会有第二个。”

      “那么这个人为什么提前知晓了房间是可以离开的?我认为是这个人真正知道规则。”

      “诸位也都注意的到,颁布的规则并不是绝对的,草人镇给了的规则完全不对,禁白天杀生,禁夜间外出,禁止的东西很多,可是几乎每一条都可以违背,草人镇的房间在夜晚是绝对安全的,可这个绝对安全的前提是,动手的是夏弥尔领域中的亡魂,不包括我们这些参与者。”

      “夜晚能够外出是某些人才知道的,亡魂无法伤害处于房间里的参与者,那么死的那些人,是谁干的?只有可能是参与者,又或者说是那些背叛者!”

      “这些死的参与者都有一些特征,我虽然不熟,可是我觉得共同的特征大多数都有弱小,独居,我说的对吗?诸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