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甫团

      兄妹俩同时到达太一宗门口,相视一笑后,掏出宗门玉牌给宗门守卫,那守卫一看是亲传弟子玉牌,连忙还回玉牌恭敬道:“恭送师祖”,苏轻轻摸摸自己的脸,很老了么?都是师祖了。

      苏轻轻与哥哥分别后回各自的山峰,刚到无忧阁前,两道人影飞扑过来跪在她面前,激动的声音响起:“师叔回来了”。

      “起来吧,都大人了,嗯,风婉很努力哦,都筑基了,风云也是练气十层了,看来你们都很用心”。

      风婉风云:“都是师叔恩赐的,风婉风云一辈子不敢忘”。

      “呵呵,一辈子太久了,对了,我师尊和师姐可有留言”,她一回紫霄峰,都没有感觉到师尊师姐两人在峰里。

      风婉:“师叔,道君他有留言,无双师祖没有”,说完掏出留音玉简给苏轻轻。

      苏轻轻接过,神识探入,传来师尊的声音:“徒儿听到为师的留言,是为师去了南海秘境未归,如你师姐未回,可去西洲守界处看看,如有异况不可妄动,等为师回来处理。另外别偷懒哦”!

      苏轻轻撇撇嘴,师尊还真是,他老人家哪只眼睛看见自己偷懒过。

      苏轻轻打开无忧阁进去:“风婉,你现在已经筑基了,可以进外门了,你是如何打算的?”

      风婉:“师叔你是赶我走?”

      苏轻轻有点诧异:“怎么会?我是说你进入外门可以选你喜欢的峰加入,在紫霄峰你们没有发展的空间,没有师尊教导,我又很少在宗门。”

      风婉:“师叔,在这里很好,您留给我们的练丹,阵法,符箓,练器之类的书简,我们都有挑喜欢的学,况且是您收留我和弟弟,我和弟弟是不会离开您的”。

      风云:“师叔,我和姐姐不离开您的,您放心,我们姐弟可以一辈子跟随您,决不背叛您”!

      苏轻轻想想紫霄峰确实过于冷清,也需要有人帮忙打理:“我的规矩是可以没有多大用,但我不允许背叛我,想清楚了,背叛我的下场是你们承受不起的”。

      兄妹俩人也是懂事的,双双跪在苏轻轻面前:“风婉,风云愿意跟随师叔,一辈子不背叛师叔,否则修为不得寸进魂飞魄散!”

      “好,既然你们愿意,你们就守在紫霄峰吧,我在书房放些你们修练的东西,切记不可外传!”

      两兄妹出去了后,苏轻轻在一楼那间简单收拾成书房,放了足够他们修练到金丹期的资源,包括一些灵器,用不上的法宝,既然是自己的人了,苏轻轻可没有小气。

      随后告诉了兄妹俩人进无忧阁的法决再给哥哥传音,告之自己要去西洲边界,再去任务阁查到师姐出任务后一直没有消息传回,也没有回来宗门。

      苏轻轻给宗门报备出去历练,拿了西洲边界守界处的玉简就出了宗门。

      苏轻轻回头望了望宗门,回来一趟屁股还没有坐热呢,不过师姐的安危更重要。她神识查看玉简,宗门离那处边界有十万多里,与北洲的横断山脉尽头接壤处,坐传送阵过去,五、六天便可到达,还是早点找到师姐早放心。

      一共经过六个城池,从无双城出发、红叶城、望月城、江枫城、雪莺城最后的西域城。

      苏轻轻理好了路线,一路急遁,几个时辰到了无双城,进入城里直奔向传送阵处,交了灵石踏上去红叶城的传送阵。

      苏轻轻一路无心其他,专心赶路,五天后出现在西域城内,一路往西,空气中的灵气稀薄了不少,三三两两的修士赶着路,哪像太一宗周边的城池热闹非凡。

      出了西域城,往西赶路,接下来的五千里路的行程,便到达守界城界城。

      苏轻轻把修为压至金丹初期,自制的易容粉往脸上一抹,脸还是那张脸,只是平淡了很多。还好修仙界只有美女没有丑女,她那张脸比别人耐看几分,倒没有出什么幺蛾子,但在这里不一样,接近西洲,经常有魔修出没,小心没有错。

      苏轻轻施展流光遁,二天后,苏轻轻从一森林上空遁过时,下面传来打斗声,苏轻轻朝打斗声遁去,悄悄站在一颗大树下,只见三个穿黑衣服的修士正围攻着一个穿白衣服的修士,那三个穿黑衣服的法术中隐隐有黑气涌出:“魔修?”

      当初第一次见大师兄萧炎与那魔修斗法时,她那时修为低,人家打得天昏地暗的,她也看不清,等她看清时,人家停下在聊天。

      三个魔修都是金丹期,白衣人是金丹期后期的剑修,那白衣人一把剑使的出神入化,剑气吹过,卷起了漫天风沙,剑气袭人,顿时天地间充满了肃杀之意。那三个魔修急忙法宝护体,然而剑气袭过,三个魔修法宝“咔嚓咔嚓咔嚓”断裂,三个魔修身体从胸前断开,顿时鲜肉冒岀几尺高。

      苏轻轻砸砸舌,剑修果然凶悍,她想好好观摩下金丹期修士斗法,结果人家几招搞定。

      “看够了么?”白衣人一边收起魔修储物袋,一边语不惊人的来了一句。

      “啊,我这是被发现了?”苏轻轻摸摸鼻子嘿嘿干笑几声飞下树去。

      “啊,这位道友,误会哈,小女子是就是路过,路过”,苏轻轻打着哈哈道。

      白衣人连个眼神都没有丢给苏轻轻一个:“小心好奇心害死人”,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闪人了。

      “嗯,这人真奇怪,还有这种操作?叫姐就说这句话?莫名奇妙!”

      苏轻轻摸摸脑子,脑子变笨了?

      一路急遁,半天后到达界城,苏轻轻降落在城外,一座高百丈雄伟的城池出现在她眼前,城墙上不停有修士巡逻,城门口不少人进进出出。

      苏轻轻来到城门前,出示自己的宗门玉牌,那位护城护卫见是太一宗亲传弟子玉牌,连忙把玉牌还给苏轻轻道:“这位前辈,你们太一宗门驻地进城往南五里处”。

      苏轻轻:“谢了”,然后收了玉牌进城往南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