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医生2

      犴(àn)狱的门打开时,双手戴着沉重桎梏的万脩还以为,又是那位马督邮来套自己话。

      但抬起头时才发现,进来的人竟是长陵第五伦,他将一盘肉一壶酒放在地上,又从怀里掏出两个跟亭卒索要的陶杯,对万脩露㠥出了笑:“秋时与君游在长陵一别,不料再见竟是这番光景。䆁”

      万脩想要拱手,却为桎梏限制,只能低头道:“第五郎㾵官为何在此?”

      ꏛ “本欲到茂陵拜访君游,凑巧路过细柳亭。”

      第五伦打量着这小犴狱,真是污秽不堪,满是尿骚味、不知藏了多少虱子的襘麦秆,就是万脩今夜睡觉的床榻。

      万脩璴愧然:“万脩如今是阶下囚,不能备宴而待䭺伯鱼。”

      第五伦倒了盏酒,上前递到万脩手中:“我方才在外与马督邮相谈,却听他说起事情缘由,又言,杀崁人者或不是你?”

      万脩看着手中陶杯里的浊酒,摇头道:“人的确是我所杀,马督邮多想了。”

      第五伦夹起片肉喂给饥肠辘辘的ç万脩:“但马督邮查证ⷘ,死者老母、里巷中人多言是原涉之子原初带人登门,而你后到场,还护得死者母亲周全。”

      万脩依然不松口:“县门下掾王游翁同母兄名曰祁太螻伯,祁太伯与原大侠相善,而轻慢王游翁,故其嫉恨不已。这才向县宰进谗言构陷原大侠,王游翁该死,但其母无辜,盗亦有道,我杀其子而护其母,何足怪哉。”

      “这些事,我早已与郡大尹、郡丞说过,罪都定了,伯鱼听信了马督邮之言,想要我翻供?”

      第五伦摇头:“我之所以如此笃定,是因为虽㖊与君游仅有两面之缘,却深知你为人。”

      万脩笑了:“伯鱼知道我什么?”

      第五伦道:“我听掞说原涉大侠被人称为‘当世郭解’,那君游可知郭解因何而死?先有罪于朝廷被缉捕,其手下宾客非但不隐忍蛰伏,反出于不忿而在外杀人。导涃致朝廷公卿认为,郭解以平民身份,玩弄权ŭ诈之术,门客因小事滥杀㼊无氳辜,郭解虽自称不知,可这罪过,却뻪比他᪭自己杀人还严重,遂判处郭解大逆无道之罪。”

      “当初君游听说我孝义的事迹后,便止住了原巨先派来刺杀我的轻侠,折弓取信,更一力促成和解。如此识大体明是非之娉人,岂会在紧要关头,犯下会害得嫂原巨先为五威司命瞩目索拿的大错?这不是在替۳他出气ᕤ,而是在害他。”

      第五伦分析得透彻,万脩沉吟了。

      第五伦继续劝道:닪“君游知道自己到了司命府,会被如何处置?”

      万脩却哈哈一笑:“无非一死罢了。” Ờ

      贼杀两人,其中一个还是县门下掾,哪怕是自首,也无法减罪。

      第五伦怒道:“你妻儿怎么办?她们也会遭到牵连。”听马援ࢼ说,万脩已经有个七八岁的儿子。

      万脩闭上眼睛:“原大侠会代我照顾她们。”

      “何必如此。”第五伦摇头,还想继续规劝。

      ި

      或许是被第五伦只见了两面,就笃定他不会杀人给打动了,⌎万脩叹息道:“我给伯鱼说个故事罢。”

      ꮉ他抬起头:“原大侠为人,温和谦逊,有情有义,以振施贫穷,赴人之急为要务。”

      “二十年前,原大侠去茂陵鸡鸣里赴宴,刚入里就听到有凄厉哭声,便登门一观。他在最螪穷的퍁偏僻小巷找到一户人家,以破席为门,穷得一无所有,而家中母亲刚刚去世,那少年只能拿草席一裹,连丧事都办不起,他才十余岁年纪,除了哭,别无他法。”

      说到这,万脩面色戚戚:“原大侠看后,默然良久,只留下一句话,先给死者沐浴槗,待我归来!”

      “然后他便去到办宴飨的朋友家中,叹息说,汝家邻居死去,躺在地上不能收殓,我哪还有心思享乐?请撤掉酒席!”

