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欧美色图

      现在就是想动,自己也没力气了,除了能眨眨眼睛。

      她拆开了我头部的绷带,我看不见她如何动作,但是能感觉得到疼痛不是那么明显,看来头上的伤应该不是那么重,正在这么想着,突然浑身一僵,昏死了过去。

      …………

      自从上次缝合伤口,已经过去一周的时间了,我初步了解了给我治伤的这个女人,很守时的一个人,每天三顿饭,准时送过来,饭后一个小时左右过来上药。

      这些天我也自己偷偷的探索了一下自己,发现浑身软绵绵的,甚至比几岁的孩子还不如。

      我自己也设想过到底是多重的伤,但是奈何医学方面知识匮乏,自己瞎猜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等可以交流了之后再做打算。

      今天是被治伤的第八天,昨晚来换药的时候她告诉自己,今天应该可以拿掉头部的绷带了。

      这一周说起来还真是一把辛酸泪,上药的时候痛的要死,直想一头撞昏过去,等药开始发挥药效的时候又痒的不行,恨不得撕烂皮肤。

      在我焦急的等待中,我听见了她走路的步伐声在走廊响起。

      当她推开门的时候,我真的恨不得扑过去抢过她手里的剪刀。

      她并没有剪断我的绷带,而是站在我面前,穿的也不再是原来的白大褂,换了一身红色的,很宽松的衣服。

      她站在我身前,看着我那可能是充满了希望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诉我:“一会,无论如何,不准乱动。”

      说完就慢慢的解开了我头上的蝴蝶结……

      没错,这个蝴蝶结是我上次乱动后她给我绑上的……

      看着镜子里,头上的绷带一点一点滑落,我的心也越跳越快,首先露出来的是头顶。

      没有头发,只有两道狰狞的像是蜈蚣一样的伤口交叉在头顶上。

      再次露出来的是额头,很长的一道伤疤,就在额头中间,一直延续到眼角处,被脸上的绷带盖住,眉心的位置有道伤疤是向下延伸的,应该通向鼻子附近。

      可能是感受到我呼吸变得沉重,她手微微一顿:“还要继续看吗?”

      我轻轻的点点头,示意她继续。

      再之后看见的就是鼻子还有颧骨了,一道从额头延伸下来的疤在鼻子左侧安静的躺着,顺延到了鼻子下方,脸颊上倒是没有什么伤口,微微转动了一下脖子,看到了眼角处那里的疤,应该是一只通向下巴的,就像鼻子那里的那一条一样。

      我双眼示意她解开我右手的束缚,这时候还是自己来要好一点,又不是没乱想到过这种场景。

      靠着背后的靠垫,感觉到了右手被松开,我慢慢的把手挪到面前,真是好久不见了,原本粗大的手掌好像缩水了一圈。

      抓住绷带的一边,缓缓放下,嘴巴附近显现出来,一条长长的伤口一直向下延伸,深入了脖子里面,被针缝合后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我努力的想张开嘴,几次都没有成功,我又抬起右手摸了摸嘴唇,两根手指轻轻一拨,嘴唇张开了,松手,嘴唇依旧张着,即便是我想闭上,可是纹丝不动……

      一只手伸了过来,将我的嘴巴合上,捏了捏我的脸,它的主人告诉我:“只是暂时的,治疗还没结束,会好的”

      用手向她要了纸笔写道:“身体的伤其实也不用再裹绷带了吧,我想看看,你能出去一下吗?”

      “这可不行,你现在除非被固定好了,否则一刻都不能离开我的视野,再说给你治伤的时候什么我都看见了,有必要吗?”

      算了,跟她就没讨价还价的空间,大不了只看上半身。

      解开身子和另一只手的固定,一点一点拆下了绷带,果然,从额头下来的两道伤疤一直连通到身上,以前哥们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现在是穿衣显瘦,脱衣更瘦。

      双手枯槁且软绵无力,想要攥拳都不行。

      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一切,也不知道怎么看待现在镜子里的我自己。

      这时候一双清凉的手在我身上游走了一下,手的主人嘴里啧啧称奇:“果然是个上好的苗子,倘若真的能成长起来,将来还真不好说。”

      我虽然受伤不轻,但是基本的触感还是有的,只觉得被手摸过的地方冰冰凉凉的,好像血液畅通了一样,也有可能是错觉吧。

      回过头写道:“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我想知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是为什么救你?还是为什么被伤?还是这么久为什么一直折磨你?又或者是为什么……是你?”

      都有。

      “那好吧,我也不想做了好事还平白被人误会,坐好了啊,瞪大眼睛,张开耳朵,听好了。”

      “话说三皇五帝,功过千秋沉沦,你丫就一普通人。”

      ……

      你好好说话,你这样我承受不住!

      “简单来说,你就是个很普通的一个普通人,只不过求生欲很强,我那天加你微信你怎么没同意呢?你要是同意了就没今天这事了……”

      费了好大劲,这才被解释明白,这女的,是个不寻常的人,多少有点碎嘴子。

      前几天的高冷都是装的,虽然活了好多年了,比我大不了多少,也就大个三万来岁吧。

      这时代,要变了。

      从第一次见到红色的夜空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一周半了,现在外面乱的很,通讯已经瘫痪了,社会秩序也已经乱了。

      世界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以前的高楼的位置现在可能是一座大山,以前是湖泊的位置现在可能是海了……

      一切的一切都变了,但是人,还是人。

      这种现象被她称之为融合,是世界融合,就像养蛊一样,大的吞噬小的,再融合出一个新的世界,再继续吞噬,再融合,再吞噬。

      至于伤到我的那个人,就是被融合过来的那个世界的人,至于为什么我成为了幸运观众,是因为他想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同,取走了我全身的骨头,只是为了获取一个原住民的印记,这方天地的印记,至于我的命,他会在乎吗?

      我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也不在乎我的命,大概是不在乎的,只不过是看到我旺盛的求生欲,顺手为之罢了,也可能有考察原住民的意思在里面吧。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又写:既然你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你怎么能懂我的意思?你们学习能力真的这么强吗?一天就可以学会那么多东西?

      “你懂吞噬的意思吗?吞噬,是同类之间的,不同的那就是征伐,吞并,攻占,入侵,懂吗?归根究底我们到底是同类,都是一样的,文化,语言大概都是差不多的。”

      “我活了三万多年了,已经经历过一次吞噬,你倒是我近万年来见过的最特别的人了,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是一堆碎肉了,虽说我惊跑了那个人,但是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你都是万没有活下来的可能的,我也见过其他人滴血重生,断肢再生,但那都是建立在强大的肉身之上的,但是你很明显不具备这个条件。”

      接着又说“这样吧,我也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未来你能走多远,正好闲暇无聊,你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我给你指路一条,是龙是蛇让我看个明白,怎么样?代价就是你得让我开心,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我需要的是开心,你如果能让我觉得有趣,那我倒是可以帮你一次。”

      这么说这是一个交易?

      “也可以这么说,随你怎么想,有没有兴趣玩点大的?”

      我指了指自己浑身上下,落笔:有救吗?

      “伤口还是骨头?”

      你这么说那我就很有兴趣玩玩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