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岛永久地址

      李承乾并不知道自己随便编的一个借口,会让李世民怀疑他,甚至派遣于泰跟随他、试探他。

      同时,他也不知道自己身为一个现代人,对古代的各种不了解,恰好给了于泰一种“没长大”的印象。不然的话,恐怕天生多疑的秦王,就会怀疑他撞邪、或者鬼上身了。

      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一时兴起,通过玄武门进宫的行为,恰到好处的给了自己老爹一个最佳的助攻。现在的他,正接受着“二次教育”。

      从皇宫归来后,他就被美丽的母亲给带到了大儒面前。

      理由也很难拒绝,照长孙王妃的说法,母亲我都允许你出门玩耍了,你怎么也得给母亲一点面子,继续学习吧!

      直到这时,李承乾才想起自己的这个母亲,是大名鼎鼎的文德皇后,至于这种先施小恩,再携恩图报的手段,玩的贼溜!

      无可奈何的李承乾,只能答应跟着大儒学习识字。

      书房里,排着三个小桌子,三个小桌子前,从大到小坐着三个孩子。

      第一个毫无疑问就是李承乾。

      第二个圆圆的小胖子,自然是李泰。

      而第三个稍稍比李泰大点的孩子,则是李恪。

      上课的是大儒孔颖达,这一位可是弘文馆的扛把子,如果不是李世民的面子够大,根本不可能请到王府来给三个孩子教习。

      老头子孔颖达留着山羊胡,一上课就开始听写文字。

      李泰李恪虽然抓耳挠腮,但是勉强能对付上几个。

      可第一位的李承乾,却一脸懵逼。

      字,他自然会写,可他会的都是现代简体字,怎么可能会写唐朝的字啊!

      就算会写现代字,难道还能写出来?这位大儒能认得才怪了!

      听写完毕,孔颖达拿着戒尺,走到了李承乾面前。

      李承乾赶紧起身拱手施礼。

      看了一眼李承乾空白一片的沙盘,孔颖达叹息道:“世子前些日子昏迷的事情,老夫也有所耳闻。只是,这样一来,世子的课业,就要被两个弟弟落下了,这叫老夫如何是好?”

      以前都是三个一起教的,可是李承乾失忆后,他还要重新教,无形中增加了工作量。

      虽然教书育人也是自己的兴趣,但是孔颖达还是觉得很麻烦。

      见老家伙没有打自己的意思,李承乾才松了一口气,拱手道:“先生莫要哀愁,且给学生一点时间自习,学生一定很快就能重新追上来。”

      “重新追上来?谈何容易!汝已全部遗忘,需要从头学起。自习?就算资质再如何逆天,世子难道还能学识天授不成?”

      在孔颖达看来,李承乾自学的保证就像是一个笑话。没有先生带领,要怎么识字?

      李承乾微微一笑:“先生可有《逍遥游》、《论语》等书籍?只要将这些书籍给学生,学生很快就能把字认全!”

      听到这话,孔颖达哭笑不得:“论语这里就有竹简本,逍遥游,老夫家里也有书籍,如果世子能自学,老夫就把逍遥游送给世子。”

      说完,孔颖达便从一边的桌子上拿出了《论语》的竹简。

      唐朝的造纸业还不如何发达,好多时候还是用竹简,就连教学都是用沙盘。

      不过,识字的话,竹简也是一样。

      李承乾并没有听出孔颖达的弦外之音,而是接过竹简,仔细看了起来。

      先是横扫一眼,李承乾就发现了不对,拍了一下脑袋,找到竹简最右面,从上往下看了起来。

      差点忘记古人是从右往左竖着写了。

      见李承乾真的看了起来,李泰和李恪也凑了过来。

      他们也很想看看,大哥是怎么不靠先生,自己把字认出来的。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论语的话,李承乾还是记得几条的。只要对比一下自己理解的意思和竹简上面的文字,就能学到这个时候的字怎么写。

      首先对比着找到自己背过的论语十则后,李承乾很快就把上面的字都记了下来。

      卷起竹简,拿起小木棍,李承乾在巨大的沙盘上直接写出了一串唐文版的字,还边写边念:“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夫子说,学习以后还要不断温习,不是很快乐吗?”

      写完后,李承乾得意的看向孔颖达。

      不要小看了他的记忆力,虽然篆体文字比起现代文字来难了不少,但是通过拆分记忆,他还是能很快的记忆下来。

      见李承乾真的写出了字,李泰和李恪一起鼓掌,大哥好厉害!

      而沙盘边,孔颖达已经揪断了胡子!

      这是怎么回事?只是看看书,就记住了字怎么写,更过分的是,还知道了这句话的意思!

      这叫什么事儿啊!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学识天授不成?

      不可能!

      孔颖达又揪断了一根胡子,夫子说过,敬鬼神而远之,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学识天授这样的事情。该不会是李承乾这小子已经学会了,故意拿出来显摆的吧!

      可这也不对啊,中山王的学识,可是他从头教的,目前还只是在识字阶段,不曾讲解过文意啊!

      越想越迷惑的孔颖达,打开竹简,指着上面的一段文字问李承乾:“这段话是什么意思?”

      见孔颖达急了,李承乾还是有点心慌的。唐代文字,他也只能辩识不几个,而且,论语他也没有全部背下来,只背了课文版的十则。

      如果孔颖达....

      可是当他看到老家伙指着的一段时,却乐了。

      清了清嗓子,李承乾得意道:“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这句话的意思是,曾子说,我每天要多次反省自身.....”

      看着李承乾侃侃而谈的样子,孔颖达又揪断了一根胡子。

      夫子在上,这个世间,还真的有不学而知之的人!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论语,但是在先生领路教导之前,像中山王这样的孩子,怎么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见孔颖达目瞪口呆的样子,李承乾笑道:“先生,那个,学生可以自习了吧!”

      沉浸在不可置信中的孔颖达茫然的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