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app色版本截图

      “可恶!”小野太君一刀砍断一颗碗口粗的大树,忿忿不平地走下山坡。

      整理队形之后统计伤亡情况,更是把他气得七窍生烟,近一千人的队伍,一点伤没受的只有不到五百人,其余的要么掉到山沟里上不来,要么就被刺穿脚掌走不了路。

      何旭道,“太君大人,大事要紧,咱们还是赶紧接粮吧。”

      小野太君喘了一会儿问道,“那个曾呢?他去哪里了?”

      何旭道,“那小子掉沟下面去,估计活不成了,咱们走吧!”

      小野太君高声道,“受伤的人留下!其他人跟我走!”

      他犯了一个致命错误,受伤的人能留下吗?等待他们的将是死路一条!

      小野太君走后不久,魏得柱带着一百来人从山坡上走了下来……

      向导变成了何旭,一行人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冲进梅镇。

      粮车仍在,可是人却一个也没有。

      何旭正疑惑间,忽听一声大笑传来,“何大人,按您的安排,一切准备停当,就等您的指令,送这群绿毛鬼上路了!”

      “谁?”小野太君瞪大眼睛四处寻找,何旭色变道,“什么人?”

      曾小鱼手持打狗棍从一辆马车后面站了起来。

      “何大人,什么时候动手啊?”

      何旭一愣,“曾小鱼?你说什么……”他话还没说完,一把钢刀向他砍来,吓得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小野太君,他在说谎,你不要相信他的话,哎呀!”

      他胡乱支应,小野一刀下去,把他半截小臂砍了下来。

      “杀!”

      曾小鱼大喊一声,杀声震天,数百人从两侧的民房中冲了出来。

      小野太君狂吼道,“杀光他们!”说着向曾小鱼扑来。

      刚刚冲出来的新兵们一见绿毛鬼迎了上来,立即退回到民房里,嘭的把门关死,任凭绿毛鬼砍门剁窗,躲在里面就是不出来。

      曾小鱼缓缓踱出,看着几近发疯的小野太君。他手里的那把鬼头刀至少三十斤重,论实力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跑!

      曾小鱼撒开腿围着小野太君狂奔起来。小野太君呼呼抡着大刀,可就是砍不到目标,气得他狂叫不止,“曾,懦夫!我要和你决斗!”

      “决你妈的斗!”曾小鱼猛然回身一棍子打在小野太君腿上,咔嚓一声,小野太君惨叫跪地,小腿折断。

      嘭!又是一棍子砸在他头上,小野太君的表情瞬间定格……

      抓不到房子里的人,绿毛鬼们把目标落在曾小鱼身上,哇哇大叫着围了上来。

      他们一撤,房里的新兵们又冲了出来,跑的快的在绿毛鬼身上砍一刀后迅速退回,是骚扰,更是调戏!

      曾小鱼把打狗棍舞得呼呼生风,用长棍对付大刀,简直爽翻天!一通狂抽猛砸之后,绿毛鬼们终于发现这个人才是最难啃的硬骨头,在丢下近两百具死尸后开始往回逃。

      想逃走?那是不可能的!

      曾小鱼呼哨一声,民房中的新兵全部涌出,开始了一番痛打落水狗的表演……

      何旭万万没想这些新兵竟然全都在这里,而且战斗力如此强悍,断臂之痛都没能让他晕过去,只剩震惊了。

      曾小鱼来到他身前蹲下,“何大人,还想让顾家连坐吗?”

      何旭咬着牙不说话,死死瞪着他。

      “姓何的,你的九族要跟着连坐了!”一脸戾气的李公走了出来。

      何旭大惊,“你……你没死?!”

      李公阴恻恻道,“很失望是吗?咱家命大,没死成!不过你和你家吴将军,那就说不定了!”

      何旭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现在没死,到了姜阎王那边一样要死!”

      曾小鱼笑道,“老祖宗,您说如果咱们把他送给姜大将军,会如何?”

      李公呵呵笑道,“恭喜你了,升官发财是免不了的。”

      曾小鱼指了指何旭,“那么……他呢?”

      李公冷下脸来,“姜阎王会让他知道生错时机有多么恐怖!”

      何旭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曾小鱼起身道,“兄弟们,带上绿毛鬼的人头和咱们的粮食,出发!”

      带着车队向河边进发,沿途不断有绿毛鬼的无头尸体出现,曾小鱼知道,魏得柱把活干完了。

      不到一个小时,车队到达河边,魏得柱早就等在那里了。众人发出阵阵欢呼,这么多船,莫说现在的车马,就是再多一倍也没问题。

      高兴归高兴,活还得干。新兵们七手八?地赶着马车上了大船,剩下的人乘座小船,就等曾小鱼一声令下,向前方胜利的目的地进发了。

      可是一阵风吹来,曾小鱼却傻眼了。

      河面上的大小船只都是帆船,帆船要想跑起来得有风啊!风倒是有,可是……方向不对啊,他们要往东走,风是向西边吹的,帆船连河口都出不去。

      曾小鱼对行船一窍不通,他问遍所有人,只有王喜懂一些。

      “帆船逆风也能前进,只不过不能直行,要不停地改变船和帆的方向,那样一来反而用时更长,时间肯定不够。”

      曾小鱼心急如焚,费尽心思来到这里,竟然走不了?!当年诸葛亮借东风火烧赤壁,老子要是能借个西风过来就好了!

      借西风?!他脑中灵光一闪,老子有金手指啊!

      他兴奋地大叫一声钻进船舱里去了。

      整整一个小时,他把自己锁在船舱里又跳又叫,外面的魏得柱等人面面相觑,谁都不确定他是不是疯了。

      签到面板上连根毛都没有,曾小鱼想尽办法也没能让上面多出一个字来,折腾得他自己都累了,咚的一声跪在面板前,“大哥,我求求你了,我死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啊!”

      面板亮了一下无声消失。

      曾小鱼垂头丧气地从船舱里走出来,长叹一口气正要说话,猛然发现魏得柱和王喜还有李炎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他,两手一摊说道,“本来想向老天爷借点西风的……我尽力了!”

      王喜神色越发古怪,“小鱼……,风向变了!”

      曾小鱼一愣,“你说什么?风向变了?变哪儿去了?”

      李炎一指船帆,“小鱼哥,你看!”

      曾小鱼抬头一看,不尽仰天大笑,“哈哈哈……天不绝我!开船!”

      西风真的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