      “宾客们遂抢着要为原大侠排忧解难,原大侠便侧席而坐,削牍为疏,在上面写下上至衣被棺木,下至饭含之物,无不周全。又交给宾客朋友去置办,直到日头偏西才买齐归来。”

      万脩露出了笑:“原大侠亲自检视后,便与众人载着棺木等物,来到死者家,为死者入殓,自뉦己则像此家齐衰亲戚般,直到下葬完毕才离去,原大侠就是这样急人之难、诚心待人!”

      第五伦恍然:“那死者之子,莫非톾……”

      万脩眼中䳘隐隐有泪光:“那个穷到丧母不葬的无能小子,正是万脩!”

      他站立起身,看着第五伦,眼神变为凶狠:“后来有人诋毁原大侠,说他是‘奸人之雄’,我鐎就立即去把说这话的人杀了!”

      “之后亡命数年,等新室建立,大赦天下后才回到茂陵,就此投到了原大侠门下,至今十年矣。”

      푫 “听到这,伯鱼还觉得我无辜么?”

      第五伦却道:“听完这故事,我觉得君游流亡外地那几年,能改去急切,变得如此沉稳,着实不易,更料定人绝非你所杀。팂”

      万脩无奈坐下:“不曾想,临死之际,竟遇上伯鱼这般人物,既然如此쭱,我就与你说࣓实话罢。”

      他面色肃然:“我虽然粗鄙,却也听说过聂政之事。”

      “聂政受严仲ힾ子之惠,在安葬母亲后,毅然偿还这份恩情,行刺韩傀,白虹贯日!他鏞杀了许多人,最后毁面决眼,自屠出肠而死。”

      “我钦佩聂政,而原大侠待我,较严仲子更甚。为我뮎购宅、娶妻,又引荐儒士作为夫子,遂了我欲学圣人书的心愿,万脩能有今日,全靠原大侠。”

      ݇ “如今原大侠老了,却只有一个独子在膝下。”

      “该轮到我效仿当年的훝原大侠,急人之急了!”

      说到这,基本坐实了万脩没有杀人,而是替那原初赴死。可叹啊,原涉手下上百号人,最后却只有万脩站了出来,亦或是ᖯ他将其别人拦下,而自己笑着来担当这罪名?确实像他的性格。

      想到这,第五伦不由对万脩又敬又哀,自己先前错看此人了,他原来不是为了博名,而是位真君子啊。

      万仓脩坚定如此,规劝已无大用,第五伦沉吟后,将自己腰上的刀削解下,放在万脩面前。

      “君游,其实还有不翻供,也能让你活的法子。”

      Ꞁ 깩 “拿着刀挟持我,威胁外面的督邮放了你,然后驾车远遁,到了安全处再将我放ꥯ了。若是幸运,还能幸免。”

      万脩先是一愣,旋即哑然失笑:“伯鱼,我做过盗贼璴,连我都湟清楚,官府若遇上贼寇挟持人质,可以将人质一起击杀。”

      삭 “我是郎官,可不是普通人质。”第五伦道:“更何况我与马文渊相识,他应该不会龩对我下杀手。”

      Ⱔ话虽如此,但第五伦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ﵫ,他对马援了解不多,只觉得此人说话做事随性而为,常叫他摸不清头脑,但也隐隐感觉马援话语中对万脩亦有同䰘情敬佩,或可一试。

      万脩仍是拒绝了第五伦的馊主意:“伯鱼学经术,应该听过一句话,君子㖒有笴所为有所不为。” 镡

      “对吾等轻侠而言,名节重于性命。”

      他弯下腰,将第五伦的刀削推了回来:“我쓇就算是死,也要做义折强弓,不伤贤士,有始有终的万君游。”

      万脩伏地长拜顿首,感谢第五伦的好意:“而不是贪生苟活,竟反刃劫持知己,最后名声尽毁的万脩!”

      ……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那句“知己”,确实是发自万脩肺腑。

      这更让第五伦感慨良多,他穿越以来性格有些变化䟯,不容易动情绪,但今日不然。

      因为他竟在这道德沦亡的世道,遇䶈见了一位真正的侠士,而非原涉那种外温仁谦逊,实则内隐好杀之辈。

      ⭐ “可惜,真是太可惜了,我应该早点去茂陵,早些与万脩结交。”

      第五伦暗叹着出了犴狱,想着还有什么办法能救万脩,然后便吓了一跳。

      原来,马援竟一直站在门边,手扶着环刀柄,呼吸轻微,竟一点声响都没发出,此刻正面露微笑看着第五伦。

      ܍ 这厮在偷听?

      马援却走出去几步♴,回头先开口道:“没记错的话,上次在长陵,伯鱼欠我一个人情吧?”

