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母亲4在线看完整版

      醉意微醺,酒气缠身的江临双眼化作了滑稽表情,偷偷摸摸地爬上了春风楼三楼。

      “哒哒哒......”

      或许是感觉不舒服,小龙女换了个姿势,一条尾巴搭在了江临的额前。

      江临迷离地轻轻敲响了房门。

      “谁?”

      房间之中,一道如同清泉般甘甜的声音缓缓传出。

      “嗝......”江临打了个饱嗝,拨开额前小念念的肥肥小尾巴,“我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咔擦。”

      房门打开,身穿霓裳轻纱衣裙的女子出现在江临面前。

      一张俏丽的小脸未施粉黛,却依旧妩媚动人,精致又显清丽脱俗,艳若桃李,丽如春花,一比之下,当真是“六宫粉黛无颜色”。

      女子额前轻点三角寒梅,通透黑色的眼眸仿佛带着些许的怒意。

      看向江临脑袋上可爱的小女孩,女子的眼眸闪过一缕惊讶神色。

      【世间这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女孩】

      可是,很快,更多的失落划过女子的眼角......

      “进来吧。”

      “好咧。”

      江临爽朗一笑,走近女子的房间,名为舞蝶的她将房门关上,并施展了隔绝探知的简单法阵。

      “又喝酒了?”

      “开心嘛。”

      “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把这个小姑娘放我的床上吧,别着凉了。”

      “那就先谢谢舞蝶姑娘了。”

      江临浑身一震,将酒气驱散而开,并用灵力遏制住醉意,有些微红的脸皮也是渐渐恢复正常。

      将小念念放在舞蝶柔软的床上,江临将念念不停吸吮着的手指拿下来,轻轻给她盖好被子。

      坐回凳子上,江临深呼吸一口气,晃了晃脑袋,感觉清醒了不少。

      “其实舞蝶姑娘没必要隔绝这个房间的。”

      感知着包裹着房间隔绝探知的法阵,江临说道。

      “怎么?江公子是担心舞蝶毁你清白?”

      “呵?开玩笑。”江临站起身,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如果舞蝶姑娘真有这想法,我江临眉头都不皱一下。”

      “呸!流氓!”

      舞蝶别过小脸,暗自假啐了一口。

      “嘿嘿嘿,好了,不和舞蝶姑娘开玩笑了,林姨呢?林姨也真是的,老地方见面不就好了吗,偏偏要在舞蝶姑娘你的房间里,搞的我都有些紧张。”

      江临站起身,活动了下腰身,说真的,自己是真的紧张,毕竟自己跟舞蝶只不过见过一两次,有过简短的交流而已,但没有深入。

      自己前天晚上拖林姨打听一下独孤魔教的事情,结果让自己今晚喝完酒来舞蝶姑娘的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自己有种偷那么什么的感觉......

      “呦,你小子还知道紧张呢?当初跟我谈生意的时候,老油条了啊。”

      江临话语刚落,从屏风后,一道身影缓缓走出,女子名为林雅,春风楼楼主,看起来不过三十岁上下,其实已经几百岁了......

      以前好像林姨的道侣在梧桐州开什么皮革厂,然后倒闭了,就带着林姨跑路了,最后加入了日月教,开了这座春风楼。

      林姨的道侣来到日月教后也不卖皮革了,该做六味地黄丸,买的很好。

      虽然他们的债务早就还清了,可是林姨和她的道侣也不想出去了,干脆就真的在日月教扎根了。

      “林姨这你就不懂了,我可是很纯情的。”拉着林姨的手坐在,江临从口袋中拿出一叠纸。

      “这个是?”

      舞蝶和林姨拿起纸张,上面全是画,看着看着,舞蝶的脸逐渐红了起来,赶紧将纸张放下别过了头。

      反倒是林姨饶有趣味地看着,不停地点着头。

      “江临,这些衣服是?”

      “当然是新的商机了。”

      江临一张张给林姨解释着,丝毫没有在意旁边满脸通红的舞蝶。

      “这衣服名为兔女郎,可以让楼内的女子穿上倒酒什么的都行,不过我推荐还是聘请母兔子精好些,毕竟假耳朵哪有真耳朵好看。”

      “而这是洛丽塔。”

      “洛丽塔?”

      “这个嘛,反正就是这个衣服的名字,最好轻身材娇小的女孩穿上最佳。”

      “哦,还有这个,林姨可以称之为死库水!”

      “对了,这张我称之为......”

      “林姨!江公子!如果你们再在我房间中谈论这些,那就请出去吧!”

      终于,脸蛋早就红到耳根的舞蝶受不了了。

      明明这些衣服都是那么的......那么的奇葩,尤其是那什么兔女郎,这种衣服怎么能穿嘛!

      可是为什么林姨和江公子却可以聊的正经呢?眼神之中竟然都是那么的干净?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咳咳咳......好了,小临,你先别说了,再说舞蝶就要赶我们走了,这些衣服都挺不错的,应该可以提高我的我们春风楼的营业额,说不定还可以扩展出去,我都要了。”

      林姨将江临所画的衣服全部收起来放入怀中,并拿出一张纸:“这是你要的情报,关于独孤魔教的。”

      江临拿起仔细阅读,一旁的林姨也是为江临补充:

      “独孤魔教在不久前确实覆灭了逍遥派,虽然逍遥派不算是什么大宗门,甚至连非珠柳宗的规格都不如,但是能覆灭一个宗门,也很不简单了。

      而且不仅如此,根据我春风楼的分店的姑娘们打听汇总的消息,好像独孤魔教的弟子们大半都离开了总教。

      再听你说抓到了三个混进宗门里的叛徒,我猜测现在梧桐州西部的大大小小的宗门,多多少少都有独孤魔教的人,估计我们日月教也有吧。”

      “可是他们是为了什么?”江临放下情报收入怀中,“难道是想凭借这些人覆灭我们?这也太弟弟了吧?”

      “弟弟?”

      “没什么.....林姨你继续。”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你不是抓了三个独孤魔教的人吗?你可以从那三个弟子中撬撬口风,不过,小临,你知道东林城吗?”

      “知道,梧桐州西部的一个人族国家的城市嘛,虽然地方不大,但是挺繁华的,当初我就是在那抢了一个女孩的糖葫芦,然后师父为了保护我跌境了。”

      “......就是那个地方,独孤魔教在那地方好像有什么分坛,而且最近东林城的灵力有些许的紊乱,越来越严重的那种,很多正派修士也去调查了,但就是没有结果。我怀疑,他们的大动作,是先从东林城搞起。”

      “林姨还了解多少?”

      林姨摇了摇头。

      “此服装名为水手服!”

      江临很不舍地从怀中再拿出一副画。

      林姨看了看画,满意地收下,微笑道:

      “东林城那个独孤魔教分坛的行动代号为:

      【他......潜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