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积积对积积免费

      倒在地上的冉飞被医生带走,空荡的病房里再次只剩下齐雪一个人,奚蔚蔚无奈道:

      “冉飞记忆错乱,看来这个案子没有结果了。”

      沈洋没有理会,双手抱拳直接走进了病房。

      “沈洋你干嘛,你不要自作主张。”

      奚蔚蔚伸手去抓,可沈洋的身影犹如幻影一样从眼前消失,再看时,沈洋已经来到齐雪的床边。

      方云一脸疑惑的看着奚蔚蔚,

      “蔚蔚姐抓空气干嘛?”

      “抓空气?我明明是抓的沈洋。”

      “可沈大哥根本不在那个方向。”

      奚蔚蔚攥紧拳头看着沈洋,她坚信自己绝对不可能看错,习武之人除了锤炼身体外,先人一步的洞察力也是必不可少,可现在却抓不住一个毫无武功之人,简直就是笑话,

      沈洋,你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

      胡医生刚刚也在一旁围观,见沈洋走进病房,胡医生走到奚蔚蔚身边,好心劝道:

      “齐小姐现在情绪非常不稳定,要不警察小姐还是劝那个小伙子回来吧。”

      “算了,先看看他搞什么鬼。”

      走进病房,独自面对情绪不稳定的齐雪,沈洋放下紧握的双手,随便给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

      “方便说说吗,你的故事。”

      晚风吹动窗帘,沈洋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我的意思是,不是那天那个故事里的你,而是另外那个故事里的。”

      “其实我一直认为你是好人来的,不过呢,我问了一个长辈,她说你才是这个故事里最关键的人,甚至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你而起,所以我现在坐在这里,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吸————

      齐雪抹干眼泪,转过头看着沈洋,原本凄惨的面容却也凶狠起来,

      “答案很重要?”

      “对我来说这个答案很重要,虽然你看起来成功了,但实际上还是失败了,不是吗,不然也不会哭。”

      “是啊,我还是失败了,不管做了多少努力,我现在依旧是个失败者。”

      奚蔚蔚眼神一凝,什么意思,难道说这里面还另有隐情?

      见他们要说事,胡医生懂事的将所有护士支开。

      齐雪再开口时,沙哑的声音中满是悲凉,

      “上次我给两位警察说的那个故事其实没说谎,不过我今天可以告诉你那个故事的另外一面。”

      “五年前,在我第一次见到冉飞时,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相比公司里的其他那些小男生,他成熟,阳光,工作认真,乐于助人,只可惜,他深爱着他的老婆,虽然他平时不说,但他眼神中几乎要溢出来的幸福是骗不了人。”

      “我们女人啊,一旦爱上一个人是很卑微的。

      当我发现我爱上他后,我拒绝了所有追求者,只想在一旁默默看着他。”

      “后来,冉飞变了,未到中年的他有了一种沉沉的垂垂老矣的意志,就连他的工作都远不及从前,我知道,他出了问题。

      于是,在那个酒精作用下的夜晚,我强行留住他,向他倾诉了一番,以此引出他心中的郁结,

      果然,他老婆不能生孩子,导致他们的感情出了问题,

      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在一番互诉衷肠后,他正要离开,我假意摔倒,让他扶住我,酒精的作用加上烘托的气氛让我们终于触碰了禁果。”

      “事后,我告诉他,我们不能一错再错,所以我们主动向他妻子坦白,

      没错,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让他的妻子知道他出轨了,只有这样,才能让本就僵硬的关系出现一丝裂缝,我才能有机可乘。”

      奚蔚蔚目光渐渐呆滞,同样的故事里,齐雪宛如一个恶魔。

      “之后,我再没主动找过冉飞,直到有一天他在电梯里主动和我说他们要领养一个孩子,我知道留给我的机会已经不多了,再不行动,一切就会前功尽弃。”

      “所以你做了什么?”

      沈洋疑惑的问道,这是他最不理解的地方。

      “很简单,在出差之前,我发了一个朋友圈让她老婆看到,

      ‘再次回到那晚迷醉的地方,不知为何有一丝紧张感’。”

      “就这样?”

      “当然,还有一张我最诱人的自拍。

      小屁孩,永远不要小瞧一个女人在面对另外一个女人的嗅觉,她肯定仔细询问过冉飞的朋友这次冉飞的出差目的地和同行人员,一旦她产生了怀疑,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朝着最坏的地方想过去:

      丈夫仍在出轨?

      领养小孩只是用来麻痹自己的?

      反正什么坏就会想什么,一直到精神崩溃。”

      “可惜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对吗!”

      齐雪眼神暗淡,失落道:

      “对,我以为她会来捉奸,或者一气之下直接离婚,但我没想到她是这样的疯狂,疯狂到选择同归于尽,

      我的腿废了,成了一个废人,

      冉飞疯了,可他疯了都还记得那个女人,那我算什么,

      呵,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齐雪说完,双手平举,道:

      “警察小姐,我才是那个最坏的人,你们逮捕我吧。”

      “无聊的故事!”奚蔚蔚进门,眼神中极为不屑,“我对你们之间的烂事一点兴趣都没有,真是浪费时间,有这个功夫,我宁愿去抓几个歹徒。”

      “齐雪小姐,您是受害者,我们是不会抓你的,本来我们还在想这个案子应该怎么结束,毕竟您受到了这么严重的伤害,

      可现在,您这样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方云不像奚蔚蔚那样直接,礼貌的他尽量让自己的言语显得委婉。

      说完,两人毅然离开,只留沈洋一个人。

      “为了心中的欲念,祸害了别人一家,完事之后就想一走了之,这恐怕不合适吧。”

      “那你还想让我怎么样,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沈洋起身,漠然的俯视着床上的齐雪,

      “既然冉飞已经把你当成关悦,那你就顶着她的名头活下去,尽管每天被心爱的男人叫着其他女人的名字很难受,但你也要坚持下去,这是你的赎罪之旅,

      不然,死了之后是会下地狱的!”

      说出心中的秘密,齐雪反而变得坦然。

      “下地狱?真想看看地狱对我这种人会怎么样惩罚。”

      “收起这种危险的想法,不要以为下了地狱就是赎罪,那才是你噩梦真正的开始。”

      “哼,说的跟真的一样,不过这样的赎罪也太简单了,毕竟我最终还是和冉飞在一起了。”

      “随便你!”

      不再理会这个疯女人,沈洋转身离开,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