      ଠ方才马援不是说已经忘了么?怎么忽然又记起了。

      第五伦摸不透马援意欲何为,只拱手应是。

      “那便今夜还了吧。”

      马援笑道圀:“伯鱼能否出钱,请我麾下吏卒及亭中众人,痛饮一番?”

      ……

      一个时辰后,坐在亭舍堂上,看着眼前的推杯交盏,第五伦心中暗道:“果⼿然是只准州官放火不管百姓点灯,原来只要做了官,群饮基本没人管啊……”

      뿬 马㷟援非要第五伦请客还他人情后,便在亭中吼了一嗓子냶:“今夜的酒第五郎官뢶请了!然后引发一阵欢呼,亭置里的存酒都被搬空。

      蜫 第五伦当然只能乖乖掏钱䮬,茂陵马氏堂堂六千石之家,虽然只当了个小督邮,还差这顿酒?这马援莫非是要…茛…

      确实不差,席间不论是跟在马援手下的吏卒,还是亭长亭父,都来敬马督邮酒,都被他拒绝。

      “汝等且痛饮,酣醉亦无妨,眼看这寒冬时节,诸君却还要跟着我一路奔波,今夜就由马援来值夜,勿虑也!”

      而席上另一个不怎么喝酒的,就是第五伦,留了个心眼。

      马援虽然不蘝饮,却也没闲着,在吏卒们的怂恿下,这位身高七尺五寸的美男子抚着胡须起身,来到堂下,亲自为众靲人跳了一支舞。

      舞是他在上郡匈奴杂胡那学来的,与汉地舞风格颇为不同,但歌,第五伦却是听过,竟是首《平陵东》!

      “平陵东,松柏桐,不知何人劫义公。”

      “ྟ劫义公,在高堂下,交钱百万两走马。”

      “两走马,亦诚难,顾见追吏心中恻。”

      “心中恻,血出漉,归告我家卖黄犊。”

      这诗唱的是汉末新朝的关中常态,故事发生在汉昭帝的平陵助,离此不远,打家劫舍的不是盗贼,反而是官府小吏,这群人敲诈良民,使无辜百姓倾家荡产。

      但如今,这首歌从最被百姓平民诟病唾骂最厉害的恶吏:督邮口中唱来,颇觉讽刺。

      只是众人都喝到酒酣,早就没了判断力,歪歪斜斜跟着唱跳,也不觉得有鞻异。

      到了人定时分,整个亭舍杯盘狼藉,众人横七竖八地睡在各个地方,鼾声如雷。

      只剩下两人还清醒。

      马援在堂内走动,拍拍这个推推那个,甚至用脚踢一踢,确定他们都睡得死沉。

      而第五伦则忍着难以遏制的困意坚持到现在,自己不喝,看一群醉鬼胡言乱语真是煎熬啊。

      他在考虑,是否要将万脩确是替原初顶罪之事告诉这位马督邮,自己也出面作证,或许能让五威司命放过万脩不死?只是万君游那性格,指不定听说后就自杀了,拦都拦不住。

      正要开口꒺时,马援却先唤了他。

      “伯鱼,起来,该做正事去了。”ꉮ

      “∈什么正事?”第五伦起身时瞅了眼腰上挂着的环刀。

      却见马援果然开始低头解腰带……上的印绶。

      淺那是郡督邮樟的半通小印,系铤着皂色的带子,马援将其放在手心看了一眼后,轻蔑一笑,竟直接扔进还未喝完的酒盏中!

      “文渊,你这是……”

      “ꎘ醉了,我大醉。”几乎滴酒未沾的马援真有点摇鈌摇晃坰晃,又从怀中取出一封帛书,也不知是何时写的,用杯盘压在案几上,゗而后便径直向外走去。

      第五伦犹豫了一下,缓步跟了跒出去,却听马援道:“我今日醉得厉害,却并非因为酒醴,阃而是因万脩的侠义而醉,为伯鱼的仁义所醉!汝等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他轻轻哼唱起来:“平陵东,松柏桐,不知何人劫义公……还能有谁?督邮、吏卒而已!义士不可枉死,我可不想以后也被百姓编进歌中唾骂㞿。”

      “吾意已决,司命府,不去了。这督邮,也不当了!ꐬ”

      第五伦ࣨ却是听愣了,马援言罢笑了起来,只觉得十分痛快,而他大步迈向的目标,正是关押万脩的犴狱,解开桎梏的钥匙正捏在掌心! 쇀

      “我要放了万脩!与他一起亡命山林!”

      “伯鱼,可要同去砀?”

      ……

      PS:新的一周,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