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吃女朋友胸的感觉

      奥利凡德把那个主动向特里劳尼示意的匣子取了出来并打开。

      “葡萄藤木魔杖,属于比较少见的品种。而它们的主人几乎总是那些拥有崇高追求、具有超出常人的远见、并且总是令那些自以为了解他们的朋友震惊的男女巫师。

      葡萄藤木魔杖似乎会受到那些深藏不露的个性的吸引。当它们在立即探测可能配对的时候,会比其他种类的魔杖更为灵敏,这也是它在您进屋时主动现身的原因。你们一定非常适合,亲爱的小特里劳尼!”

      特里劳尼认真的听着他的讲解,心里想着这个奥利凡德对于魔杖的理解的确有点门道。

      Ehmm...有崇高的追求和超出常人的远见,这莫不是在说她的预言术?

      深藏不露的个性……这个,她姑且把它理解为他在夸她?其实她只是人比较怂,喜欢苟着。但她很欣赏奥利凡德用这么优美的词对她进行包装的高贵行为。不错!

      她回过神以后,打断了奥利凡德的滔滔不绝,

      “等等,奥利凡德先生。”

      看着奥利凡德不解的目光,她扯出一个微笑继续说道,

      “我很喜欢葡萄藤木魔杖,它很有灵性。但我有些好奇有没有其他适合我的魔杖?魔杖选择巫师,我想.....巫师也应该选择魔杖,是不是?”

      “哦!”奥利凡德的表情就像看见了巨怪身穿燕尾服翩翩起舞一般不可思议,

      “虽然无法理解,但是,小特里劳尼,我尊重你的选择。既然你愿意多看几根魔杖.....”

      他不断的摇着头,神情像是看到了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但我依旧认为,不可能有比这根葡萄藤木魔杖更适合你的了!”

      特里劳尼心里又开始吐槽。

      这就好比是非诚勿扰男嘉宾刚走上台,就有一个小姐姐直接走下来愿意跟他回家。咋地,我不能拒绝小姐姐吗?我不能停在台上多看看吗?这人还没认全,故事就结束了?

      奥利凡德凝神看着特里劳尼,思索了片刻,便把手中的匣子放下,转身又抽出了一个匣子打开。

      特里劳尼将里面的魔杖握在手里。只觉指尖一烫,随后魔杖的顶端冒出了一个可爱的小火花。

      奥利凡德自信而傲然的笑了,“胡桃木魔杖,通常喜欢被魔法创新者和发明者握在手中。它一旦被征服,就能完成它的主人想完成的任何任务。这种精美的木材具有不同寻常的通用性和适应性。”

      特里劳尼诧异的挑了挑眉,心里觉得这次也很准。

      毕竟她将来会通读所有魔法书,以她爱折腾的个性,自创一些魔咒是大概率事件。

      她不禁开始对魔杖学感兴趣,心里诧异这些魔杖是怎么在第一次见面就摸透这个人是不是适合当主人的。

      “很棒,您对魔杖的理解让人大开眼界。胡桃木的确是很好的选择.....”特里劳尼恭维了几句,面露难色,“但我希望能有一个更加忠诚的战斗伙伴,您有什么好的推荐吗?”

      在哈利波特的世界里,魔杖是巫师唯一的武器,也是最亲密的战斗伙伴。

      然而要命的是,大部分魔杖都会在主人被打败后叛变,变得不再那么契合主人,反而更契合敌人。最典型的反例就是那个虽然强大却屡屡变更主人、毫无节操的接骨木老魔杖。

      可以说伏地魔的最终败亡,有相当一部分原因都在于没搞清楚手里的老魔杖真正效忠的是谁。它变节的速度实在太快,有时候甚至神不知鬼不觉。

      特里劳尼对于这一点耿耿于怀,她不希望自己的魔杖在自己也许最需要它的时候却背叛自己。所以对于奥利凡德拿出的前两根魔杖,虽然看起来再怎么合适和诱人,她都希望能按照自己的初衷找到那把最忠诚的魔杖。

      哪怕它没有它们俩那么强大,她也认了。魔杖再强大,有老魔杖强大吗?最后在伏地魔手里还不是不如一根烧火棍?

      “挑剔的客人!”奥利凡德开始挠起了脑袋,似乎遇到了难题。

      最后,他仿佛是下定了决心,朝店铺深处走去,从很靠后的位置淘出了一个堆满灰尘的盒子。

      “试试它吧!金合欢木材,凤凰羽毛。这根魔杖我一般是不拿出来的,因为它匹配失败的次数太多。唉!它始终找不到自己看得上的主人。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他制作失败了。

      无论是金合欢木材,还是凤凰羽毛,选择主人时都无比苛刻。他们组合到一起,哦天呐,那简直就是灾难。也许它会在我这里待到天荒地老。”奥利凡德有些沮丧的递过那个匣子。

      特里劳妮在听他讲解时就已经有了极大的兴趣,或许这就是自己想要的魔杖。因为它选择主人时越挑剔,那么对主人的忠诚度也就越高。

      她期待的握了上去。

      但令人失望的是,它在自己手心依旧冰冰凉,毫无动静。

      奥利凡德对此丝毫不感到意外。

      然而下一秒,“砰”的一声,两人都神情一震。

      特里劳尼只感觉手心里的魔杖热到有些发烫,但并不让人难受。

      魔杖的顶端像地下泉水一般向外源源不断地冒出灿烂的火花,仿佛在体现魔杖本身的雀跃心情和它对特里劳尼热烈的情感。

      奥利凡德眼睛都看直了。

      他甚至一时间找不到措辞,愣了半秒钟才干巴巴的开口,毫无灵魂,仿佛只是在背诵自己学生时期做过的魔杖学笔记。

      “金合欢木只对最有天赋的人展现自己的实力,一旦选中主人,便永不背叛,这在魔杖中是非常少见的。

      而凤凰羽毛也是我店里最稀有的一种杖芯,它在挑选主人时也总是最挑剔的,因为凤凰本身就是世界上最独立、最超然的生物之一。

      但同时凤凰羽毛魔杖能够施展最多的魔法种类。它们显得最为主动,有时候甚至会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而这也是许多巫师所不喜欢的。”

      他突然回过神来,充满热切的看向特里劳尼。

      “哦,最挑剔的魔杖,配最挑剔的客人。亲爱的小特里劳尼,你对它还满意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